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想不想知道她的情况?

第1108章想不想知道她的情况?

“呵呵……”一连串的笑声在东方白脑袋中响起,笑声阴森恐怖,让人发慌。

东方白额头蓦然生出些许汗水,此时他想睁开眼皮却怎么也睁不开,仿佛千斤之重,心脏快速跳动起来,呼吸急促,脸色红润。

笑声一直持续,没完没了,似乎永无止境。

过了一会,笑声停止,发出一声疑惑:“咦?到现在还能保持清醒,有古怪!”

此人就是所谓的厉鬼么?

男子死后的阴魂?

千年了,居然还未消散。他心中的怨恨到底多大,有多深?

要知道任何事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变得不再重要,而他却没有。

好像比千年前更加凶狠,更加残暴。

他可怜么?答案毋庸置疑的可怜!

可这般做法又觉得挺可恨,咬牙切齿!

仇人已死,千年前的大屠杀,鲜血成河,这些已经足以化解了心中仇恨。

但千年间仍旧不曾半点减弱,戾气反而加重。

“呵呵,没想到你真来到了本少的梦中。”东方白拿出折扇呵呵一笑。

梦中?没错!

此时此刻在白大少的梦境中,有两人相互对立,一黑一白。

白者自然是东方白,黑衣者则是厉鬼。

只是他并没有想象中厉鬼的可怕与样子,竟是一位俊气的中年人。虽算不上玉树临风,貌若潘安,但相貌绝对算上层。

“你知道我会进来?”温薄凉问道。

“我猜的。”东方白自然一笑。

“不管怎样,敢留在猛鬼城者,谁也不会有好下场。”

“你不觉得其他人乃无辜么?仇恨该早早消散了,你也该走了。”

东方白所说的走大有深意,走代表离开,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走?去哪?我妻子遭受凌辱自杀,这个仇我永永远远远会记得,也让猛鬼城永远成为猛鬼城。”温薄凉狠辣道,一说话,脸庞上的肌肉抖动。

“执迷不悟!唉!”东方白叹息一声。

“少装深沉,等着变痴呆吧。”温薄凉言罢,紧接出手。

一动便下死手,心狠手辣,一只手掌上萦绕着深沉黑气,威力惊人。

之后两人打斗起来,你来我往,每一招每一式均透露出狠辣。

招招致命,一不小心便会受伤,或者身死。

不!不是身死,而是神魂重创,变成痴呆,成为一个啥也不知道的傻子。

短短数十招过后,两人对了一掌,各自分开。

“你实力不错!”温薄凉半眯着眼道。

“你也不错,只可惜在本少的梦中注意是个失败者。”东方白自信淡淡道。

“放屁!”

“不信么?那本少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我的地盘我做主。”东方白继而动手了。

“砰!”一声响动。

一招之下,温薄凉被打出至少五米远,倒在地上重伤已定。

“怎么可能?”温薄凉不敢置信道。

“本少说过,在我的地盘我做主,你没有胜的希望。”

“为什么?”

“跟你不必解释。”东方白轻轻一笑,“既然你一直执迷不悟,本少就超度了你吧。”

“休想!老子的灵魂已然化为千年厉鬼,六道不入,轮回难改,万万年不散。”

“只要我不愿,没人可以把我怎么样。”温薄凉狰狞道,神色恐怖。

“暂时的消失,我不在乎!仇恨会将我重聚,永生永世让我汇聚在猛鬼城!”

温薄凉说的不假,厉鬼是最难对付的,尤其像他如此道行的人。

若不是在东方白的梦境之中,东方白想对付他很难很难,甚至没有那个可能。

温薄凉在没死之前就突破了天帝之境,不然也不可能屠了整座城,包括城主府。

纵然死了,经过千年的修炼,怨恨的增加,只会让他的实力更加恐怖,更加强悍。

关键他有最大的优势:鬼魂!

温薄凉不是人,所以用对付人的方法根本拿他没办法。

所谓术业有专攻,找不到对付他的方法,即便修为高出很多,也没什么卵用。

温薄凉太自信了,自信没人对付的了自己,擅自闯入白大少的梦中,最后来了个瓮中捉鳖。

……

“说的不错,只要你不愿意死,本少没有办法将你彻底铲除。”东方白承认道。

“哈哈哈!”温薄凉狂笑道:“我决定的事情无人可以改变,猛鬼城会一直荒废下去,这里的人世世代代要接收惩罚,接收我无穷无尽的报复。”

“唉!”东方白叹息一声:“你不愿离开,那么她呢?你忍心?”

“别说话神神乎乎,什么意思?”

“这里为什么会变成猛鬼城?”东方白问道。

“因为有些人该死,理应受到惩罚。”温薄凉咬牙切齿道。

“他们为什么该死?”

“因为我妻子死了,不甘受辱自杀了。”

“想不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东方白淡淡一笑。

“什么意思?”温薄凉猛然抬起头问道。

“我问你想不想知道她的情况?你孤注一掷,为了报复,残魂一直留在这里,可知她孤苦伶仃过得如何?”东方白质问道。

“你……!”温薄凉颤抖起来,整个身子都在不自觉发抖。

“我可以帮你!”

“我真的可以见到她?真的可以?”

“为什么不能?天下还没有我东方白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东方白淡然而又自信。

“能让我看她一眼吗?一眼就好!”温薄凉激动无比,眼神中满是渴望。

“你报仇自杀后其实该魂归九幽,那时冥冥之中会为你们安排三生三世,可惜……”东方白没有说下去,双指在胸前缠绕,混沌之气附属之上。

双指在眼前缓慢拉开,睁开的一刹那,眼睛散发诡异色彩,让人看不透。

“天地三界,听吾号令,以帝神魂,探索十方神灵……”

一段段咒语,一句句法诀,保罗万千,变化良多。

每一个动作都有极大的含义,以及特殊的用法,复杂繁琐,其难度难以想象。

“开!”随着最后一字说出,在前方出现一个景象。

虽然虚幻,但显得真实无比,尤其温薄凉浑身一震,双眸凝视,如痴如醉,陶醉其中。

“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