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祛除混沌之气?

第619章祛除混沌之气?

人和人不一样,所定的目标和各自的梦想都不同。

有人想一展宏图,展翅高飞。有人安于现状,平淡如水。有人向往江湖,闯荡三番……

而东方白的问话却要决定给力大牛什么功法!

力大牛这辈子不可能出韩阳天域的范围,最多也就一方高手,太过安于平静。

“那好,本少将这部功法送给你吧!”东方白拿出一个兽皮,叠的方方正正。

这块兽皮不是一般功法,也不是仙界所得,而是日月门第一代掌门所留下。

给大牛再适合不过,修炼到极致也必定成为天域少有的人物之一,能不能成,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功法没问题,而后一是努力,二是天分,三是机遇!

他能走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只希望在许年后会有属于他自己的传奇!

“先别打开,回到住的地方再看吧!”东方白阻止道。

“还有,这部功法不可随便给别人乱看,更不得私自传授。”

力大牛认真点点头,“我明白!”

“那好,本少先走了,以后你和诗诗成亲,若我还留在日月门必定前去。”东方白说完便走了。

最后一句意味深长,因为他也不确定什么时候突破灵帝境,什么时候离开。

或许几天,或许几月,或许几年!

修炼一途,谁又能说得准?被卡在一个关卡数十年,甚至一辈子的大有人在。

东方白虽有天地至宝相助,但有些东西很难说得清。

……

上午炼丹照常执行,一天之中许多门派陆续找上门来,无非是价格变动的缘故。

廖不凡出门亲自迎接,然后道出迫不得已的理由,也顺势推出了优惠政策。

这才使日月门丹药生意没有面临举步艰难!

其实依照日月门的初步能力,供应南泽区域大半门派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只有东方白一人炼丹而已。

下午东方白又去见了几位新招的炼丹师,虽然炼丹术不怎么样,但也可以弥补一二级圣丹的短板。

既然要卖丹药,总要有高有低,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全套链条。

凑活着卖吧,一些中型门派一般都有自己的炼丹师,可以炼制一些低级圣丹,需要外购的数量非常稀少。

只有一些小型门派才会花钱购买一二级丹药。

反正不为赚钱,只为了补齐短板而已,最少看起来专业……

东方白下午看了一圈,并适当指导他们一些炼丹术,让丹药更加具有药力。

……

很快到了晚上,二长老在自己的住处小心翼翼离开了。

还是那个老地方,还是有带着面具的人在等着他。

“你来了,听说你受伤了?”面具人淡淡道。

“是!门主!”二长老卑躬屈膝道。

“怎么受伤的?依照你的修为,一般人很难伤到你吧?莫非廖不凡所为?”

“不……不是!”说起这件事,二长老微微有些紧张。

那晚是他的一个噩梦,不愿提起,也不愿想起。

“那又是谁?本尊让你刺杀东方白,为何迟迟还未下手?”山海门主接连几个问题。

“动手了,只不过失败了!并且属下的伤也是东方白所伤!”

“哦?东方白居然能伤了你?”山海门主紧皱眉头,眼眸中折射不可思议的神采。

“确实如此!”

“据说他不是才灵皇境么?怎么可能!你不会在撒谎吧?”山海门主半眯着双眸,死死盯着二长老,想从表情中看出什么破绽。

“没有!属下不敢!东方白很有可能是个鬼怪!他不是人!”二长老神神叨叨,神色似惊恐似恐惧。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脑子有病?”山海门主严厉呵斥道。

“门主,属下不敢说谎,那天弟子前去刺杀,打开门的瞬间一个全身绿色的怪物露了出来,半人半鬼,十分吓人。当时受了惊吓,脑子一片空白才被弄伤。”二长老说着说着竟有些结巴,身体还带有微微的颤抖。

“不仅这一件事,昨天我又派弟子再一次去刺杀,东方白明明在屋内没出来,等冲进去的时候,莫名其妙不见了。”

越说心底越发凉,越说心里越不对劲,凉风习习,阴冷遍布全身。

“真有这么奇怪?”山海门主疑虑道。

“属下不敢撒谎,若有一句谎言不得好死。”

“嗯!等会本尊亲自去会会他,看是不是真的有那般诡异。”山海门主冷哼道,对于六长老的话全然不信。

鬼?我信你个鬼!

“门主,属下被东方白伤了之后,体内留下了莫大隐患,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也无济于事,所以想……”二长老这次召来山海门主,就是为了自己的伤势。

“过来,我为你看一下。”

二长老的伤必须治疗,不谈他的境界修为,仅仅凭借埋伏在日月门的一颗高级棋子就足够了。

培养了数百年,终于做到长老之位,不可能让其废掉。

山海门主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浩瀚灵气进入对方体内……

大约半刻钟后,一道质疑在口中发出,“好奇怪的气体!”

“门主,属下还有没有救?”二长老紧张无比,心中忐忑。

“别说话,本尊尽量给你逼出来,不过你要忍住疼痛。”

“谢门主!”

“一定要忍住,这股气体本尊感觉不简单。”

“明白!”

两人盘膝而坐,山海门主一身功力接近灵神境,乃半步灵神。

灵气依附手掌,深厚无比,缓缓贴上二长老的后背。

灵气通过奇经八脉直接前往奇怪气体潜伏之地,准备强势碾压,然后顺利祛除。

幸好二长老的修为不弱,经脉完全可以承受住这般庞大的灵气,不然只有等死了,想试一番也是枉然。

可混沌之气真有那么好对付么?想祛除就能祛除的?

未免也太小看东方白了,也太小看天上地下第一无二的混沌之气了!

想要解决混沌之气难如登天,至少在这韩阳天域是不要想了,哪怕楼外楼的楼主也没有一点办法。

半晌!

二长老咬的牙齿咯吱咯吱响,额头冷汗淋漓,脸色苍白。身上衣物全部湿透,灰白长发成结,身体不时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