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4章连胜两场!

第1664章连胜两场!

凑活?

谁敢说火道人制造的兵器凑活?

狂妄自大!

朱柳山拿做当宝,爱不释手,在整个烈焰学院,这件兵器也能排上号,你居然说凑活……

不过配朱柳山倒是绰绰有余。

“废话少说,看招吧。”

朱柳山知道在嘴皮上不是东方白的对手,占据不了上风,不如实实在在的打一场。

必定让其知道厉害。

言罢,朱柳山动手了。

东方白不像上次那般躲避,而是选择了直接对战。

就是想让人看看,我东方白即使不躲避,正面迎战,也可以完全取胜。

并不需要投机取巧。

东方白拿出一把扇子,直接硬刚。

他知道在境界上略差一些,肯定要吃亏。

但由于混沌之气的特殊性,就算差,依旧强横,依旧可以对战。

不会几招之下被击飞,境界压制的没有还手之力。

两人交锋,你来我往,激烈异常。

东方白打法很稳,见招拆招,从不慌乱。

倒是朱柳山的出手有些急躁,一直久攻不下,怎能不急?

自己修为境界比对方高,打成这个屎样,脸上无光啊。

丢人!

若是大致相当,有相互较量的实力也就算了,问题东方白才上仙中阶啊。

自己则是上仙巅峰。

差距两个小境界,即便没输,现在平分秋色。

哪怕占据一点点上风,也不好看呐。

目前为止已经过了百十招,打的热火朝天,比武台上身影连连。

东方白嘴角上扬,他看出来对方已经乱了阵脚。

心境不再平稳,已经接近全乱的边缘。

“你奈何不了本少,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东方白说道,手上动作不停,来应付源源不断的攻击。

“是吗?”朱柳山不信邪道。

“是!”

“王八蛋,看招!”朱柳山彻底怒了,脸色都变了。

脸庞扭曲,青筋暴起。

东方白见势便是一掌挥出。

朱柳山心中冷哼:这个傻帽,傻到没边际,对掌我会怕你?老子境界高,实力强,只有沾光的份,不会吃亏。

看我一招将你打败,最少重伤,甚至残废。

“砰!”两掌相对,发出一道巨响。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惨叫。

只见朱柳山抓着另一只手,浑身哆嗦,若仔细观察,他的手心中有一个细小的小孔,被穿了个通透。

犹如针尖般大小!

东方白也好不到哪去,退后有七八步之多,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若不是混沌之气比仙灵气体强横很多,东方白一掌之下就被废了。

像朱柳山所想,不死也得残废。

换做一般的上仙中阶对这一掌,早就被打出擂台之外,生死不知。

“东方白,你使诈。”朱柳山恨恨道。

“你咋说自己不要脸呢。”东方白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呵呵一笑,“明明修为比本少高,两个实力不对等的人,却发出挑战书。”

“朱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吧?”

“再则,比武之中谁规定不允许使诈?不允许使用暗器?”

“无论用什么方法,赢了才是王道。”

“修炼的本质是什么?其余不谈,不说什么扬名立万,报效烈火神州。”

“单单保命,在仙界有立足之地,有保命的根本。”

“然而保命,相互仇杀,在生与死之间一切还重要么?”

“不重要了,命才最重要。”

“烈焰学院想必知道这一点,所以在比武较量之时不会规定太多,输就是输,赢就是赢。”

“在仙界江湖,赢了就是保住了性命。”

东方白说了一番道理。

峰主听在耳中,微微点头。

烈焰学院确实在师兄弟较量比武之时,没有规定太多。

只讲究输赢,不谈其他。

“我……我没输。”朱柳山执着道。

“还不承认,真是有趣。”东方白切了一声。

“只是被一个小小的暗器穿破了手掌而已,不是被砍断了一只胳膊,更不是修为全废。”

“是么?你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今天输的那个人必定是你。”朱柳山说完便要动手。

可当他一动,体内气息突变,一股气体乱窜。

“哇!”一口鲜血喷出。

“你对我做了什么!”朱柳山质问道,气愤不已,眼睛瞪圆,怒不可遏。

“你说呢?不是让本少输么?我倒要看看怎么个输法。”东方白含笑道。

“你……卑鄙!”

“看来之前的话白说了。”东方白摇摇头,大有一种朽木不可雕也的感觉。

“东方白,有本事咱们光明正大一战。”

“怎么样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东方白自信十足,“不信么?你能比风萧何强多少?”

“十分有限吧?强上一丢丢,可以忽略不计。”

“本少与他对战,你应该看的很清楚。”

“其实你一上台,就没有十足的信心,说的那些话只不过在为自己打气而已。”

东方白说道。

“不要不承认,你心里最清楚。”

“我……”朱柳山感觉一下被戳穿了心思,说到了心坎里。

“滚吧!”东方白一跺脚,一股仙灵之气扫荡,宛如飓风袭来。

朱柳山不敌,一下滚落台下。

飞针刺入,使朱柳山无法动用仙灵之气,所以很简单的将之扫下去。

“今日挑战书我接到了大约十份,其余人呢?上来吧。”东方白站在高台之上,高声喊道。

没有丝毫怯意!

半晌没有动静,底下安静一片。

原本还一直吵吵闹闹,吱吱喳喳,现在一点声音也没有。

安静的不像话。

“没人么?”东方白再次喊道。

第五峰的前五和前六都输了,那几人还上去干嘛?

丢人现眼?

还是自找难看?

谁也不傻!

“东方师弟,下挑战书的有我,今日一战还是免了吧,我不想多生是非,也自知自己不是对手。”一男子站出来,大大方方承认道。

“也有我一份,今日比试一样取消。”

“还有我。”

“我……”

看了两场比试,一个个都打了退堂鼓。

不愿再做比试,或者说不愿再自取其辱。

三女看到如此结果欢欣鼓舞,圆满解决。

自己夫君一人打败了第五峰的两大高手,倍感自豪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