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南天帝出手!

第1330章南天帝出手!

没有西天宫做底牌,中天宫算个屁,有毛的实力。

当初被南天帝占领,血洗了一大波,杀了不少顶尖强者。

那叫一个惨啊!

若不是中天宫的人有些脑子,知道躲起来,或者隐藏,早就被杀的七七八八。

即便如此,中天宫的实力也不足强势时期的一半。

一动手,中天宫便落入下风,星辰殿这边势如破竹,骁勇无比。

在打了不到半个时辰,中天帝便下令撤退。

他这一退便再也没有能力回南天宫,直接退到了中天宫境内。

一晃之下,半个月过去了,东方白一人便占据了三大天宫,分别为南天宫,北天宫,东天宫。

形成了对中天宫的包围之势!

虽说西天宫目前不属于东方白,但绝绝对对是中天宫的敌人,所以中天宫目前的处境乃四面楚歌,面面是敌人,处处是危机!

再则中天宫半废的状态,实在危险啊。

万红衣回到西天宫后,大多数服从她,当她坐在天帝位置上,许许多多人跪在地上行礼。

只有一人背负双手,腰杆笔直,不予跪拜。

此人名叫齐战天,乃是西天王!

他权大势大,在西天宫拥有很高的地位,西天帝在的时候他不敢放肆,可是西天帝不在了,他还怕谁?

齐战天不仅拥有很庞大的兵权,实力也达到了天帝了六重高阶,算的上西天宫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齐战天,你是何意?见到万公主……不!见到西天帝还不下跪!”一人跪在地上呵斥道。

“是啊!齐战天,你难道想反?”

“快快跪下!”

万红衣倾城一笑,魅惑无双,“齐战天,想必你很不服气吧?”

“是!”齐战天直言不讳道。

“为什么?”

“你不够资格做西天帝!”

“哦?本帝想听听原因!”万红衣柳眉一挑,口气淡淡。

现在她已坐上天帝的位置,自然以本帝相称。

“你虽是西天帝的徒弟,但进入西天宫尚晚,满打满算也才一年多的时间。说句实话,你的真正底细还不清楚,怎能让你做西天帝。”

“还有,你的修为太弱,进入天帝之境了没有?哪个天帝大人不是修为高深,实力达到九重圣域顶峰?区区薄弱修为,你拿什么震撼圣域?”

“是大家伙保护你,还是你能撑起偌大的西天宫?”

“论实力,能力,才华,每一样你都算不得拔尖。”齐战天说道,眼神中折射出不服气。

“那你说应该谁做本帝的位置?”万红衣又问。

“当然有能力者居之!”

“按照你说的意思是说自己有能力喽?”

“不敢!但也比你强!”齐战天哼了一声,意思很明显了。

“齐战天你放肆了。”一位老臣怒道:“万公主乃西天帝唯一弟子,她不做西天帝,难道让给你不成?真是天大的笑话,滑天下之大稽!”

“更何况西天帝亲自下命令,万公主就是今后的西天帝。”

“当时西天帝下命令之时,老将便在现场,万公主是西天帝指名道姓的继承者。连西天帝的话都不听了,齐战天你想造反?”

“如果有一丁点心思,老夫第一个将你斩于刀下。”

看来很多人在维护万红衣,忠于西天帝的遗言。

“本帝不敢说有多强的能力,也不敢与家师相提并论,但她老人家把西天宫交给我,那我就要担起这个责任。”

“齐战天,不管你服不服,都由不得你。另,你大胆顶撞于本帝,今日便罢免你的职位,回家归隐吧。”万红衣果断决绝。

“万红衣,我的职位是西天帝亲自册封,你还没那个资格。”

“笑话!现在我是西天帝,撤你职理所应当,从现在开,齐战天不再是西天宫的人。”万红衣命令道。

“呵呵!万红衣,你以为想废了本王,就能废的了?”齐战天不屑一笑,一双手掌轻轻拍了拍。

顿时在大殿之外进来数百人,手拿兵器,杀气腾腾。

这些人是齐战天的人手,乃暗中培养,个个都为精英,实力不凡。

最低修为也是圣君高阶!

“齐战天,你想造反不成?”万红衣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身姿妖娆,曲线夸张。

“说白了吧,今日我便想坐天帝之位。”齐战天大大方方说了出来。

“那要看你的实力了。”

“哈哈哈,大殿外都是本王的人,今日你不退也要退,识趣一点为好。”

“那要本帝怎么做?”

“很简单,宣告天下!就说你身心疲惫,不愿当什么狗屁天帝,将帝位传给本王就是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不知怎么做吗?脑子呢?”齐战天趾高气昂道,似乎已经吃定万红衣了。

“齐战天你好胆,竟敢谋权篡位,有老夫在这里,注定你的算盘打空。”

“天帝大人不用怕,末将拼了老命也不会让姓齐的得逞。”

“还有我!”

“老臣也站在天帝大人这一边。”

“嗤!”齐战天二话不说,便杀了一位天宫老臣。

手段狠辣,毫不留情,说杀就杀!

“谁敢多说一句,这便是下场。”齐战天指着倒下的老臣道,随之看向了万红衣,“你到底让不让位,给句痛快话。”

“齐战天,先过了老子这一关。”一位将军不服,抽出腰间弯腰,身形一闪,杀之而去。

“不自量力。”齐战天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当长刀砍来之时,只见他快速出击。

“咔嚓!”肉掌对长刀,结果长刀断裂,断成好几截。

一掌印在老将的胸口,当即被打成一团血雾,身死道消。

“自寻死路!万红衣,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何决定?”

“不用决定,想夺本帝的位置你还不行。”万红衣随意一撇淡淡道。

“那本王不客气了。”

言罢,齐战天动手了。

就在这时,外面进来一道身影,快速无比,如此速度让人心惊,模糊不清。

“砰!”一声巨响,让整个宫殿为之晃动。

若不是宫殿用特殊稀有材料建筑,恐怕干塌了。

“啊?南天帝!”

“他怎么来了?怎么回事?”

“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