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令狐小涵!

第11章令狐小涵!

东方白身揣两百万两银票心里美滋滋,心情相当愉悦。至少以后不用愁没钱花了,没想到当年炼制的低级残次品在异世之中这般值钱,万般吃香。

一路哼着小曲,来到一处隐秘的地方,瞅了瞅四周无人,迅速清理脸上的容貌,摇身一变恢复到原来的形象。

不知不觉已来到残阳城的主流大街,依稀记住这里有一间京城最大的药材商铺。

难得这货脑子里还记得有药铺之类的店家,问他哪里有青楼潇洒的地方绝对朗朗上口如数家珍。别的地方能知晓很是不易了。

走进药铺东方白没乱咧咧,正儿八经的买完药材便离开了,连价格都没有多问。用他的一句话说,现在咱是有钱人,一副药材花上几百上千两也叫钱?不存在的!

提着药材晃晃荡荡的走在大街上,残阳街永远都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快接近午时还有不少行人在街上来往。

突然后方一阵骚动,不知谁家马车惊了,引起一群人拥挤而来,导致东方白踉跄前行了几步。

“哎呀!”一声清脆银铃般的惊呼在耳边响起。

东方白一头扎进了一女子的怀里,顿时清香扑鼻,软玉温香。

“东方白!”妙龄女子一把推开东方白,一语道出对方姓名。

只见一十六七的芳华女子怒目而视,脸蛋羞红,身穿淡黄色丝绸衣裙,头戴明珠宝钗,清纯美貌的容颜在阳光映照之下如同透明白玉般柔腻润滑。

微风掠过,轻轻舞起她鬓边细细的丝发,小巧玉琼挺翘的瑶鼻,嫣红小嘴饱满润泽,身材窈窕曼妙,玉腿修长唯美。

好一个天仙美少女!

“姑娘怎么知道在下姓名?刚才无意间冒犯还请见谅。”东方白反应过来赔礼道歉。

“无耻!东方白,你撞了姑奶奶居然敢装作不认识了?看来上次的记性不够呀。”女子紧咬贝齿明艳照人,随之抽出一把长鞭呼啸而出。

东方白就地一滚躲闪开来,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好泼辣的女子!

“你居然还敢躲!”妙龄女子娇惯蛮横道,随后发觉不对,“咦?你怎么躲得开?”

此时东方白再想不起黄衣女子是谁,脑子真就秀逗了。东方白作为京城大执绔天不怕地不怕,可唯独对这位姑奶奶心生胆寒,不管富家公子还是官僚子弟没一个不怕她的。

因为她乃是京城五大家族中最不讲理的令狐家族千金:令狐小涵!

不讲理也就算了,奈何令狐老爷子儿孙满堂,唯独最喜欢的就是她,掌上明珠一般,都要宠上天了。

不仅如此,这丫头玄功修为也是不弱,据外界传言令狐小涵最少达到了银玄境。同为五大家族的人,打你一顿又如何?你能咋地?被一个女人打了还好意思告状?反正之前东方白是没少挨她打。

我靠!怎么是她?撞谁不好怎么撞她怀里了?不过倒挺舒服的。

“那个……令狐姑娘,刚才没认出来不好意思,莫怪莫怪。”东方白不好意思挠头一笑。

“本姑娘在问你话扯什么,说!刚才为什么你能躲得开我的鞭子。”令狐小涵瞪着一对漂亮杏目不依不饶道。

“凑巧,凑巧而已,嘿嘿嘿。”

“凑巧?一个不学无术的流氓纨绔会这么好运?看鞭!”令狐小涵再次出手。一来是为试探,二来真的快气炸了,撞了自己还装作不认识,并且撞到的部位难以启齿。

东方白见情况不妙撒腿就跑,现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怎能与之对战?别忘了自己可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纨绔,烂泥扶不上墙的废材而已。

“东方白,你给姑奶奶站住!”令狐小涵边追边喊,声音委婉动听宛如百灵鸟一般清脆。

幸好此时是在大街上,行人路人很多,要不然跑都成问题,玄功境界相差实在太多。

两人所过之处一阵鸡飞狗跳,两边摆摊的商贩可就遭殃喽,摊上的物品混乱一地,东倒西歪。

一个疯狂逃跑,一个穷追不舍,渐渐两人出了大街范围,来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像此等清净之地,在残阳城很少见,几乎很难再找。

令狐小涵樱桃小嘴轻轻一抿,得意笑道:“混蛋,看你往哪跑!”

秀丽小脚轻轻点地,衣裙飘飘,空中三百六十度侧体旋转,身法轻灵飘逸带有一股好闻的香风落在东方白身前。

“额!令狐姑娘你一未出阁女子如此追赶我一个美少男,让人传出去今后怎么嫁人啊?”

“天下人都知晓本少英俊潇洒,深受万千女子喜爱,但你作为令狐家族的天之骄女也不至于这样追男人吧。”东方白压制剧烈跳动的心脏,出口满是调戏之意。

令狐小涵闻言,俏脸羞红,贝齿紧咬,“东方白,几日不见胆量见长啊,今日本姑娘不抽的你满身开花就跟你姓。”

“哇呀呀,令狐姑娘不得爱郎之心恼羞成怒了,本少有未婚妻的好不好,别再……”

话没说完,长鞭已呼啸而至,带有丝丝玄气,如若抽在身上必定皮开肉绽苦不堪言。

东方白逍遥游龙步再次施展,看似眼花缭乱,实则只是挪动了一点。随意华丽不说,速度快到极致,犹如闪电。

“啪!”长鞭落地,再次落空。

令狐小涵双目出神,一对满是灵气的美目折射出不可思议:这是什么身法竟如此神乎其技,犹如移形换位一般。

东方白借此呆愣时机,瞅准机会直接扑了过去。

令狐小涵反应过来已为时已晚,娇躯被死死的压倒在地。芳心一时惊乱,十七年来能靠近自己的男子少之又少。

拥有银玄境界的她一时间忘记身上之人不过是一位废物,只需玄气护体轻轻一震,便将身上的混蛋弹起并让其身受重伤。

“混蛋,快放开本姑奶奶,起开啊。”令狐小涵挣扎道。

“放开你可以,但令狐姑娘从今以后不得找在下麻烦,哪怕装作不认识也好,不然本少将耍无赖进行到底。”东方白邪魅一笑,打算破罐子破摔。

“你……妄想,东方白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威胁我,本姑娘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太气人了,简直太气人了!占了本姑娘便宜还妄想放过你,装作不认识?做梦!姑奶奶定将你剥皮削骨以解心头之恨!

“令狐姑娘还是不肯放过在下喽。”东方白话音刚落,接着发出凄惨的叫声:“哎呀,你属狗的啊,竟然咬人。”

“咬死你,咬死你这个混蛋。”令狐小涵言语从牙缝中挤出,秀气的眸子,柳叶般的眉毛彰显得逞之色。

“快点松开!”

“休想!”

“如若这样,别怪本少不客气了。”东方白忍着撕咬疼痛渐渐靠近粉嫩无暇的脸蛋,两片红唇毫不思索的亲了下去,脸蛋肌肤胜雪,滑腻光泽。

令狐小涵感觉俏脸上的温热,紧咬的樱桃小口忘记了撕咬,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被吻了,被强吻了!本姑奶奶的意中人必定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跨马定江山,没想到竟被一个执绔无赖强吻了。

转过小巧的脑袋正想暴怒呵斥,巧合间两对嘴唇竟然严丝合缝吻在了一起。两人浑身一震,四目相对,互相能听清彼此心跳,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

随后一声尖叫,东方白迅速爬起退后几步,一时间手足无措,“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先咬人。”

令狐小涵慢慢站起来,水汪汪的眼眸红润,眼泪顺着秀丽清纯的脸蛋啪啪下落,初吻没了,被眼前的混蛋夺走了。

“哎!姑奶奶你别哭啊,我错了还不行嘛,要不然你打我一顿消消气?”

“使劲打,我不还手。”

东方白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前世今生最怕的就是女孩子落泪,一旦落泪不知为何心里乱糟糟一片。

“要不这样吧,只要你不哭本少答应你一个要求如何?不管如何艰难绝不推辞。”东方白前世身为丹帝至尊,金口玉言,一个承若可是万般仙家跪求也得不到的。

令狐小涵背过玲珑娇俏的娇躯,抹了抹挂在俏脸上的晶莹,转身横眉怒视,“东方白,今日你辱我清誉,我要回家告诉爷爷去。”

啥?告诉令狐老爷子?我靠!那老头霸道蛮横,如果知道了自己欺负他宝贝孙女,还不得带兵打上元帅府啊,那暴脾气可惹不得!

“使不得!”东方白伸开双臂拦住去路,哭丧着脸道:“令狐大小姐,只要你不将此事告诉令狐老爷子,认打认罚随你挑,大不了本少对你负责行不行?”

“呸!你想的倒美,凭你还想对我负责?能不能不搞笑,嫁给你岂不是跳进火坑?”令狐小涵毫不客气打击道。

东方白摇头瑟瑟一笑,背负双手转过身,抬首遥望苍穹,一时感慨良多:是啊!负责?拿什么去负责?又谈何说起!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任何人都能将其踩在脚下。

更何况之前的东方白不过是一个品行不端偷鸡摸狗的鼠辈,嫁给自己确实算是跳进火坑,丢人殆尽。

令狐小涵盯着前方瘦弱挺直的身躯,似乎这一刻推翻了以前对东方白所有认知。他是那么自然,笑的那么沧桑,微小的身躯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可背影之下却感到了深深的孤寂,这个男人的骨子里有种凝结不散的阴霾,如同折磨人的毒药备受吸引。

“要本姑娘不告诉爷爷也行,但你必须应我三个条件。”令狐小涵自己都不知为何要放这无赖一马,所谓的三个条件只不过是信口捏来而已。

“好!三个条件就三个条件。”东方白无奈的同时心中松了一口气,“令狐姑娘请说,东方白一一应允便是。”

“本姑娘还没想好,不过明天我要去西月山一趟,你必须陪着我去。”令狐小涵黑白分明的眸子机灵一转开口道。

“没问题,那这件事算不算在三个条件之内?”

“当然不算,陪在姑奶奶身边是你的荣幸,你还不乐意了?”

“好吧,本少算是彻底栽在你令狐小姐的手上了。”东方白无辜耸耸肩,“现在总算没事了吧?我要回去了。”

“哎!”

“怎么?还有事?”

“我感觉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还是我,一个纨绔而已,没什么区别。”东方白潇洒转身,迈步前行。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令狐小涵凝望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离去,微风吹过裙摆轻飘摇荡。那一刻的怦然心跳,那一刻的四目相对,那种痴痴的神情。蓦然间觉得这家伙并不是那么讨厌,并不是那么令人厌烦作呕。

羞羞羞,令狐小涵你瞎想什么呢,他就是一个无赖痞子,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今天被吻只不过是巧合凑巧而已,可不能胡思乱想。

孤凉傲然的气质说不定是伪装的,成天花天酒地,泡妞的本事定然不凡,嗯!肯定是这样!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