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东公子出场!

第1203章东公子出场!

“公子,还请把灵石收起来,做生意没有这样做的,您的条件我不能答应。”

“啪!”一个耳光响起,甚是响亮。

客栈老板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倒在地,一层脸庞呈现一个大大的五指印,十分明显。

“给脸不要脸,老比登!”年轻男子大怒,接而抬头看向了客栈,大声怒吼:“滚,全部给老子滚!”

“谁不滚,老子杀了谁!”

够狂!

话一出口,客栈一些不愿多事的人灰溜溜走了,一时间人去楼空……

“你怎么不滚?想死不成?”年轻公子来到白轻狂身边叫嚣道。

“你在跟我说话吗?”白轻狂不紧不慢道。

“妈的,装比!”年轻公子一脚踢翻桌子,上面的酒菜哗啦落了一地。

“大胆!”

“大你妈,不识好歹,来人!给我将这几人打出去!”

好厉害,好暴躁,好嚣张!

白轻狂脸色平淡,没有生气,口中说出两个字:“动手!”

两字一出,身边的两位强者动手了,不!准确的说只看了一眼!

仅仅一眼,看似平平无奇,平静无波,年轻公子却连连倒退,一口血喷了出来,造成严重内伤。

“你……哇!”

“公子,公子你没事吧?”

“敢伤我们公子,你可知公子乃是何人?”

白轻狂淡淡撇了一眼,不以为意,“管你是何人,天王老子又如何?如此霸道不讲理,出门挨教训很正常。”

“呵呵!我家公子乃东天宫帝子,在东天宫的地盘上,你他么不想活了吧?”

若说这个人是谁,应该很容易猜到,他就是东公子。

被东方白所控制的东公子!东天帝的儿子!

自从控制以来一直没利用过他,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用他来干什么呢?之后便见分晓!

“哦?帝子?”白轻狂眉毛一抬,有些出乎意料。

“不错!现在怕了吧?赶紧跪下求饶,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

“咳咳咳,跪下求饶也没用,本帝子要他死,必须死,给我上。”东公子怒火中烧,下达命令。

几位属下闻言,不再顾忌,直接冲上前。

“哎呀!”

“额!”

“啊!”

几人惨叫,身体倒飞出去。

双方实力悬殊,根本没有一较高下的能力。白轻狂身边的两人乃何等强者,一位天帝六重,一位天帝五重巅峰,真真正正的圣域顶尖人物。

东公子身边一位天帝之境也没有,人家打个喷嚏就可灭之。

“帝子是吧?”白轻狂站起身来,一步步走上前。

“怎么,我就是帝子!”

“何以见得呢?帝子?我看像流氓吧?”

“你才是流氓,你全家都是流氓,土匪窝。”东公子嘴巴还击道。

“算了!本公子路过东天宫不是来闹事的,给你一条活命的机会,滚吧。”白轻狂摆摆手道。

“算你识相,但打了我这件事不算完,咱们走着瞧。”东公子放下狠话,爬起来走了。

东方白给他下任务,至于是什么……无非得罪白轻狂,然后挑起矛盾。

东公子完全被控制,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会生出反叛之心,就是让他立刻去死,也绝无二话,毫不犹豫。

白轻狂没有当回事,一个纨绔子弟,甚至一个地痞混混而已,不必在意。

帝子?世上有如此帝子?

一夜过去,白轻狂和两位侍卫上路,出来城开始等待十万大军到来。论说十万大军应该先到才对,哪有主子等手下的道理?太他么不懂事了!

干什么吃的!

白轻狂沉住气,左等右等还是没看到大军的影子,在这傻站着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终于有些安耐不住。

“去看看怎么回事。”白轻狂脸色铁青道。

“要不公子在这等着,老夫去看看吧。”

“我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

“那就走吧!”

三人重新返回到城中,快到后城门处,只见密密麻麻的人拥堵,水泄不通。一个个身穿盔甲,手拿长矛,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这些士兵乃东天宫所属,城门口的众人自然是城中侍卫。

为何会这样呢?因为双方正在对峙!

“让开,老夫说过很多遍了,我们是北天宫之人,你们如此拦着是何意图?”

“这么多人谁知道你们目的,本城主怀疑你们根本不是北天宫的,全部老老实实蹲下,等确认了身份自然可以放你们前行。”

“好大的胆子,你们当真不让?”

“呵呵!你们这是想聚众闹事?别以为人多就可以掀起风浪,这是东天宫的地盘,不管是谁也给我老老实实的听令。”城主指了指脚下。

“不让开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带头几人作势就要动手。

“不客气?该说不客气的是我们!”

“上!”

“等等!”白轻狂高喊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你是谁?滚一边去!”城主对其大呼小叫,丝毫不给面子。

“我是他们的主子,你说本公子是谁?”白轻狂哼了一声。

“公子!”

“公子!”

“哦~!他们原来是你的人,你是谁?为何带领这么多人?想在东天宫的地盘闹事?还是有不良的企图?”城主接连问道。

“我有事要做,不必和你明说,让开吧!”白轻狂淡淡道。

“那不行!”

“没有缓解的余地了?”

“没有!”

“那好!”白轻狂在怀中掏出一个吊坠,挂在一根手指上,“你可认得此物?”

吊坠没什么特别,上好古玉是肯定的,上面的凸起小字才是关键。前面乃是帝子,后面只有一个北字。

“北天宫帝子?”城主一语道出。

“不错!”白轻狂点点头,“北天宫和东天宫一向交好,井水不犯河水。吾乃帝子,奉家父之命有点事要处理,还请行个方便。”

“当然,绝不侵犯东天宫利益。”

白轻狂亮出身份,也不予动手。一旦发生大的冲突,将会很麻烦,十万人攻破这座城轻而易举,或者说挥手之间的事情。

可之后呢?这是东天宫的地盘,还能讨得好处不成?

最为关键的一点,此次是来复仇,对付东方白的,所以能周旋尽量周旋,不必大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