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皇室动作!

第236章皇室动作!

此时此刻她终于得到了认可,终于在东方白口中说出‘东方家的媳妇’这几个字,现在自己终于属于他了,完完全全!

好开心!好幸福!

“大家都收拾完了,我们要赶回去,不知你现在……能不能骑马?”东方白贴心道。

“你……别说这些了,人家挺不好意思。”令狐小涵的俏脸红彤彤一片,一时间变得淑女起来。

“怕什么!你是本少的人,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遭罪还硬逞强,更何况此时就我们两人,什么说啊。”

“这样吧,本少命人去前方小镇给你们买辆马车,反正时间还来得及。”

“不用了,我可以的!”

“听话!一切听我的!”

“那好吧!”

……

东方白一路可谓潇洒至极,不仗义的扔下几位兄弟,自己钻到马车中陪两女聊天解闷。

时不时的在马车内传来娇笑,逗得两女咯咯直笑。当然,也免不得毛手毛脚。

一切看似顺风顺水,任务顺利完成,只等回去宣布夺帅结果。

可世间总有不测风云,变幻莫测。

此时残阳城因为一件事炸开了锅,传的沸沸扬扬,热火朝天,风气全然不对,矛头直指东方白和许晴两人。

“喂!你听说了没有,东方元帅的儿子和他师父苟合,做出了有违伦理之事。”

“不可能吧?这是大逆不道啊!”

“谁说不是呢,身为师父,居然和自己徒弟发生了关系,啧啧啧!不要脸!”

“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子该浸猪笼,扒光衣服当场游街!”

“伤风败俗,一对狗男女!”

在正阳大陆,人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认为有违常理,有违道德与底线,更加认为此女子伤风败俗,天理所不容,该天打雷劈,受到时间最严酷的惩罚。

但两人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师徒。许晴没教过东方白任何东西,甚至连一点基础知识都未教过。

她只不过是东方不凡花钱雇佣请来的家教,仅此而已!

更何况,东方不凡已收许晴为义女,不存在辈分差距。只是收做义女一事,并未传出,也没来得及早昭告天下,大摆宴席,便匆匆赶往战场。

即使这个时候元帅府的人出来说明此事,也无人相信,绝对会认为亡羊补牢,欺骗世人。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京城又要乱了!

众愤难以平息,不止平民百姓,朝廷百官联名上报,要求严惩许晴,最好当即处死,以正风气。

至于要将东方白怎么样,却很少有人提及!

为何?因为很多事情没有绝对的公正,没有绝对的平等,男女有别。一般出了这等事,眼光一般都会集中在女人身上。

青楼女子,世人所看之不起,为何男人进入潇洒,却没人说什么?甚至喝酒聊天之时,还以此为荣。

……

东方白等人走了一半路程,琴素素便将此事传了过来,当即脸色难看无比,阴森可怕。一股浓烈杀意冲天而起,令人胆颤。

“东方白,你怎么了?”许晴发觉异常,奇怪问道。

“没事,突然想起一件不开心的事。”东方白呵呵一笑。

令狐小涵柳眉一挑,歪着小脑袋道:“什么不开心的事啊,说来听听?”

“也没什么大事!本少在想啊,以后某个傻丫头要嫁入元帅府,不会将我家折腾散吧?”东方白恢复如常调笑道。

“去你的,本小姐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嘛。”

“本少又没说你,不打自招了?”

“坏死了,竟然故意作弄本姑娘。”

“哈哈哈!”

身为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担当,有些事不便让自己女人知道,一切惊涛骇浪理应一人去承担,一人去面对。笑容的背后承受了多少压力,又承担了多少风雨,或许只有男人才知道吧。

拿此事做文章,走的一步绝妙之棋!利用悠悠之口,天下人所不容来打压东方家族,可见此招之妙处。

可惜我东方白从不吃这一套,即便世人与吾为敌又如何!不过是一场腥风血雨而已!我东方白何惧!

皇家要开始对付本少了么?呵呵!本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希望残阳帝你不要后悔!

……

此事的传出和漫天谣言,除了皇室之外不会有他人。因为选拔挂帅一事,朝廷专门有人来跟踪监察。昨夜发生的意外,他们应该一清二楚吧。

谣言一旦传出,包括宋家以前的依附家族,门徒官员,以及赵家的余孽均会趁机加上一把火,助火焰再一次高涨,将东方家族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东方白得之此事,立即调令手下势力,星辰小队也快马加鞭赶往残阳城,以求最快速度灭杀此等风声。务必在自己赶往残阳城之时,将一切风声消之殆尽。

而他却陪着两女,驾着马车在后面慢慢行走赶路,一副游山玩水的悠哉神情。

许晴身为一介女子,岂能承受住千夫所指?世人所谩骂?她外表看起来高冷无畏,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一旦她知晓一切,恐怕……后果难以想象。

所以,谁传谁死!哪怕屠尽满城也作所不惜!一个不留!

星辰小队赶到残阳城时已是深更半夜,加上琴素素情报的配合,立即动起手来,杀伐无边。谁也没有因为疲惫而敢耽误此事,个个杀气腾腾,毫不手软。

出动的不仅仅是星辰小队,在此之前金马堂也参与其中,在东方白下了命令之时就已经开始逐个下手。

这一夜可谓血流成河,很多残阳城地下势力,朝廷官员,中小家族,全部血洗。仅仅大小官员被杀了三十一位,凡是被杀者,家族一律血洗,鸡犬不留!

一夜下来不知杀了多少人,也不知流了多少血,反正一直在无边的屠杀,无尽的杀意。

皇家当天夜里也紧急出动,以镇压暴徒的名头出兵镇压。双方势力一触即发,在偌大的残阳城中火拼起来。

惨叫声,厮杀声,拼杀声,布满大街小巷,一时间弄的满城风雨,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