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见面礼!

第59章见面礼!

“我没事!”飞羽摇摇头,忍者疼痛一把将手上飞针拔出。

“几位放心,本少自有把握,刚才所刺部位无关紧要,且没有深入。”东方白一袭白衣淡淡道。

“谢手下留情!”飞羽报以微笑,“公子浑身上下皆为武器,发丝之间均藏有暗器,飞羽败了,败得心服口服!”

“从今日起,我认你这个老大,哪怕我的伤无法根治,仅仅活上三年,那我便跟你三年!”

“算了,刚才老子确实输了,我也认你。”计不浪耸耸肩道。

“还有我,我叫莫离!”

“我叫蔡默笙!”

东方白舒心一笑,笑的极为开心,“走!今日不醉不休!”

“不醉不休!”

“走着!”

“老大,那啥……喝完酒能不能带我去潇洒潇洒?”计不浪名字起得真违心,这货不浪?简直是骚。

“吃独食可不好,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老大,我也去!”

“……”

提到潇洒,一个比一个兴奋,一个比一个积极。我去!简直是一群劣货!

东方白并非真正纨绔,对于风月女子提不起任何兴趣,为避免三人喝高了真去快活,只好在元帅府中大摆宴席。

大堂中,几人围坐一桌,桌上山珍海味满目琳琅,应有尽有。东方不凡私藏的好酒也被在地窖中拿出两坛,开封之际,飘香四溢,浓郁不减,充斥在整间大堂。

“好香的酒,快给我倒上一碗。”蔡默笙迫不及待道。

“蔡鸡,你有点出息行不行,长了两个脑袋?还让老大给你倒酒,你咋不上天呢。”莫离撇撇嘴道。

“莫老四,你他妈少喊我外号,你才是菜鸡,你全家都是菜鸡!”菜鸡眼眸一瞪呵斥道。

哦!不!是蔡默笙。

“谁是莫老四?老子平时在家排行老二,跟你们在一起莫名成老四了,为毛?”

“老子在家独生子,排行自然老大,跟你们结交还成老五呢,找谁说理去。”计不浪撇嘴道。

“以后就是老六了。”

“谁是老六?老子不服!既然换了新老大,排名总要换上一换,我要做计老二!”计不浪妄言道,表情嚣张无比。

“哦?是吗?”楚流风淡淡撇了他一眼。

“额……那啥,咱不能仗着玄功高低定排位,有本事比谁进阶快。”

蔡默笙闻言冷哼:“不浪打的好算盘,你停留在金玄高阶快半年了,应该用不了十天半个月便会晋级人玄境,按你这么说,老二的位置岂不非你莫属?臭不要脸的玩意。”

“哈哈哈!”东方白爽快大笑。

他很享受兄弟间的吵吵闹闹,平时谁也不让谁,谁也不服谁,张口一个老子,闭口一个老子。甚至能为了一点小事吵上一架,争的面红耳赤。

可当面临紧要事情,生死关头,谁都不会含糊,谁也不会退后一步,甚至为了其他兄弟,无怨无悔的牺牲自己。

兄弟不是常年挂在嘴边的是兄弟,很多人不会说出口。一个眼神,一个由心的微笑,双方便能感觉得到心贴心的温暖。

兄弟情是一种感触,是一种情怀。很微妙,亦很奇妙,有些人一辈子或许感受不到犹如浓于血水的情义,甚至比血水之情有过之而无不及!

兄弟之间可以争,可以抢。可以无拘无束,可以妄言阔论,也可以骂骂咧咧。但别人如果敢说一句兄弟的不是,便会一致对外,枪头所指。

世间的感情很难说的明白,比如亲情,爱情,兄弟情!

“老大,你笑个毛线。除你之外,我们兄弟几人总要排个一二三吧?如按之前的排名以此类推,我不依。”计不浪口无禁忌道。

“你当然不依,原先你排名最末,现在当然要想方设法让自己不再垫底。在我看来,还是打一架分胜负最为公正。”飞羽斜眼淡淡道。

“打……打架算什么,咱们可是兄弟,打的鼻青脸肿,传出去让人笑话,还是换个比较文雅的方式比较好。”计不浪当即怂了,如果真要打架分高低那还争个毛,能有什么变化么?

“那你说怎么办才好?”

“谁先进阶谁排老二,依次往下。”计不浪脸皮真厚,与东方白简直不相上下。刚才蔡默笙已经揭了他的老底,现下依旧厚着脸皮提出了此等想法。

“某人的不要脸快要突破天际,直接飞升了,估计被至尊打上一巴掌也会不疼不痒。”莫离撇嘴暗中讽刺,随之话题一转,“要么咱们比泡妞吧?谁先成功搭讪上一位美女,并能要出对方的姓名年龄谁做老二。”

“……”

真他妈是波骚操作。

东方白坐在主位,轻轻咳了一声,“本少给你们出个主意如何?顺便也算是给你们的见面礼。”

“什么主意?”几人均好奇道。

“接着!”东方白在怀中掏出五个瓷瓶,分散扔去。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五人狐疑,随之打开瓶盖。在打开的刹那,只有楚流风还算平静,其余几人个个目瞪口呆,眼睛盯着瓶中之物久久没有移动。

“菜鸡,你打我一巴掌,别是老子花眼了吧。”计不浪痴痴道。

“哎呦我擦,你使那么大劲干嘛?打的脑袋嗡嗡的。”

“劲小了,怕你以为是幻觉。”

“……”

“老大,这是前段时间轰动一时的百年丹?几千万两疯抢的丹药?”莫离震惊道,眼珠子差点蹦出来。

“不错!”东方白点头承认。

“我靠!传言不是鼎盛阁一共拍卖了五颗吗?你全买来了?也不对啊,据说当时竞拍到手的人全部当场服下了,那这些怎么来了?”

东方白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口菜塞到口中,又自饮自酌了一杯美酒,可谓吊足了胃口,抬眼看看众人,“整个正阳大陆有几人能够有把握治好飞羽的神魂之伤?恐怕寥寥无几,甚至可以说没有。正如飞羽所说,除非有九天灵液相助,否者三年后必死!可九天灵液几乎绝迹,想要寻找难如登天。”

“世人均没办法治好的神魂之伤,我为何一口应承?”

众人看向东方白,不知他想表达什么。

楚流风微微一笑:“老大,流风上次受伤差点身亡,就是你出手所救,喂给我的丹药都是丹云神丹级别,想必鼎盛阁拍卖的百年丹是你提供的吧?”

“什么?”飞羽向来处事不惊,很少大惊小怪,这一猜测令他豁然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