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静心庵!

第730章静心庵!

“小美人,身上可真香啊,啧啧啧!老子今日艳福不浅呐。”独眼男子走近闻了闻尼姑身上的芳香,表情享受,太猥琐了。

“快滚开。”

“呀!”

“你干什么,别……”

就在这时,一道慢悠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荒郊野外,啧啧啧……这位仁兄好兴趣啊。”

声音一出,男子转过身来,神色凶狠,咬牙切齿好似大狼狗一般,“小子快滚,打扰了老子,弄死你!”

“好怕怕呀,求弄死。”东方白双肩一耸不在意道。

“妈的,不识抬举!”独眼男子憋的火气正大,突然来了一个小子搅乱好事,需要速战速决,继续快活风流一番。

随之飞身而跃,长刀劈来,观其气势那是相当了得,威猛不凡。

白大少站在原地不曾挪动一下,眼看长刀要落在头顶。独眼龙露出得意笑容,好似看到了少年被劈成两半的情形。

谁知,身影落下,长刀陡然停下,奋力活动起不到半点作用。

原来长刀锋刃被两根手指稳稳夹住,对方显得轻松至极,游刃有余。

独眼男子大惊,随即再出招,右腿踢出,灵气饱满贯穿。

东方白轻轻一笑,也跟着出腿。

“咔嚓!”

“啊……!”独眼龙痛呼,感觉腿骨断了。

腿形都变了,能不断么?

“砰!”接着又是一脚,将之踹飞出去。

“真会玩,在此居然对一个尼姑做些下流勾当,以天为被地为床吗?”东方白走近笑道。

“你……”

“别你你你的了,本少再打断另外一条腿,是死是活看你自己了。”东方白话音刚落,又再次动手。

“啊……!”

……

“喂,你没事吧。”东方白来到小尼姑跟前问道。

“没事,我被点穴道了。”小尼姑楚楚动人,梨花带雨。

“好办。”东方白直接解穴,不过解穴的位置微微有些尴尬。

小尼姑脸色一红,活动了一下,“谢谢公子救命之恩,贫尼感激不尽,若是今天被人玷……,小尼姑唯有一死了。”

“谢什么,没事!”东方白摆摆手,“对了,本少想问一下,此地将近两百里怎么没人啊,别说一户人家,就连只鸡也看不到。”

鸡?人都没有哪来的‘鸡’?给谁做生意啊……

“少侠有所不知,此地距离静心庵很近了。”小尼姑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自己乱糟糟的衣物。

天域一般大门派,周围没有人家的存在。哪怕出家人,一般不会伤害普通人,也没人愿意住在他们周围。

几乎百里之地没有人家住户的存在。

一般的门派也不允许,谁来周围定居便会被赶走。

一是怕有探子,心怀不轨之人隐藏在普通人家。二来普通人住在他们周围,属实不安全。江湖人,怎会少得了打打杀杀?

纵然出家人,也逃避不了江湖恩怨,身在江湖,许多事情身不由己。

前段时间万红衣不就和宝刹圣地发生了矛盾么?已然大打出手,战的那叫一个山崩地裂。

有人住在周围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静心庵,三大圣地之一?”东方白心思一转问道。

“是啊,贫尼便是静心庵的弟子。”小尼姑礼貌道。

“那可不可以邀请本少去静心庵休息一宿?现在马上日落西山,估计最近找不到住处了。”

静心庵全是清一色的‘妹子’,这货想去不会打什么主意吧?

实则,他前去只是好奇而已,毕竟三大圣地,天域顶尖势力,凌驾诸多门派之上,仅仅想去见识一下。

“这……”小尼姑为难道,不知该怎么说。

“怎么?有困难?”

“静心庵都为女子……,少侠想去实在不太方便。”

“没事,我不见怪。”

“……”

你一个大老爷们见什么怪,明明人家见怪,觉得不方便好不好?

“不是……”

“本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静心庵不收留男客罢了。你们作为出家人,出家人一心向善,理该救济世人。若是连一个男客都收容不下,未免心胸太狭隘了吧?”东方白背过身去,淡淡开口。

“这……好吧,我可以带你去,但师父收不收留贫尼做不了主。”小尼姑为难道。

“可以,那就麻烦小施主了。”

“不麻烦的,贫尼该谢谢施主今日的救命之恩。”

两人继而上路,由于小尼姑实力低微,脚程略慢,到了天色完全黑下来才赶到静心庵山下。

静心庵在一座高高的山峰之上,山的周围葱葱郁郁,绿叶长枝,花花草草。山上闪烁着微弱灯火,山下有大批弟子驻守看护。

风景倒是不错,空气清新,灵气充足,不失为一个修身养性之地。

来到山下,小尼姑脚步前走。

“师叔,你总算回来了,师祖都着急了,已经派人去找你了。”山下弟子见到小尼姑匆忙走过来。

嗯???

师叔?这小尼姑的辈分不低啊,居然是师叔辈的。

“啊?师父她老人家派人去找我了啊。”小尼姑惊讶道。

“是啊,已经派出两拨弟子了,你快上山通知师祖,别让她着急了。”

“嗯,我知道了。”小尼姑作势上山,身后的东方白自然也跟着,不然咋办。

“站住,你是何人?来此做什么?”东方白刚一动身,便被山下的几名弟子拦下,气势汹汹,口气冷漠中带有疑问。

“哦!这位少侠在半路救过我,若不是他相助,恐怕……”小尼姑解释道。

“师叔,他是男子不允许留在静心庵过客的。”一名女弟子阻拦道。

“十年前有一位师姐在外历练遇到一个伪装好心之人,实则是个奸淫掳掠的大恶人,半夜偷偷下毒,玷污了那位师姐,最终自杀。”

“是啊师叔,男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动物,大猪蹄子,有时候真不可信。”

“……”

“没事!这件事我会禀报师父,由他老人家做主,再则此乃静心庵,估计还没人敢在此胡来。”

不得不说小尼姑确实心思单纯,心肠好,至今未被江湖的大染缸所污浊。

“好吧!有师祖定夺,我们不便多说什么。”守山弟子让开一条路。

东方白跟随上山,小尼姑在前面走,身姿摇曳……咳咳咳!人家是出家人,不可动了歪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