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西门叉叉再惹祸!

第279章西门叉叉再惹祸!

“你消息挺灵通的嘛。”

“那是!你以为西门家是吃干饭的啊?”西门叉叉撇撇嘴,一提到西门家,西门叉叉顿时变得郁闷不已。

“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唉!一言难尽呐!走,陪本公子去喝点。”

“喝酒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不喝酒也解决不了问题啊,反正都一样,不如去喝点。”西门叉叉稀疏的眉毛一挑,“怎地?不给我面子了?不愿意去?”

“走走走,老子算怕你了。”

两人晃晃荡荡出了元帅府,此时的东方白已然和之前大不一样。

不是八字步没有了,也不是纨绔的德行改变了,而是人们对他的看法观点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走在街上,凡是见到他的人都会对他尊敬的喊声元帅,打声招呼,极度热情。

尤其是少女,大姑娘什么的,不再躲躲闪闪,眼中放射出异样的神采。更有甚者主动贴上来,眉目传情,暗送秋波。

惹得旁边的西门叉叉嫉妒不已,嘴里一直唠唠叨叨。

他和西门叉叉在一起永远都是放荡不羁,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情。

从不曾在乎别人的看法,也不顾忌世人对他的另类眼光。

“白大少啊,以后老子可不跟你一块出来了。”

“怎么了?”

“眼馋!羡慕死我了!那些小姑娘一直对你眉来眼去的,看的本公子心痒痒。”

西门叉叉有什么就说什么,实在有些受不鸟,打击最严重的莫过于大批小姑娘频频示爱。

“色鬼!”

“……”

两人一路走走笑笑来了天香楼,天香楼掌柜一见东方白到来,顿时觉得蓬荜生辉,脸上相当光彩。

这是我们残阳帝国的元帅,可谓千古一帅,谁也不能与其相比,与其比肩。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逼的铁云强国和冷风帝国连连投降,一举解决了几百年的战乱。

战功卓越,功不可没!

掌柜的热情过度,没等两人开口便招呼上楼,菜也不用点,直接坐着就好,天香楼全部安排。

并且是不花钱的那一种!

“白大少,本公子今天算沾你的光了。”西门叉叉歪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好似没骨头一般。

“本少也没想到大家会这么热情。”

“唉!咱俩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弄的本公子都不要意思跟你混在一块了。”

“加油!本少看好你,相信自己!你是最没用的!”

“……”

酒菜短短时间已经上来,摆的满满一大桌。后厨放下事先预定好的饭菜,刻意先去准备东方白的美味佳肴。

酒自然也不会少,全是天香楼一等一的好酒,香浓淳厚。

“来来来,陪本公子先干一杯。”西门叉叉看来真有什么烦心事,倒满酒直接一口闷。

“叉叉你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本少或许能帮你一把。”东方白好心问道。

“先不说了,等喝醉了再唠。”

“行!本少陪你就是!”

酒过三巡,西门叉叉脸色酡红,双眼迷离呆滞,说话不清不楚,糊里糊涂。

最搞笑的是,这货开始哭了起来,滔滔大哭的那一种。

“我滴命真苦啊!白大少你不知道,自从你夺帅之后,家里便不让我在城门当侍卫了。”西门叉叉鼻子一把泪一把。

“那你现在在干啥?”

“爷爷成天逼着我读书写字,还有练功,恨不得将所有东西都一股脑的全灌入我脑子里。”

“你说说,俺是那块料子嘛,这段时间可苦死我了,有木有发现本公子都瘦了?”

“在家吃个饭,我爹还整天唠叨个没完,张口就说:你看看人家东方白,同样都是纨绔大少,如今人家名扬天下。玄功不用多说,残阳城年轻一辈无人是其对手,而且人家还能挂帅出征,带兵打仗。你再看看你,除了混吃等死还会啥?没出息的玩意。”

作为家长,这是恨铁不成钢啊。东方白的崛起引起了西门家族的攀比心理,导致了时时刻刻对西门叉叉的鞭挞。

同样是五大家族子弟,同样是纨绔,人家可以,你怎么不行?

“这还不说,爷爷还准备给本公子定一门婚事。”

“这是好事啊,你哭诉个啥。”

“本公子没玩够啊,不想被一个婆娘拴住。”

爱莫能助啊!西门叉叉说的这些,东方白没一样能帮上忙的……

这货没修炼过玄功,用丹药强行提升根本行不通。功法倒是可以提供,可这家伙的心思不在这上面,给也白给。

说不定今天给了,明天拿去蹲茅坑了。

这种事别说西门叉叉干不出来,这么多年什么事他没做过?

西门叉叉越哭越伤心,两根手指捏住鼻子狠狠的哼了一把鼻涕,接着对着窗户外甩了下去。

所谓无巧不成书,下方正巧有一桌在喝面的哥们,准确无误的落在了他碗里。

由于饥饿喝的快,当看到一坨黄色的‘作料’,想收口已经来不及了,顺着面条喝了下去。

那酸爽,那滋味,言语无法表达。

只见他紧接开始扣嘴,手指头都要塞到嗓子眼了。

“呕……呕!”

或许西门叉叉黄歪歪的鼻涕比较滑腻,扣了半天也没吐出来。

那人气急,指着楼上便开始骂,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楼上的小比崽子,是谁哼的鼻涕,滚下来!老子一掌打死你!”

西门叉叉正说的伤心,哭的稀里哗啦,当听到有人对着楼上骂,火气当即就上来了,打开门就是一阵怼。

作为十几年的京城纨绔,嘴里哪会有干净的词汇,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脸红脖子粗。

那人气的犹如老牛大喘气,飞身一跃冲上楼去。

没想到此人还是位高手,身手不凡。

东方白眼疾手快推开西门叉叉,从容应对。

作为兄弟,关键时刻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伤吧?

“砰!”两掌相对,那人还未站稳脚,随之便掉了下去。

‘哗啦’一声,楼下的桌子被砸个稀碎,桌上的酒菜也跟着倒了一身。站起来时,一坨面条扣在了头上。

刚才一招东方白没有下死手,毕竟人家是受害者,无妄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