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世上还有兄弟之情?

第656章世上还有兄弟之情?

灵气爆棚,竭尽全力,待尘土慢慢消散,一道人影飞速而来,‘嘭’的一声打在飞羽的胸膛。

飞羽再一次受伤,倒在地上大口吐血,口中喘着粗气。

“小子,给你一次机会到底交不交?”

“不!”飞羽踉踉跄跄又站起来,双眸宛如死鱼一般,伤势加重。

“呵呵!自己找死而已!老子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倔强之人!视财如命,但也要看有没有命享受!”

“它代表的意义……很大,丹药我不可能交出去。”

“那你就去死吧!”老者再也忍受不住杀机,渐渐起了杀心。

猫捉老鼠的游戏他不想继续下去了,也觉得没必要了。

眼前的年轻人太过固执,再玩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最终也不会安稳交出来。

只好杀了他,然后再搜身!

“那就来吧!我飞羽何惧!”飞羽大声吼叫,这一刻他的身躯又高大了三分,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神勇。

“啊!”重刀最后一次举起,此次不仅完全发挥出他的实力,而且还在燃烧自己的潜力,以求能拼死一击。

灵气瞬间聚集,抽空周围几百米的灵气。重刀本来就体积极大,沉重无比,加上灵气的闪烁,散发赤红光芒,刀身扩大数倍。

随之一声怒吼,狠狠的劈下去。

就算弄不死他,也要给对方造成重伤。至于让对方死,飞羽从来没想过。因为修为境界差距太大,不是一星半点。

刀落下,灵气狂暴不已,宛如一条巨龙咆哮,威武不烦。

“轰隆隆!”周围发生震荡,不管什么都被全部清空,横扫一切。

飞羽灵宗实力,最少发挥出灵皇实力,加上独特的刀法,战力又提升不少。

境界低微就是低微,这一点无法改变,哪怕自爆身亡,也不可能战胜灵圣境界。

事实就是如此,不可争辩。

“噗!”飞羽吐出一口鲜血,血迹滴滴答答,重刀插在地上,整个人摇摇晃晃,精神萎靡。

可依旧这样,他也未倒下。男儿哪怕死也要顶天立地,站着死不苟活。

浓烟散开,老者的身形闪现出来,只见他并没有任何伤害,笑吟吟的看着飞羽。

“不错!你一介灵宗小辈居然可以发挥出接近灵帝境的实力,实为罕见,老夫还是头一次见如此越级的杀伤力,不错不错!”一句话说出三个不错,可见足以发自内心。

……

“老大,我要去找你了,没曾想我们几兄弟来到韩阳天域,你先我们而去,现在兄弟要去追随了。”

“梦想?我们未能完成,实为一种遗憾,不知道其余几位兄弟如何了?有没有被害或遭遇到了不测……”

“老大,我快要支撑不住了,下辈子咱们还做兄弟!老子这辈子还没做够,来生继续……”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令飞羽精神大震,心底咯噔一下。

“谁允许你死了,接着!”一颗四级圣丹快速而去。

来人是谁不用猜,也能知晓。

丹药一出手,瘦小老者眼中放射出奇异的光彩,垂涎三尺。

“老……老大?”飞羽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句,声音微弱,但能听的清清楚楚。

“赶快服下丹药,燃烧潜力你也做的出来。”东方白不满道。

“我……”

“别多说话,服下丹药去一边炼化药力。不然损耗根基,你的前途就彻底毁了,一切等解决完再聊。”

“好!”飞羽郑重点点头,接着服下丹药,“老大,此人乃灵圣境,你要小心……!若不行,不要强求,你自己先走。”

“咱们是兄弟!同生共死怕什么!”

“好!”

……

“老东西,是你要抢我兄弟宝物?”东方白出口毫不客气,几乎到了骂人的程度。

“是!”老者点点头,“你确定要插手?”

“兄弟的事我怎能袖手旁观?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东方白理所当然道。

“呵呵!兄弟?这个世上还有兄弟可言?人心隔肚皮,都是一些披着兽皮的小人。曾经我也有兄弟,情同手足,可是我仅仅把他们当成了兄弟,他们却把我当傻子,连个陌生人都不如!”老人叹了口气,头颅微微上扬看着天空。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竟然让你如此憎恨!”东方白好奇问道。

“做了什么?呵呵!奸杀我妻子!”

“二百年前在我大婚之日,当天因为高兴多喝了几杯,喝的人事不省,昏睡了整整三天。之所以睡了三天,乃因拜堂之时,他们瞅见新娘子漂亮,起了恶毒心思,于是在酒中下了蒙汗药。”

“我混睡了三天,妻子被……玩弄了三天,最后还被无情杀害,手段残忍至极。”

“以前我对他们不错,曾经还救过他们的性命,竟然如此……猪狗不如!”

“兄弟?世上还有兄弟可言?人人都有一己之私,为自己着想,到了关键之时不害你就不错了,兄弟!以后我再也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兄弟之情!”

东方白不屑一笑,“那仅仅是你所谓的兄弟而已,发生在你身上不要对世上所有人都有偏见,兄弟两字不仅仅说说而已。”

“我不信!一命换一命,你可肯?”

“有何不可!”飞羽在旁边远处开口道。

“现在说的天花乱坠,一切都是浮云,狗屁不通。”老人冷冽道:“老夫倒要看看你们兄弟有多齐心。”

话音刚落,老者犹如离弦之箭窜了出去,速度快到惊人,一晃眼便来到跟前。

东方白虽然心惊,却从不慌乱。逍遥游龙身法变换万千,模糊不定。

两人基本一个在躲,一个在攻,来来回回数十招已过,所打斗之处从来都是轰响不断,爆炸连连。

“嗖!”飞针出其不意,给敌人来个攻其不备。

老者想快点解决眼前的小子,所以一直不断攻击,招式犀利无比,快如闪电。

谁知在攻击之时,一根飞针悄无声息而来,这一点是他所未预料到的。

手忙脚乱之下,老者用灵气强悍摧毁,而飞针并没有因为强大的灵气而停顿半分。

白大少的飞针无视等级,无视灵气,或者说无视世上任何一种气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