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两人缠身!

第214章两人缠身!

“哦?姑娘请说,在下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东方白客气道。

别人敬我一尺,我必还人一丈!这是东方白前世今生不变的信条!

“请问公子,这残阳城是否有炼丹师?”

炼丹师?她问炼丹师干什么?若论炼丹,谁又能赶得上本少?但不知她是何目地,加上又是绝顶高手,万一心思不纯,那可就遭殃了。

“据我所知,残阳城基本没有名气太大的炼丹师,有的话也是极为肤浅,不值一提。”东方白理性回答道。

此话一出,女子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叹息一声忧愁道:“算了,谢谢公子了,有缘再见!”

“姑娘,不知你找炼丹师干什么?”

“没什么,公子忙吧!”女子不愿多说,迈步离开。

“三姐,你问他做什么,他知道个屁啊。”牛老六边走边嘀咕。

“少说两句,走吧!”

两人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东方白的视线之中。

东方白摇摇头走到上官圣身边,看其一眼皱皱眉。上官圣伤的不轻啊,仅仅挨了一拳便如此重伤,到了现在仍旧没有起身,由此可以想象刚才那位壮汉的实力。

道玄境果然厉害,随意一招便不是神玄能招架的。

“恩公,快救救我家相公,奴家求您了。”蓉儿一下跪在地上担心不已。

“快快请起,有本少在,上官家主不会有性命之忧。”东方白来到上官圣身后,盘膝坐地,混沌之气爆发,双掌贴在他的后背。

……

远处的姐弟两人突然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好亲切的气息,好舒服。

姐弟两人互看一眼,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灼热之感。

“三姐,你有没有发觉什么?”

“嗯!这股气息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让我不自觉想靠近,总之很奇怪,说不清道不明。”

“我也一样!”

“走,去看看。”

“好!”

姐弟俩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速度奇快,朝着散发气息的地方而去。

片刻后!两人躲在远处观看,神情微微有些震惊。

原来是他,那股亲切万分的气息居然是他发出来的!

“三姐,你看到没?他双手发出的气息好诱惑,好像不是人类所修炼的玄气。”牛老六指着东方白小声道。

“看到了,我也认为不是玄气。可不是玄气那又是什么?人类不都是修炼玄功么?既然修炼玄功,那肯定是玄气无疑。这……我也无法解释。”

“嘘!他好像要收功了!”

……

东方白缓缓收功,长舒一口气,睁开双眸笑呵呵道:“好了,应该没有大碍了。”

上官圣此时也睁开了眼,接着毫不犹豫转身,一下跪在了地上,“白大少爷,我上官圣今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妻子死而复生,谢谢你让我夫妻团聚,再多的感谢也比不了你对我俩的大恩大德!”

“老夫不想多说什么,以后有事尽管吩咐,上刀山下火海,老夫万死不辞!”

他的妻子也跟着跪在地上,感激零涕,激动的说不话来。

“起来吧!有需要你们上官家的地方,本少一定会开口。”东方白弯腰将两人扶起,“以后可不要下跪了,你身为前辈,我怎能受得起。”

“绝对受得起,若没有白大少出手相助,老夫真不知余生该怎么过,又该何去何从。”上官圣牵着妻子的手,微微一笑,眼中尽是深情。

“恩公!我夫妻俩欠你的,一辈子也还不清。”蓉儿柔声道,声音甘甜美妙,“十六年了,奴家和相公阴阳相隔十六年了。十六年来,我只能默默看着他,跟他说话听不着,想摸摸他也碰不到,那种感觉谁又能体会得到?”

“现在的一切都是恩公给的,大恩不言谢,今后看我们上官家如何报答就是了。”

东方白笑了笑,“好了,不用一直感谢。本少之所以愿意出手相助,也是见你们夫妻情深,愿天下有情人钟情眷属吧!”

“上官家主,你妻子刚刚醒来,这段时间尽量让她多休息少走动,吃一些比较容易消化的食物。每天用玄气帮她梳理一下经脉,半个月之后应该能恢复如初。”东方白嘱咐道。

“明白了!”

“时间不早了,你们从哪来回哪去吧,本少也要回家了。”

“白大少,后会有期!你的恩情,我上官家记一辈子,以后若有紧急状况,我上官家定然不顾一切前来相助。”

“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东方白目送上官家的人离开,待人渐渐不见踪影时,眼神撇了远处一眼,“出来吧,隐藏这么久了,是不是该露露头了?”

“三姐!他该不是在唬我们吧?”

“唬你个头,既然被发现了,咱们就大大方方的出去吧。”

姐弟俩一现身,东方白表面看似平静,实则内心堤防不已。

他俩到底想干什么?不是之前已经走了么?现在又返回来到底是为何意?不会是想找本少麻烦吧?

“两位躲躲藏藏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什么事么?”东方白淡然道。

“额!”两人齐齐一愣,不知该如何开口。

女子神色尴尬。停顿一下不得不开口,向前轻轻走了一步道:“听你们之前的谈话,公子能让人起死回生?”

“不能!”东方白直接回应,心中暗暗猜想:她问这干什么?不会让本少救人吧?赔本的买卖咱可不干。

“少狡辩了,刚才我牛老六听的清清楚楚。”

“这位仁兄估计听错了,人死了也就死了,哪有起死回生一说。本少真有这么大本事,早就名扬天下了。”

“可是刚才我分别没听错啊。”

“你们到底有没有事?没事的话本少要回家睡觉了。”东方白懒散道,作势就要回家。

“这位公子请等一下,小女子问句不该问的,不知公子修炼的是何种玄功?”

“明知不该问就不要问了,本少其实也不清楚,只是偶然间得到一套功法,算不到什么好东西。”

“那可否露一手?”

“不必,本少没那闲工夫。”

女子看了身边的牛老六一眼,轻轻点头。牛老六看似傻不拉几的,没想到此时脑子还挺灵光,二话不说出手了。

身法奇快,眨眼间到了东方白身前,一只硕大的拳头直面扑来,虎虎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