第1624章果断杀人!

“本少知道你心思歹毒,心眼犹如针尖般大小,怎能不留一手?”

东方白打开折扇,泰然自若,不慌不忙。

“已然想到你必然会事后找麻烦,所以本少故意在你身体里留下隐患,以作防范。”

“那你之前是骗我的?”

“骗?

何来的骗?

你的毒自始至终没有发作吧?”

“如果本少不想让你死,只要不催动,永远也不会出事。”

“可惜……”这个可惜寓意不太好啊。

对大公子来说,心惊胆战。

“什么意思?”

“你要本少死,怎么样也得拉个垫背的吧?”

东方白冷冷哼了一声。

“我……!”

刚才的嚣张不见,变得畏畏缩缩,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怕死的人非要作死!胆小怕事,贪生怕死,连最基本的男子气概都丢失了。

怕到这个程度也是没谁了。

“我……我不信,不信身体里还有毒。”

“不信?

本少让你信一下。”

东方白邪魅一笑,双指缠绕,一丝混沌之气涌现,口中念着什么。

“啊!”

大公子突然大喊一声,声音嘹亮,带着凄惨之音。

整个人倒在地上,打起滚来,嘴唇发黑,身体哆嗦,不由自主。

“大公子!”

“公子!”

“公子如何了?”

“妈的,杀了他。”

其中一人恶狠狠道。

“看来你们巴不得大公子早点死啊。”

东方白慢悠悠道。

刚想出手的众人停下脚步,不敢妄动。

“东方先生,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大公子一边挣扎,一边求饶。

那种痛苦,一般人感受不到,苦不堪言。

“本少怕你还会来找麻烦。”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哪怕打死我也不敢再来叨扰先生。”

“是么?”

东方白一步步走上前,闲庭若步,不慌不忙。

“是!”

快走到他跟前之时,东方白突兀动了。

动的很突然,很轨迹。

在原地消失的太快了。

快到无法察觉。

别说没多加防范,就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也无法防得住。

有战神靴在,东方白的速度堪比玄仙。

这群人中,最高修为的也不过天仙巅峰,连一位金仙都不存在。

怎么能防御的住?

所以他们的下场很惨,上一刻呼吸,下一刻停止。

上一刻站着,下一刻倒下。

来的十几人,被秒杀!真正意义上的秒杀!这多亏了战神靴!如果没有它,借助逍遥游龙步,顶多杀了两三个,不可能杀完全。

如今全部死了!未有一人生还!“你……”大公子看到这一幕,感觉恐怖非常,睁大眼眸。

“好不好玩?”

“求先生放我一马,今后再也不会找麻烦,若有胡说八道,违背今日之言,便让我不得好死,五马分尸。”

大公子真的怕了。

一边痛不欲生,一边寻求活命之道。

“以前给过你机会了,可是不知道珍惜,狗改不了吃屎,若放过你,以后说不定还会有麻烦。”

“不会了,您信我一次,最后一次,哪怕毒不给我解,受制一生,我也愿意。”

“求您别让我这般痛苦了。”

“你已经没机会了。”

东方白准备转身离开。

“不!”

大公子大喊一声,双手开始抓扯自己的衣物,脸……好似有人掐住他的脖子,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求您杀了……我吧,给一个痛快……”东方白根本没有搭理他,自生自灭吧。

机会只有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

之前不杀,东方白有很多顾忌,现在不会了。

就算有,也要杀!性格就是如此,一次不当回事,不会再有下次机会。

身处危险之地也要弄死。

去他奶奶的,谁也不中。

大公子必死无疑了,这一点没有任何悬念,痛苦至死。

但接下来的事,东方白心中有了打算。

就是快点离开清河郡的范围。

杀了郡守的儿子,肯定来复仇,不走难道等死么?

现在修为只不过是上仙,一般的不能再一般了,不走干嘛?

整个清河郡都在郡守手中掌握,目前自己的修为无法抵抗。

带上二女,东方白连夜赶出城池。

现在趁着还未发现,正是跑路的最佳时机。

为了节省时间和不必要的麻烦,东方白将两女再次收入赤炼之地。

一个人跑路,速度快多了,而且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处理事情比较方便!东方白的速度有多快,不必多说,清晨之时便距离清河郡千里之外。

接下来东方白有些苦恼,不知该去何地,找星辰小队和其他几女完全没有思路,不知所踪,不知在何地。

仙界那么大,那么多广阔,去哪寻找?

这是一个难题!算了,走一步说一步吧。

“什么?

吾儿死了?

是不是真的?”

一位浓须大汉坐在大堂之中,猛然拍了一下椅子站了起来。

椅子‘哗啦’一声,当场稀碎,力道十足。

显然怒极!“禀郡守大人,大公子确实死了。”

“为何死的?

谁杀的?”

“中毒而死,不知道是谁杀的,但尸体出现在东方白家里。”

“东方白?

是谁?”

“一个年轻人,好像和二公子交情不错。”

“东方白人呢?

抓到了没有?”

“这个……”底下人吞吞吐吐。

“说!不说老子宰了你!”

郡守指着道,毫不怀疑他真会杀人。

儿子死了,心情悲愤,不管有没有错,杀了又如何?

“没有,院中一个人也不见了。”

“那东方白杀人逃跑的几率很大,你刚才说他和梁宽关系很好对不对?”

“是的大人!”

“传梁宽,我要亲自问上一问。”

“是!”

过了一会时间,二公子赶来,在来的路上他知道了一些事情。

没想到东方先生那么大胆,居然把大哥明目张胆的干死了。

喜忧参半!喜的是大哥死了,以后无人竞争,将来郡守的位子就是自己的了,谁也抢不走。

忧的是东方白的安危!昨天杀了那么多人,他有没有受伤?

逃到了哪里?

会不会有危险!想着想着来到了地方,二公子恭敬站在下方。

“参见父亲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