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发誓!

第1367章发誓!

至天盟的那人当即被打爆头颅,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至天盟还有一人!

剩下的一人也是实力最高者,比冷面老者还稍微强那么一丝。

冷面老者杀了一人,也等于给了对方出手的机会?

境界相当,实力相差无几者,一丝一毫的放松,或者一丁点的空隙,都是致命的。

在冷面老者一掌打死一人时,至天盟最后一人果断出手了。

一刀插进冷面老者的后背,刀尖在胸口而出,鲜血淋漓。

“额!”冷面老者喉咙处发出沙哑。

“老家伙,居然杀了我们一人,中伤一个,你该死!”

“至尊府不会……放过你们。”

“就凭你?还不值得两家大动干戈,老不死的玩意。”

长刀抽了出来,冷面老者在高空落下,东方白眼疾手快,身形一闪,将其接住。

“不用管我……,快走。”冷面老者艰难说道,口中鲜血不断流出。

“先服下丹药再说。”东方白拿出一颗丹药,塞进老者口中。

“九级圣丹?”至天盟的人眼前一亮,闪过贪婪之色。

好东西!

九级圣丹在圣域是不存在的,虚无缥缈,最高的丹药等级是八级。

而在神域,九级圣丹依旧可贵,一颗难得。

有是有,但也只掌控在四大势力的掌托者身上,且为数不多。

一般赐予有较大贡献之人!

没想到今天看到一个毛头小子竟拿出了一颗丹药。

“小子,你刚才给他服下的可是九级圣丹?”

“不错!”东方白站起身道。

“还有没有了?”

“有!”东方白实话实说道。

“拿出来!”至天盟那人伸出手,一步步靠前。

“你别过来,动一下,本少捏碎了它。”东方白作为威胁,手中又出现一颗九级丹药。

“果然真有!”

“区区一颗丹药而已,有必要骗人吗?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快点丢过来。”

“那不成。”

“不丢过来唯有死路一条,乖乖的交给我,说不定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谁知道你说的真假?万一食言呢?目前我实力低微,就算你出尔反尔,本少也不能把你如何。”东方白哼声道。

“我再说一遍,快把丹药交给我。”至天盟那人气急,随之又前走两步。

“再前行,我真的要捏碎了。”东方白故作发力。

“且慢!”那人及时制止,双眸半眯,“我说过会放过你一马,绝对算数。”

一颗九级圣丹,不能就这么捏碎糟蹋了,自己活了那么久,也只是见过。

连摸都没摸到过!

如今就在自己眼前,唾手可得,怎能不心动?

再则自己也快晋级了,正是需要丹药的时候,服下一颗九级圣丹,是不是可以连升两小阶?直接冲击九重天帝境?

如果达到了九重天帝境,那么在至天盟的地位直线上升,人人高看一眼。

“算不算数我不清楚,谁知道你人性怎么样。”

“那怎样才肯相信呢?发誓?”

“嗯……”东方白犹豫一会,“你必须发剧毒的誓,让本少感觉到你的真诚,然后就可以给你了。”

“好!”至天盟那人点了点头,内心早已气炸了。

为了丹药,必须忍!

“那你开始吧。”

“今日我说过的话,即为誓言,如若违背,让我不得好死。”

“就这?”东方白瞪大眼眸道。

“难道还不够吗?”至天盟那人脸上火辣辣的,实在难看。

“不够,重新来!要把誓言说清楚,这样才显得诚意十足。”

一旁的梅艳萍想笑,却不敢笑出来。

杨梨花还是一副冷冷表情,或者说面无表情。

“好!那我再说一遍,小子你千万不要耍我才好。”

言语之中有着严厉的警告!

“这倒不会,丹药虽好,但永远没有性命重要。”

“命没了,一切都没了。”

“你知道就好!”至天盟的那人停顿一下,又竖起三根手指,“我于洋在此发誓,只要这位小兄弟将丹药奉上,我便饶了他性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如若返回让我不得好死,五马分尸,神形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如此,真的差不多了,这样的誓言应该可以了。

可东方白依旧摇了摇头,“还是不行。”

“你到底想怎样?纯心为了耍我是吧?”那人脸色铁青,好似吃了两坨屎一般。

“本少绝没有耍人的意思,而是你的誓言太过普通了,和一般发誓之人有什么区别吗?”东方白理论道。

不这样发誓,那还怎么发?

“你要不再发一遍吧。”

如果不是想得到丹药,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然后再狠狠的踹上几脚,以解心头之恨。

“这次必须必上次毒,不毒的话,本少不会信,丹药不可能交到你手中。”

“好,好,好!”那人一连说出三个好字,可见心中怒火不断,升腾而起。

“我于洋在此立誓,只要丹药交到我手中,从此以后不与这位小兄弟为难,如违此誓,让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爹娘在地下不得安静,孩儿半路腰斩。”

卧槽!够狠!

连带一家人都发在里面了!

不得不说一句,吊!

“现在总可以了吧?”

“瞧你的模样要吃人啊。”东方白故作胆怯之色。

“没有,快把丹药给我。”

“可以!但是他,你也必须放掉。”东方白指着冷面老者道。

“你不要得寸进尺。”于洋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无法表述。

“不答应,只有捏碎了,大家一拍两散。”东方白拿捏住对方的致命点。

“你会死的。”

“死就死喽,本少不怕。”

于洋内心之中,反复的跟自己说冷静,一定要冷静,不可急躁。

得了丹药要紧,其余都不重要。

“好,我答应了。”

“那你重新再发一遍誓言。”

噗!

白大少根本就是在耍人,哪有给人丹药的打算。

“小子,你耍老子。”

“没有,你再一遍,本少绝对双手奉上。”

“你他么就是坑老子,今日不将碎尸万段,大卸八块,我就不姓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