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拿你爹发个誓!

第299章拿你爹发个誓!

希望他们能经受起尖端势力的残酷对决,人性的狡诈,世间的万恶。

只有这样才能走的更高更远,将来才能随着自己征战韩阳天域,甚至九重圣域!

养尊处优万万不可行,温室中盛开的花朵,一见风雨太容易枯萎。

只有经历风吹雨打,才能更好的茁壮成长。

……

当然一些必备的丹药也是必不可少,疗伤丹药,达到玄功关口需要的晋级丹药,几乎每人身上都有。

这样下来,等同于变相开挂!

目前东方白已是神玄高阶,加上有造神丹相助,应该能在晚上突破道玄境。

东方白不曾怠慢,闪身进入混沌珠内开始突破。

……

晚上!残阳城凤来客栈,一间屋内,一人盘坐在床休息。虽是在休息,可他的神经一直在紧绷。

此人正是巨剑门的张顺丰,白天和山河门打了一架,门下弟子受伤十几位,所以未曾离开。

加上神剑门此次竞拍了一颗造神丹,所以他十分警惕,怕有人前来抢夺。

突然,他的双眸猛然睁开,闪过一道犀利的光芒。

“谁?”一声紧随爆喝响起。

只见屋中并没有人,打开窗户也未发现有任何异样。

巨剑门弟子听到响动之后,急忙赶来,“长老,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张顺丰问道。

“异样?没有啊?”

“奇怪!老夫明明感觉到空气中有波动,怎么会没人?”

“长老或许白天和山河门打斗,所以有些劳累产生的幻觉吧。”一弟子猜测道。

“或许吧!”张丰顺点点头,“行了,你们都去睡吧,明天我们赶路。”

“是!长老!”

门下弟子离开房间,张顺丰还是有些不放心,检查了一遍四周,摸了摸怀中的丹药,才慢悠悠回到床边。

刚刚准备上床,身后突然一麻不能动弹,想转身看清对方是谁,根本无能无力。

被阴了!

只听见脚步声一点点靠近,来人一步步来到他的身后,一只手伸出摸进怀中。

当然不是为了占便宜,再说一个老头子,谁稀罕呐。

目标所指自然是造神丹!

拿到丹药后,那人轻轻一笑,接而跳窗逃走。期间并没有动手杀害张顺丰,只要了一颗丹药。

刚刚出门,张顺丰便能动作,急忙跑到窗边张望。

一抹黑影快速远处,当看到黑衣人身后的图标时,张顺丰突然发狂,“山河门,狗杂碎!老子不杀了你们誓不为人!”

“巨剑门的人集合!”

……

盗取丹药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方白。之所以张顺丰认为是山河门干的,自然仿制了一身山河门的衣袍。

东方白没有停留,继续消失在黑夜之中……

……

山河门也没有离开残阳城,四长老身受重伤,离开很是勉强,只好在残阳城多停留一天。

自从两位长老找到居住的客栈,便没有出房间,五长老一直在为四长老疗伤。

直到现在,将近几个时辰,四长老的脸色才渐渐好转,不再像之前那么苍白难看。

五长老缓缓收功,双臂越过头顶,缓缓下压,口中呼出一口浊气。

“师兄,你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张顺丰,老子跟他没完!”

“现在报仇不是时候,等我们回到门派在从长计议。”

“只能如此了!”

‘嗖!’一道破空之音而来,犹如利器般闪过冰冷的光芒。

五长老转身躲开,顺势将‘暗器’拿在手中。

“雕虫小技,这点伎俩也敢偷袭!丢人现眼!”

“为何偷袭我们?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爷爷!”黑衣人说完话便闪身逃走。

“哪里走!”五长老作势要追,被身边的四长老阻止。

“你手中的是什么?”

“暗器啊?”五长老下意识道。

“你仔细看看。”山河门四长老在他手中拿过来。

“嗯?”五长老定睛一看,“这什么东西?打开看看!”

“别!万一是毒气呢?还是丢掉比较好。”

“有道理!”

四长老刚想打开窗户丢掉,房门再次被人打开,‘哐当’一声,呼啦进来十几人。

“张顺丰?”

“郑老四,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张顺丰进门便看到自己的造神丹,瓶子一模一样。

“暗器!”

“暗你妈个头!老子不赔偿你们十万上等玄石,就来偷我们丹药是吧?无耻小贼!”

“丹药?什么丹药?”山河门两位长老懵逼了,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

“你手中拿的不是我们竞拍下的造神丹?人赃俱获,你还想狡辩不成?”

“这是造神丹?”四长老也不怕有毒气了,打开瓶盖直接倒了出来。

是不是造神丹不知道,但绝对是丹云神丹!

靠!被栽赃嫁祸了,妥妥的被阴了!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山河门两位长老此时再不明白就未免太白痴了!

“你听我说,这颗丹药不是我们偷的,而是有人当做暗器扔了过来。”

噗!丹云神丹当暗器扔过来?还故意扔到你手里?这理由简直棒棒哒!

“狡辩!你自己傻帽,还把别人当傻帽了?你大爷!”

“事情真是如此,就算山河门再不济,也不至于干偷鸡摸狗之事。”

“呵呵!干没干,老夫的眼睛不瞎,赶紧把丹药扔过来。”

“给你丹药也可以,但必须保证此事就此揭过!”

“好……不要脸!”张顺丰气的浑身直哆嗦。

偷了丹药并当场抓住,人证物证聚在,现在居然不许别人追究?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问题丹药还在他们手中,先答应下来再说。

“好!丹药若还回,此事就此作罢!”

“当真?”

“当真!”

“我不信,你发个誓吧!”

“郑老四,你不要太过分!”

“丹药难道不想要了?不想要的话老夫一掌将之拍碎。”山河门四长老威胁道。

“好!我发誓!”张顺丰竖起三根手指。

“发!”

“今日山河门偷丹之事,我张顺丰概不追究!”

“不行!这样发誓太过草草了事,要不这样!你拿你爹发个誓!”

噗!哈哈哈!山河门的人太有才了,我靠!

“草拟吗!”张顺丰暴怒,抽出佩剑就要杀之过去。

“再上来一步,丹药我真拍碎了。”

威胁!又是威胁!

“到底想怎样?”

“拿你爹发个誓,不然老夫不信你!还有,丹药不是我们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