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我不满意!

第1184章我不满意!

三人就这么离开了,一路上还算安稳,有遇到人都是邢御河来应付。毕竟他是三当家,一般人不敢多管多问。

快到住处时,一个人却站在邢御河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邢御河,你去哪里?”此人是一副白面书生的打扮,温文尔雅,弱不禁风,十分消瘦。

年龄看上去大约有四十多岁,有点老相。

他名叫水墨,乃山河会的二当家,实力具体怎么样不清楚,但鬼心思贼多。一般情况下,韩山河做出重大的决定都要与之商量一下。

“我去自己的住处。”邢御河不自觉哼了一声,口气并不好,可见两人之间不太对付,有一些矛盾。

“你刚才去哪了?”

“去哪是我自己的事,如此一问岂不是多管闲事?”邢御河作势前走。

“去了六夫人那里吧?”水墨小声笑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你和六夫人的事,我早已知晓,如果这件事传到大哥的耳朵里,你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水墨邪魅一笑。

“你……”

“想必你的脑袋在自己脖子上待不了多久,大哥定然会扭下来。”

“呵呵!你来跟我说这些,却未跟大哥挑明,说明你有一定的目的吧?再说有些事情,不是单凭一张嘴就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邢御河应对道。

“是不是扣屎盆子,你心中应该有数。”

“你到底想怎样?”

“咱们谈谈如何?”水墨提出条件。

“谈什么?”

“等会你就知道了。”

“去哪里?”邢御河问道。

“去你的住处吧。”水墨说完,自己率先转身走了。

邢御河跟在后面行走,当然也包括东方白和梅艳萍。

四人来到邢御河的住处,还算比较宽敞,环境优雅,布置舒心。毕竟邢御河是山河会的三当家,住的地方不会太差。

”老爷,您回来了啊。呦,还有二当家,真是稀客,奴婢去给你们沏茶。”一位漂亮的女人热情道。

这位应该是邢御河的婆娘或者小妾之类!

“不用!你去忙别的事吧,我们有事要谈。”邢御河制止道。

“好!”

随之进入了大堂,水墨突然转身,皱起了眉头,“邢御河,你的手下也太没规矩了吧?我们有事要谈,他们也要跟进来?”

“额!”邢御河停顿在原地,露出难色。

身后的可是主人,不是什么下人。说重了怕生气,说轻了怕水墨发觉不对劲。

“三当家的,我们站在外面就行,你们谈。”东方白抱拳道。

他不想现在动手,倒要看看这个二当家打的什么主意。特意来找邢御河,又不揭发,一定憋着什么坏屁。

“嗯!”邢御河深沉一声,接着抬腿走了进去。

来到屋内,邢御河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吧!”

“好!”

“有事直言,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没那么多时间?难道天黑了还想去跟六夫人鬼混?”水墨取笑道。

“少提这些,我们俩之间清清白白,若是你一直挑衅我的底线,恕不奉陪,不送。”邢御河怒气冲冲,手臂一摆,指向门外。

“那好!你这种态度,我只好回去了。正好还没有吃饭,去大哥那里转转。”

话里有话,几乎算得上赤裸裸的威胁。

“你到底要怎样?”邢御河问道。

“不想怎样,只是想让你以后听我的。”水墨说出目的。

“你要背叛大哥?还是想谋权篡位?”

这山河会真是乱透了,从内部就已经烂了。三当家与韩山河的女人有染,并且不止一个,二当家此话又不是什么好兆头,反心已现。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大哥做的也太不像话了,明明是他儿子去找别人麻烦,被人斩断了一条手臂,不找自己的原因,反而拉着整个山河会与星辰殿为敌。”

“你可知星辰殿的实力?东天宫都拿他们没办法,据说身后还有强硬的后台,我们山河会与之硬碰硬,根本就是死路一条。”水墨慢慢道来。

“大哥不是联系了聚义帮吗?你怎知不敌?”邢御河反问道。

“聚义帮和山河会加一起也才不过刚刚三十位天帝之境,甚至还不到。据我所知,现在星辰殿最少也有二十多位,加上他们神秘的后台,你觉得有胜算吗?”

“排除后台不谈,仅仅目前拥有的强者,两家若是大战一起,山河会即便赢了,还能剩下多少人?堂堂东天宫境内数一数二的大势力,恐怕会沦为二流,甚至三流。”

“为了一个不成才的儿子,让整个帮会买单,是不是太自私了?大哥太糊涂了!”水墨义愤填膺道。

“说了那么多还未说到重点,你到底想做什么?”邢御河问道。

“你听我的,以后就是二当家。”水墨半眯着眼眸坚定道。

“看来你真要背叛大哥,自己做山河会的老大。”

“不错!我承认了!”水墨倒是直接。

“你就不怕我出卖你?”邢御河笑了笑。

“你的把柄在我手上抓着,要完蛋大家一起完蛋,我没什么好怕的。”

邢御河假装犹豫,最终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答应你,现在咱们就是一条绳的蚂蚱了吧?”

“当然,哈哈哈!”水墨哈哈一笑,“希望咱们合作愉快。”

“我想知道接下来怎么做?”邢御河问道。

“控制住大哥,然后跟星辰殿和解。”水墨早已有了注意。

“控制住大哥不算难,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方法有的是。但明天聚义帮要来了,杜舍和大哥很是亲近,凭借你我很难成事。”

水墨淡淡一笑:“明天聚义帮来人,你不是负责接待吗?在饭菜伙食上做点手脚,还不是很简单?”

不管什么势力,或者大家族,就怕出现内鬼,让人防不胜防。

内鬼最可恨,也最难以防范。尤其像水墨,邢御河,这样二当家,三当家,身居高位不说,手下还有一批自己的势力。

“方法倒是可行,可有一点我不满意。”邢御河站了起来,嘴角露出淡淡笑容。

“哪里不满意?”

“你当老大,我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