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两大天帝的对碰!

第1316章两大天帝的对碰!

中天帝有西天宫作为后盾,也是后备力量,顾虑少了许多。

大不了退回西天宫就是了。

再则中天帝这个老登从心眼里就未看得起南天帝,打就打了,怎么滴?

南天帝很难对付么?能耐很大么?很费力气?

中天帝有了后盾,思想就是不一样,感觉哗啦一下膨胀了。

简简单单两个字:飘了!

不过人家确实有那个资本,有很大把握干掉南天帝。

至于一旁虎视眈眈的东方白,不必太过担心。

即便打的两败俱伤,碧池两列又如何?

西天宫足以应付!

这便是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大胆!

撸起袖子就是干!

中天帝囤积兵马完毕之后,一个招呼也不打,直接发动进攻。

西天宫乃妖兽大军,与人类相比它们有天生的优势。即便同等境界,依照妖兽的强悍体魄与本身天赋,也是人类无法媲美的。

战力值总会高上一些!

加上中天宫残余力量还有二百万,可谓势大力大。

双方对战,异常激烈,一出手便狠辣,怎叫一个厮杀了得。

“杀!”

“干啊!”

“啊!”

南天宫上来便趋于弱势,没有中天宫那般强悍,也可以说没有西天宫厉害。

西天宫在初乱之期就没参与任何战争,没参与任何争夺与纠纷,实力保存最完善的一个。

不打归不打,以为西天宫只是看着么?呆脸观望其余几大天宫大乱么?

不!他们也在练兵!

不参与不代表别人不会打上门来,这个提议还是万红衣提出,经过几位宫中大臣一致表决,西天宫每天每夜加紧训练,做好应付乱局的准备。

无论什么都要做好万全准备,这就是所谓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谁曾想没人来攻击西天宫,西天宫反而进入乱局,无法独处,无法孑然一身。

一切都是中天帝搞得!

圣域彻底大乱,这次乃彻彻底底,因为西天帝也加入了。

原本西天宫乃一片净土,没有硝烟,现在……

在经过一天的打斗中,南天宫血流成河,散发着令人恶心的味道,几座城池完全被攻下。

几座城池的状况有多惨只有亲眼所见才可知道,真的不忍直视,于心不忍。

太惨了!

残肢断臂,兵器战火,有人死时的惨状……

一言难尽!

战争不会一两天那么简单,而是持续连续的,一连五天过去,南天宫损失了十几座城池。

当然还是在奋力抵抗的情况下!

既然是打仗,战争,双方都有互损,有互伤。

短短几天,两家的伤亡总和最少在百万数字。

百万人绝对很吓人了,上嘴唇下嘴唇一碰,百万人觉得没什么,实际上很多很多了。

一个城池该有多少人?老老少少,加上普通人,只要喘气的有多少?

唉!

……

“中天帝,你这个卑鄙小人,卑鄙无耻,不讲信用。”

在经过几天战争,南天帝终于忍不住了,飞身出来喊话中天帝。

“卑鄙无耻?从何说起?论说卑鄙岂能比得过你?偷袭本帝,让我身受重伤,差点没死掉。然后趁机攻占中天宫,你自己说说谁卑鄙!”中天帝反驳道,一对眸子充满了杀机。

一说起这事,心中忍不住的翻腾,忍不住的想杀人。

实在太可气了!

“这些不提!本帝问你,前几天你亲口答应只要我退出中天宫,咱们之间便化干戈为玉帛,进水不犯河水。刚刚退出,你便大肆进攻,说话犹如放屁?”

“呵呵!还不是跟你学的,你南天帝生性狡诈,满肚子阴谋诡计,以前我还是你主人,结果怎样?还不是被你暗算。”

“喊你主人被逼无奈,偷偷给本帝下毒,不是你做的?否则的话你也配!”

这两人再翻旧账,其实谁也不用说谁,两人谁也不是好东西,不是个好玩意。

“少啰嗦吧,手下实力见真章!”中天帝不愿多啰嗦。

“呵呵!西天宫的走狗,你的兵马大多数是西天宫的,人家说不定在利用你。即便打下了我南天宫,也全是西天宫的人把守,人家说一句话没你什么事。”

南天帝这句话有很严重的挑拨嫌疑!

只是说这些没用,中天帝心中有数。

西天宫的?闹呢!西天帝都听命与本帝,一切还不是我说了算?

这些话不能说出来罢了!

“本帝不愿多废话,你既然露头了,那么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中天帝阴冷道。

“想杀我,没有那么容易!”南天帝哼了一声。

“那就来吧!”

“来!本帝不信比你差多少,整死我,你也别想好。”南天帝夺得先机,首先出招,一把剑横扫而去。

灵气锋利,可开山裂石,可江河断流,威力无穷。

中天帝转身躲开,同样一把剑带有惊天杀戮气息,随之身形一闪,宛如移形换位,朝着对方冲去。

这是打算近战啊!

两大天帝打斗令风云变色,狂风四起,雷声阵阵。

此乃不是真正的雷声,而是两人的拼斗。

每一招的对抗,每一招的杀伐,都可引起阵阵轰响。

上面两位天帝打斗,下面则是万般厮杀。杀戮声,打斗声,叫骂声,兵器的碰撞声,声声入耳……

……

两大天帝从打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破坏的东西无数,不知多少。

如此看来南天帝挺厉害,虽然处于下风,但这么长时间了,还未被杀,或者结束战斗。

两人目前身处一片山脉之上,分别站在一棵树的树尖上,树枝很细很细,承受不住任何压力,却稳稳的站着一个人。

“南天帝,你身上有三处伤口,全部为致命伤,你以为还有赢的把握么?”中天帝撇了一眼淡淡道。

“我从未想过赢你,但也从来没想过会输。”南天帝硬气道。

“说的好,本帝会在二十招之内取你性命信不信?”

“大话谁都会说,不止你一个,如果做不到呢?”南天帝反问道,随之好像恍然大悟,“你中天帝本来就是不守信用之徒,问你这个基本等于白问,说话当放屁而已,我属实问的有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