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断其一臂!

第1175章断其一臂!

现如今,韩山河的宝贝儿子被人侮辱,且是吃唾沫的大辱。不管是他本人,还是韩玮义都不甘心,势必要报仇。

山河会势力不俗,自称东天宫内第一大势力,硬磕也要让星辰殿道歉,并让东方白付出代价。

在韩山河的心中,自己的儿子就是宝贝,世上没人任何一样东西比他宝贵。自己都不舍得骂一句,打一下,让别人欺负了怎么能行。

……

东方白被吵醒,刚打开房门就有下人走了过来。

“不用说了,本少知道了,去叫两个人随意打发了吧。”白大少摆摆手吩咐道。

“是!”

没多久星辰殿的人出动了,带头者是右护法尚名扬,身后跟着三位天帝之境。

对于他们,仅仅四个人就足够了。

人不在多,而在精!酒囊饭袋,无用之人一大堆又如何?再多也是废物,起不了任何作用,更何况是在自家门口。

再则说千人就敢叫嚣?呵呵!是不是太小看星辰殿了?还是没调查过底细就匆匆派人来了?

“东方白呢?怎么是你们?把东方白给本公子叫出来,否则拆了你们的地盘。”韩玮义傲慢道。

身后有千人,说话就是他么的有底气。

“就凭你还想拆了星辰殿?呵呵,不自量力。”尚名扬歪着脑袋道,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一个小人物也配跟本公子说话?滚一边去,把东方白叫出来。”

尚名扬被鄙视了……

“我不算什么,但你在少爷眼里又算什么?小渣渣都不如,想要我们家少爷出来,先吃几斤屎再说吧。”

说话多少有点难听了!

“你……找死!”韩玮义大怒,“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去叫东方白出来,不然你死定了。”

“不用叫了,你真的不配少爷出手。”

“妈的,给老子打!给老子打死他们!”韩玮义发飙了,大吼大叫,脸色难看至极。

“上!”

“搞死他们!”

“打!”

身后千人快速行动,意欲将面前的四人硬生生‘活吞’。

敢得罪我们公子,定然要狠狠的教训一番,山河会怕过谁,谁又不给山河会面子,星辰殿自讨苦吃罢了。

然而想的很好,事实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巴掌不打在脸上永远不知道疼。

千人之数在短短时间被人撂倒,口中发出哀嚎。

韩玮义当即愣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与他想象的画面完全不同。

这千人实力不低,虽然没有派天帝之境前来,但圣君高阶最少有三位。就这么轻松的被人打败了?好像对方还没怎么出力吧?

宛如大人打小孩子,轻而易举,轻松至极,这……未免太戏剧性了吧?

那么对方这四人什么实力呢?

“嘶!”韩玮义倒吸一口凉气。

“小子,现在还嚣张不?”尚名扬一步步走上前笑道。

“你……”韩玮义咽了一口唾沫,脚步后推,“你们想干什么?”

“不是我们想干什么,而是你自己想干什么,这大清早的带那么多人吆喝啥?包括昨天也是你在找事吧?”尚名扬淡淡道,用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白皙的脸蛋。

一拍不打紧,手上全是女子抹的胭脂。

“星辰殿从不惹事,也绝不怕任何事!说不给圣君以下的人看病就不看,这是规矩,别人的规矩都不守,又怎能让别人尊重你。”

“啪!”一巴掌将韩玮义打翻在地,接着又是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

“小东西这么作,想必得的病也不是什么好病吧?”

歪打正着!

尚名扬还真的无意中说对了,韩玮义的病确实不算好病,难以启齿。

怎么说呢?大致一点就是花柳病!

比一般的花柳病难治,十分特殊,极为少见,韩玮义找过很多名家,纷纷束手无策,表示无能为力。

这件事他没敢给父亲说,只是说出去玩几天,实际是出来看病寻医。

有人建议切了,再配合一些乱七八糟的手段,和一些天材地宝才可以治愈。

但韩玮义怎么能接受的了,就这么一直寻找解决之法,最终来到了星辰殿。

“你少胡说八道。”韩玮义满脸通红道。

“是不是我也不想知道,今天你是第二次来闹事,不给你点厉害瞧瞧真不知锅是铁打的。”

“啪!”又是一巴掌。

连续两巴掌下去,韩玮义的一侧脸庞已经肿了,嘴角流出淡淡血迹。

“你他么还敢打我!”

“啪!”

“啪!”

“啪!”

不仅没有停止,还在一直甩耳光,不敢打?老子打的你爹妈都不一定认识。

“别打了,别打了!”韩玮义求饶道。

这一次让他明白一个道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家里人惯着你,天天当宝贝供着哄着,可以让你为所欲为。但是在外面没有人会让着你,更没有人拿你当回事。

或许有一些人忌惮韩山河的威势,并不代表全部人都害怕,所以在外面还是老实低调一点为好。

太过招摇,太过装逼,会被人打死的。

这不韩玮义就是一个例子,让人啪啪打脸,打的那叫一个惨!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爷饶了我吧。”韩玮义继续求饶,脸都被打成了猪头,估计很多人认不出他来。

“一句错了就完了?招惹星辰殿的代价没那么便宜,今日不要你性命,就留下一条胳膊吧,引以为鉴!”尚名扬决定道。

其实不杀已经是仁慈了!

“不要,不要啊!我错了,我给你磕头,让我爹给你们很多很多灵石。”韩玮义边说边哭,胯下传来一股恶臭。

原来是吓尿了!

这就是温室出来的花朵,娇生惯养的下场,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啊……”刀起刀落,韩玮义口中发出惨叫,接着在地上疯狂打起滚。

一时间鲜血横飞,瞬间染湿了一片土地,没多久韩玮义躺在血泊之中,昏迷了过去。

“带着你家公子滚吧,再有下一次,星辰殿必定让你们一个也回不去。”尚名扬冷冷道。

“公子!”

“公子你醒醒,咱们回家。”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