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纪无法报仇!

第1006章纪无法报仇!

带头者乃单所谓,毛牛批!仅仅他俩的修为就达到破天高阶,加上数百小弟,对付两人的轻松程度可想而知。

从交手到结束,大约也就不到三十招,游高俊的两名侍卫被乱刀砍死,死相惨烈,惨不忍睹。

凑近一看,绝对吓人一跳。

在杀了两人之后,迅速撤离,没有丝毫停顿。

这些统统都是白大少的计划!

去个人调虎离山,先引出来两位护卫,只要出来便会落入布置的陷进:重重包围!

这样即可以杀了两人,也可以减少游高俊身边的侍卫,为下手减轻了不少难度。

不然东方白怎能一下劫走游高俊?

不错!劫走游高俊之人正是白大少!

……

一处偏僻之地,一家废弃已久的院子,杂草丛生,破破烂烂,脏兮兮一片。

东方白将手中之人扔在地上,神色有些玩味,“果然是个废材,精气神都被女人掏空了,只留下一副空壳子,一副皮囊而已。”

“你……你到底是谁?抓我想干什么?知不知道我爹是谁?乃北天宫的礼部星官,权势颇大,敢伤害我……”

“呜呜呜!”还未说完,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脸上。

“纨绔子弟都会扯虎皮拉大旗么?自己没用,你爹再厉害又如何?在这乱危城中,你爹难道今夜能飞跃万万里来救你?”东方白不屑道,一口唾沫吐在了对方的头发上,黏糊糊的好膈应人。

白大少咋好意思说别人?以前他不也是……

“呜呜呜!”游高俊支支吾吾,嘴巴被肮脏的鞋底踩着,一动也不能动。

游高俊早已被点了穴道,此时他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不用挣扎,今日你必死无疑!”白大少呵呵一笑。

大约过了一刻钟,一个人影快速跑了过来。

“咳咳咳!”黑衣人来到跟前,连续咳嗽几声,拉开蒙面巾‘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

鲜血滴滴答答,流淌成丝。

此人正是纪无法!

“你受伤了?”东方白抬眼问道。

“无碍!”纪无法摆摆手,眼睛四处乱瞅,当看到地上的游高俊大笑了起来。

身上的伤势全然不顾,就这么一直笑着。

“咔嚓!”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衍生许许多多的密密麻麻,紧接便是一声雷动,轰隆隆作响。

“游高俊,你可认得我?”纪无法走到跟前,一双虎目瞪大,甚是吓人。

恨不得一口吞掉眼前之人,冰冷寒意四处散发。

“滴答!”雨滴滑落,继而密集,视线模糊。

看来今夜要有一场大雨了!

“你……你是谁啊。”游高俊疑惑胆怯道。

“呵呵!居然不认识我,你这条狗腿应该是后来接上的吧?你老子果真厉害,竟然请动北天宫的御医星官伤北寒亲自为你接腿。”纪无法恨恨道。

此话一出,游高俊好似想起了什么,脸上写满了恐怖。

断腿之痛是他一辈子的阴影,也是从小到大受伤最严重的一次,对于这样的事怎能忘记?

“你……原来是你……!”

“不错,就是我!原本的北天宫副将!你杀我妻女,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没想到会落在我手上吧?”纪无法笑的很阴沉,那种表情说不上来,令人起鸡皮疙瘩。

“你……想要做什么?那次只不过是意外,本公子没想过杀你妻子,谁知她一直反抗,我就掐住了脖子,然后……”

“照你这么说对我妻子用强是对的?曹尼玛!”纪无法对着游高俊的脸上就是一脚。

“咔嚓!”

一脚之下,鼻梁折了,口中的牙齿掉了几颗。鲜血顺着脸庞滑落,被雨水冲击。

“啊!”游高俊惨呼一声,一张口牙齿顺着喉咙进入肚中。

“之后还摔死了我女儿,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王八蛋!”纪无法对着他的脸面又是一脚。

游高俊脸上鲜血横流,连踹了两脚,鼻子整个塌陷。

“你该死!破坏了我的家庭,杀我亲人。”纪无法又是一脚,只是这一脚乃断子绝孙脚。

虽有大雨磅礴,但能听到碎了一地的声音。

“啊……!”游高俊这声惨呼有些撕心裂肺,想动,想打滚,身子却一点也动不了。

惨呼过后,他昏迷了过去。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丝,分不清哪个是冷汗哪个是雨水。

“晕过去就算完了?呵呵!想得太简单了!”纪无法对着他那条接上的腿,又是一脚。

接上的就是接上的,怎么也不会和原装一样。即使不受到伤害,每到阴雨天,潮湿的天气也会疼痛,宛如蚂蚁啃噬。

“咔嚓!”右腿被无情踩断。

“啊!”昏迷了又疼醒,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嘿嘿嘿,好不好玩!”纪无法心中的恨埋藏几年了,今天仇人就在眼前,怎能不好好折磨一番?

东方白不愿多看,转过身负手而立。

让他好好发泄一下吧,此等恶人,也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啊!”

“啊呀!”

一声声惨叫痛彻心扉,撕心裂肺,慢慢的……叫不出声,气息渐渐的微弱。

大约一刻钟后,游高俊无论怎么折磨也不出声了。

死了!硬生生被折磨至死!

纪无法狂笑,泪流满面,‘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小娟,女儿,你们安息吧!今日我为你们报仇了,终于报仇了!呜呜呜……”纪无法趴在地上,头叩在泥水之中,痛哭起来。

雨还在下,狂风呼啸,电闪雷鸣!一具尸体被折磨的不像人形,闪电划过,竟有些恐惧。

“少爷!”纪无法站起来,重新跪在东方白身边,“少爷谢谢你帮我报仇雪恨,谢谢你让我妻女在地下安宁,谢谢你让我此生无憾!”

“起来吧!”东方白打算将他扶起。

“不!容我给您磕几个头!”纪无法不由分说,连磕三个响头。

“少爷,以后我纪无法这条命就是你的了,让我做什么也毫无怨言,死心塌地。”

“先起来!”东方白笑了笑。

“是,少爷!”

“咱们回去吧,仇人已杀,事情已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