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你必须死!

第328章你必须死!

客栈的效率很快,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酒菜全部上齐,服务态度良好。

东方白埋头大吃,准备吃完饭在街上溜达一圈,再回来睡觉。

谁知酒菜吃了一半,门口进来十几人,手中均拿着寒光闪烁的兵刃,凶神恶煞。

“三叔,就是那个小兔崽子打的我。”一位年轻人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东方白恨恨道。

为啥捂着胸口?傍晚被人打了!

“哦?去看看!”一位黑袍老者开口道,随之十几人齐齐走了过去。

“砰!”一只手掌猛然派在桌子上,碗中的酒水多半洒落。

“本少的酒洒了。”东方白抬眼淡淡道。

“酒洒事小,你的小命恐怕不保了。”年轻人牙齿紧咬,话语在牙缝中挤出,可见他的内心是有多愤怒。

“原来是你!忘记本少说过的话了?再有一次,我必定不饶。”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年轻人狂笑,神色狂傲,“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墨香城是谁说了算,谁又是主宰。”

牛逼!口气真是好大!臭气熏天!

“本少还真不知道,要不你说来听听?”东方白玩味一笑。

“说出来吓破你的狗胆!本公子乃是墨香城仝家嫡系子弟,仝家长子长孙:仝知寒!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三叔,仝万里。”年轻人鼻孔朝天高傲道。

“哦?”东方白惊讶一声,随之摇摇头道:“不认识,没听说过,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

噗!吹嘘了一番,结果人家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你不知道仝家?少装蒜!”仝知寒猛然拍了一下桌面,脸色阴森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仝家?难道很牛逼么?恕本少见识浅薄,还真没听过。”东方白懒洋洋道,接着翘起了二郎腿,“你牛皮吹完了,也给你使劲嘚瑟的机会了,现在我们来算算账吧?本少的酒水被你弄洒了,赔偿吧。”

一说到这,一对老少鼻子都气歪了。合着刚刚报出名号白费力气了?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完全自己一个人得意洋洋,像他妈耍猴一般。

身后仝家的家族侍卫也气的不轻,以往谁敢这么瞧不起仝家?别说公子和三爷,哪怕我们行走在这偌大的墨香城,都给几分薄面。

“哐!”

“哗啦啦!”

一名侍卫站出来,一脚将酒桌踢飞,上面的酒菜全部砸了一地。

“哎呀,打架了!”

“走走走,好像是仝家公子在闹事,等会别牵连我们身上。”

“快走!”

“跑那么快干嘛,你家老娘丢在客栈了。”

“……”

一时间,客栈吃饭的人跑的一个不剩,客栈老板有苦难言。

饭菜钱还没给呢,尤其还有部分住店之人,住了好几天的房也跟着跑了,今天要赔死啊!这个月估计白干了!

不过当紧时刻,他不敢拉住客人,也不敢劝阻仝家公子,小命要紧啊。

于是他蜷缩在柜台处,哆哆嗦嗦看着这一切。

……

“给脸不要脸!还妄想让我家公子赔偿,难道不知你今天要倒霉了么?”那位踢翻桌子的侍卫眼眸一瞪,气势汹汹。

“砰!”东方白懒得搭理他,直接一脚踢出去。

那名侍卫来不及闪躲,被踢飞出几米有余,砸坏一张桌子,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高手!此乃仝万里的第一直觉!

“呵呵!你叫仝知寒吧?这桌饭菜本少不用你赔了,但你的小命,我收了!”东方白幽幽站起身来,浑身散发冰冷的杀意。

第一次见面时东方白就说过,若有下次,必然不饶。

作死的人不管怎么饶恕,到头来还是作死……

“小子!好狂的口气!有老夫在此,今日还不知谁死!”仝万里将侄儿推到身后,顺势在腰间抽出一支九节鞭。

此鞭的尖头乃千年寒冰铁所铸,坚硬无比,光滑闪烁,锋利无匹,杀人犹如杀鸡。

仝万里将玄气灌注在九节鞭上,挥动而来,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神玄初阶!

仅仅一招,东方白便判定了他的玄功修为。

东方白薄薄的嘴唇上挑,身形巍然不动,眼看铁鞭就要落在他的头上。

仝家叔侄露出轻视的笑容,在墨香城敢与仝家叫嚣简直找死,站着一动不动不会吓傻吧?嘿嘿!

客栈老板捂上了双眼,完了!这位年轻小哥算是一命呜呼了。自己家的客栈也完了,出了人命,一旦传出去谁还敢来住店?

“什么?不可能!”仝知寒惊呼一声,痴痴愣愣。

只见东方白一只手稳稳抓住九节鞭的一头,轻松无比,“本少说过,若再犯一次,定不饶恕,包括你的家族。”

话音刚落,东方白手臂一收,仝万里的身体不自觉飞来,完全不受控制。

仝万里大惊失色,急忙松开兵器,可是身体仍旧不由自主前行。于是他强行提升玄气,以求控制身体。

双指在胸口点了两下,半空中大吐一口鲜血。

就在他刚稳住身体之时,一道凶猛且霸道的气体而来。‘砰’的一下,打中头颅,顿时脑袋炸裂,脑浆四溢。

场面血腥残忍,令人恶心呕吐,三天吃不下饭。

一招解决神玄至强者,好似跟闹着玩一般。

东方白慢慢走上前去,好似每走一步,仝知寒感觉距离九幽地狱越靠近了一步,心中诚惶诚恐,胆怯横生。

‘哗啦啦’一连串很小的响动,一股尿骚味铺天盖地,黄色液体顺着库管流下。

居然吓尿了……

“你……你别过来,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仝知寒睁大恐惧的眼睛,连连后退。

“跪下!”东方白口气虽轻,但听在仝知寒的耳中却是一个魔王在下命令一般,不容任何人反抗。

“噗通!”仝知寒毫不犹豫的双膝跪地。

“公子,我们来救你!”仝家十几名侍卫飞身而上,刀光剑影,凌厉非常。

“不自量力!”东方白轻轻挥动一下手臂,十几名侍卫破门而出,客栈门面砸的稀巴烂。

“爷!你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仝知寒连忙磕头,撞的地面咚咚作响。

仅仅两下,额头便鲜血淋漓。

“本少说过的话一向信守承诺,你必须死!”东方白按住他的脑袋,微微一转,‘咔擦’一声转变了方向。

仝知寒缓缓倒下,死的不能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