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苗家灭!

第1538章苗家灭!

“你本来就不是对手,现在掉了一只胳膊,有什么资格说拼?”诸葛青天高傲道,继而应对危机。

两人打了起来,属于两大家主过招。

一个诸葛家,一个苗家。

一出手,诸葛青天就完全压制苗老爷子,以强势之姿力压对手。

诸葛青天比之强上不少,过招之时也十分小心。

怕稍微一大意,就被下的蛊毒。

蛊毒这个东西很奇妙,很神奇,蛊虫多样化,小到眼睛看不清楚,下毒于无形之中,让人防不胜防。

或者轻轻碰一下,你就会中蛊毒。

这也是诸葛青天一下手,就用剑的主要原因。

加上护体灵气,几乎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嗤!”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苗老爷子身上多了一道伤口。

伤口在胸膛,触目惊心,一个长长的口子十分明显,鲜血淋漓,片刻染湿了衣服。

“诸葛青天,你个老匹夫,纵然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苗老爷子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基本完了。

心中凉了半截,悲凉无比。

“本尊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不好过。”

“呵呵,还记得古疯狂么?”

“当然!那家伙才死了一天而已,本府主怎会忘记。”诸葛青天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神色之中有些警惕。

这老家伙一定有底牌,不谨慎不行啊。

从那些话中,总感觉透露出危险信号。

“记得就好,古疯狂差点烧掉整个至尊城,若不是有东方白那个小子在,你至尊府早就化为灰烬了。”

“今日老夫一样让你整个至尊城陷入不复之地。”苗老爷子眼眸通红,表情狰狞,显露出疯狂之色。

他知道苗家没有希望了,只是不甘心。

打也打不过,重伤之下的自己心中有数,干掉诸葛青天纯属痴心妄想,做梦狂。

既然不能,那就让整个至尊城陷入危机之中,死也要诸葛青天头疼一把。

“苗家人,迅速撤离,能走多远是多远,离开至尊府。”苗老爷子声嘶力竭道,声音穿破苍穹,传至万里,嘹亮无比。

他也属于无奈,苗家的计划失败,如此一条命令只希望家族中人能保留一丝血脉。

不至于香火断掉,彻底灭绝。

在喊出这句话之后,苗老爷子身上散发诡异的光芒,有一种特别的香味,很独特。

“不好!”诸葛青天震惊道,随之快速撤离。

这老家伙要自爆!

不走难道等死?

哪怕不被炸死,也会脱层皮,重伤乃是必然。

“轰隆隆!”

声音震天动地,至尊府大部分地区,大多数城池都感觉到了震动,并且很强烈。

然而苗老头在至尊府邸上方自爆,整个府上被炸的开花,夷为平地,很多人被伤及,当场毙命。

要知道,大规模的打斗都在至尊府邸,这一炸死了不下于五千人。

五千人很多了,一个村庄男女老少加起来才多少?

一千有余算是大庄了!

哐啷一下,全死了!

至于受伤者,那就更多了。

不管哪家人都有!

仅仅这些么?仅仅只有一个自爆么?

不!

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苗老爷子在自爆之前,身上散发了极为特殊的香气,此乃是一种手段,引诱苗家蛊虫的一种手段。

苗家沉寂数万年,甚至十万年,所研究,培养的蛊虫不计其数,多不胜数。

只见至尊城外围被一群密密麻麻的虫子所包围,有看得见的,有看不见的,有飞的,有爬的,奇丑无比,各种各样。

反正都长得很奇怪!

不接触蛊虫的人,根本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特性又是什么。

如此多的蛊虫,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种类。

蛊虫不会一直在城外,而是慢慢进攻,进入城内。

它们很残忍,不管牲口,还是人,见到活的一律不放过。

有的钻到体内,有的直接下口。

蛊虫伤害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有剧毒的,有在人体中产卵的,痛不欲生。

有破坏神经的,有起到控制的作用的,总之花样千千万万种。

城内响起了惨叫声,延绵不断,十分刺耳。

短短时间,死了不知道多少,尤其存在体内的那种,不知道潜伏多少年。

若有一天把人弄死,再爬出来,又会伤害一批人。

苗老头带来的真是一种灾难。

产卵的更是了不得,一产百,百产万,源源不断。

关键是至尊府没人懂得蛊术,不好收拾残局。

即便有,确定每一样蛊虫都能对付么?

谁也没有这个把握!

在蛊术上超越苗家的,别说在至尊府,就是整个神域也不见得有。

太难了!

蛊虫肆意横扫,那叫一个残暴。

不忍直视!

至尊府这边还没有结束,在清除残余势力。

至尊府紧急调动李,燕,两家出手人手对付蛊虫。

并嘱咐用火攻!

此乃最明智之举,用火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也最为有效。

奈何实在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会对人造成伤害,肉眼看到的还好点,看不见的麻烦至极,对付也毫无办法。

蛊虫肆意,一直漫延到城内中央。

根本没用多长时间!

差不多一刻钟后,苗家人被清理完了,逃了不足百人。

一个偌大的家族,数千人,跑了百人不算多,并且这百人之中没有修为高者,最高最好不过九重天帝高阶。

稀松平常!

苗家在此一役,就此覆灭,估计以后也成长不起来了。

别说二流,即便三流都够呛。

发展起来万年时间都不够!

“啊……”至尊城内仍旧惨叫不断,人脸上被自己挠的一道又一道,血糊糊的,甚至看不到真实面目了。

一个个人倒下,在地上打滚挣扎,痛苦万分。

即使防御,也止不住,仍旧有人被蛊虫侵蚀,被毒害。

诸葛青天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走动,双眉紧皱不已,一脸愁容。

束手无策啊!

“府主,我知道谁能解决?”钱家一位老者走上前禀告道。

“谁?”

“东方白!”

“东方白?”诸葛青天嘀咕一句。

他知道白大少炼丹绝艺无双,无人能比,却不知还会破解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