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七死战

好书推荐:

扼守在梅尔森与孔波斯卡之间的西波联军,像一枚钉在那里人钉子一般,根本攻不动!

这当然也和两边夹击的崔凡克尼亚联邦军缺乏重武器和自动武器有关,否则没有完备野战工事的防线怎么可能久攻不下?但同样的,卡在那里的西波联军同样缺乏重装备,因此战斗打得也是非常艰苦。

西拉王国第二十师和自由波斯法尼亚第五师能坚守得住阻击阵地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一是武器装备更适合丛林地形作战。

轻重机枪再加上迫击炮,给进攻的崔凡克联邦军以非常大的压力。在防御作战中,重机枪的火力持续性依然是进攻部队的噩梦。

轻机枪这个时候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三四发子弹的全威力弹药点射往往更致命,每次射击总能收割走崔凡克联邦军官兵的生命。

而最让崔凡克联邦军摸不到头脑的是迫击炮,这种轻形曲射火炮给崔凡克联邦军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往往支援进攻的重机枪阵地刚刚架设起来,还没打几发子弹就被迫击炮给端掉了,郁闷的是还找不到炮弹射来的方向。

除此之外定向地雷再次立功,这种面杀伤武器毫无征兆的突然爆炸,往往一下子能放倒一片进攻中的部队。

因此崔凡克联邦军虽然急着打通与孔波斯卡的联系,短时间内却也拿西波联军的阻击阵地没什么办法。

不过说西波联军没有压力也是假的,崔凡克联邦军正面硬冲不动,很快就调整策略开始向阻击阵地的两侧迂回。

崔凡克联邦军队中有部分部队参与过多佛市南山区内清缴游击队的行动。他们山区活动经验丰富,硬攻防线肯定没有野战部队厉害,但是在山区里迂回包抄却是普通野战部队所比不了的。

防御的部队最怕什么?最怕这种多个方向的同时进攻。火力上根本照顾不过来!而且这些部队因为之前作战的需要同样配备了数量可观的轻型自动武器,特别是冲锋枪的配备比例居然达到了四成。

这使得西拉王国军第二十师的火力上并不比这些崔凡克联邦军强多少,优势进一步被缩断。更不要说在武器配备上比西拉王国军稍差一点的自由波斯法尼亚军了。

随着持续作战的消耗,轻装赶到阻击线的西拉王国第二十师和自由波斯法尼亚军第五师所携带弹药也开始不足起来,射击时不得不注意节省子弹,部分重机枪更是干脆停止了射击,以节省弹药。

这下进攻的崔凡克联邦军压力大减,发现西波联军弹药出现问题的崔凡克联邦连忙加大进攻力度,阻击阵地也开始险象环生,数次被迫近到几米的距离。

所以现在不单是孔波斯卡的崔凡克尼亚联邦军处在危机之中,阻击阵地上的西拉王国第二十师和自由波斯法尼亚军第五师同样有被率先消灭的可能。

崔凡克联邦军见状攻势越来越猛,西波联军的防线岌岌可危。西波联军士兵完全是在靠信念的支撑才力保防线不在两面夹击的情况下被打穿。

常林的特战队当然也没有闲着,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不断的在外围骚扰进攻中的崔凡克联邦军,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崔凡克联邦军也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干扰,气急败坏之下派出小股部队追击骚扰的特战队。

在这样反复的骚扰、追击战中,强如特战队这样的超精英部队也出现了伤亡,三名特战队员阵亡,两人受伤。

这也是非常正常的情况,特战队再厉害也是人,不是神,他们最擅长的是特种作战而不是现在这种面对强大目标的袭扰战。

而且持续的高强度作战已经严重透支了这些精锐的体力,体力不支的情况下人的反应和判断力都会出现问题。

而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状态不佳的时候投入战斗,稀里糊涂的挨上一发子弹。

特战队员当然不是糊涂蛋,可是现在阻击阵地情况危急,而崔凡克联邦军现在又没有炮兵一类的高价值目标,他们现在能提供的帮助也就是摸上去打一通然后赶快跑路。

人数上的巨大差距让特战队员们不能犯丝毫错误,失误的代价就是自己或是队友的生命。

常林吐掉口中混着尘土的唾沫,抹了把脸,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喉咙里干的好像要裂开了一样。他的体力也已经到达极限,如果不是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他刚刚便很难摆脱崔凡克联邦军的追击。

看了一眼还在不断流血的左臂,常林咬牙撕开衣袖,用脏兮兮的手撕下两块绷带,团成球忍着巨痛塞在被射穿的弹洞两侧,然后用绷带死死缠住,算是止住了血。

这样当然不行,感染会要了常林的命,可现在不止住血他也挺不到战斗结束,也只能这样对付。

好在常林身上有抗生素针剂,这东西是西拉王国的最新产品,纯度极高,几乎不存杂质,因此过敏的可能性极低,不必做试敏便可直接注射。

常林用嘴咬着拔掉针头护套,把针剂注射到自己的手臂上。拔掉注射器扔到地上,取下腰间的水壶,把最后的一点水倒进口中,缓解喉咙的干渴。

做好这一切的常林打了个口哨,树着耳朵听了听却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道其他队友怎么样了。是的,特战队也被追散了,现在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

偶然凑到一起就组成一个战斗小组,找不到队友就自己单干,特战队的境况也并不好。

之前的那次骚扰行动,常林身边还有一名特战队员,是从霍克的部队刚刚选拔过来不长时间的一名新队员,也随队来到卡拉尔山,却已经牺牲在了这里。

他们两人对一队完成集结,准备发起攻击的崔凡克联邦军发起了偷袭,隐蔽接近到二十米的距离后,两把冲锋枪突然开火,把刚刚列好队的崔凡克联邦军放倒一片。然后便投出两枚手雷,借着爆炸产生的混乱掩护转身便跑。

吃了亏的崔凡克联邦军怎么可能放过这两个对他们造成严重伤害的混蛋,立即分出一组人马对常林他们进行追杀。

常林两人互相掩护且战且退,逃了一段距离后常林在通过山林中一处石头裸露地形时一个不慎右脚踏空,摔到了一处空地上,在起身的过程中左臂不幸被追击的崔凡克联邦军击中。

那名与常林一起行动的特战队员见常林陷入险境,立刻奋不顾身的回身猛烈扫射,压制追兵。

常林得到喘息的机会,立即一个飞扑,跳到了一旁的大青石后面,然后忍着左臂的疼痛用冲锋枪压制追击的敌军,给刚刚搭救自己的特战队员提供掩护。

只是常林的压制来得还是有些迟了,或是说那名特战队员在没有掩护的地带暴露的时间过长,常林眼睁睁的看着其在边退边还击的情况下连中三枪,被击倒在血泊之中。

常林此刻是多么想冲上前去救自己的队员,可是他知道他不可以。面对绝对的劣势他冲出去也会把性命也搭进去,这不符合特战队的作战纪律。

因此常林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不断接近被击倒在地的队友,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狠狠的打出一梭子子弹来给那名被击倒的兄弟争取一些时间。

只是对于崔凡克联邦军追兵而言,这名被击倒在地的西拉王国士兵显然已经没有了威胁,缩在石头后面的常林才是他们的威胁!所以全部追着常林打。

这让常林打光弹夹之后就立即缩回了头,否则就会再次被围过来的崔凡克联邦军击中。

这些崔凡克联邦军正是之前参加过围剿游击队行动的崔凡克联邦军,因此有相当数量的官兵同样装备了冲锋枪。这些自动力火对于只剩下一个人的常林来说足够对他形成压制。

常林心中当时心中暗自叹息,如果知道是如今这种情况,刚刚那名西方族裔的特战队员应该自己逃命才对。现在可好,搭进去一个不说,自己也很难逃掉。

可就在这时,两声爆炸声响起,随即常林听到一声大吼:“跑!”

常林没有犹豫,嗖的一下蹿出青石向后方的灌木丛飞奔而去。他以为是有队友前来支援了,这绝对是一个逃命的好机会。

常林冲出掩护,向后方逃去的瞬间,不忘向后方那名被击倒了的特战队员方向瞄了一眼,这一眼让本已认为自己早已经铁石心肠的常林也是心中一悸。

哪里有什么赶来的队友的支援和掩护,搞出动静的就是刚刚那名为了掩护自己而中弹倒地的特战队员!那名特战队员先是甩出两枚手雷到崔凡克联邦军队列之中,然后又端起冲锋枪打出枪中剩余的子弹。

常林此时非常想停下身来与自己的队友并肩作战,但是他知道不可以!回过头,含泪看清脚下的路,常林向森林深处之字形狂奔。

树木为常林提供了很好的掩护,步枪的子弹穿透力虽强,但根本无法锁定身形飘忽的常林。

而冲锋枪子弹虽然追着常林一顿猛扫,但都幸运的被常林利用粗壮的树杆挡了下来。

打光手里冲锋枪子弹的那名受了伤的特战队员也不再更换弹夹,而是直接抽出自卫手枪继续射击!

因为他明白,自己随时会被已经冲上来的崔凡克联邦军击毙,根本不可能再有换弹夹的时间!

确实是这样,特战队员只来得及开了两枪,便被一枪击中胸口,本就半伏在地面的他,被这一枪的冲击力打得一耸,趴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

怕这名特战队员再次诈死,两名崔凡克联邦军士兵在一名军官的带领下谨慎的来到特战队员身旁,一名士兵用枪对着他,另一名士兵用脚踢着他的尸体将他翻了过来。

特战队员的瞳孔已经开始扩散,这种情况直观的证明,他真的死了。只是让两名崔凡克联邦士兵感的心寒的是,这名死去的西拉王国“士兵”嘴角挂着欣慰的笑容。

崔凡克联邦军士兵非常困惑,是什么让这些西拉王国军士兵如此狂热、不惧生死?自己到底在和一群什么样的人在作战?疯子吗?

翻过特战队员尸体的崔凡克联邦军士兵对其身上的装备产生了兴趣,开始在他身上检查起来。

战术携行具、扁水壶、子弹袋无一不是新奇的设计,膝盖和手肘处的护具更是实用,可以为紧急扑倒的人提供良好的保护。

大家都知道这些地方撞一下得有多痛,在作战中因此行动迟缓可是非常致命的。

在感叹眼前西拉王国“士兵”装备精良的同时让崔凡克联邦军士兵惊讶的还有特战队员的战斗意志,如果是其他国家的士兵,在受了如此重的伤的情况下,早就放弃作战,哀号求救了吧?

不算最后被击杀时胸品的那一枪,特战队员还身中三弹,分别是右大腿一枪,肩头一枪,还有右腹一枪。其实就算没有最后胸口的一枪,特战队员也是活不了多久了,因为右腹中弹的位置正好是肝脏。

肝脏是人的躯干上除了心脏之外最为脆弱和要害的位置,其强度只相当于被一支避孕套包裹的豆腐,有多脆弱可想而知。

而肝脏做为人体内血液比例最高的脏器更是血管密布,只要被子弹击中即会破裂引起大出血。别说是在战场上,就算在医院门口肝脏被子弹击中都来不及施救,输血的速度赶不上失血,伤者的血会在进急救室前便流尽身亡。

所以这名特战队员是在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点时间为常林争取逃生的希望!

“还是个军官!”特战队员领口的军衔引起了崔凡克联邦军士兵的注意,用手拔着衣领细细一看原来是中尉军衔。

一名中尉军官为掩护他人而不顾自己的生死!?那他掩护的那名被击伤的西拉王国军是什么军衔?总不会比这个还低吧?前面很可能是条大鱼啊!发现这个情况的军官迅速把情况报告给了追击队伍的最高指挥官。

军官一听之下顿时来了精神,他倒不是贪图抓获一名西拉王国军官的荣誉,而是对这名官军手中的情报感兴趣。在他身上,自己应该能搞明白这两天神出鬼没给自己制造麻烦的究竟是一群什么人!

因此崔凡克联邦军的追击变得更加疯狂,孤身一人的常林只有逃的份,很少有还击的机会。于是常林就这么捂着伤口又被追击了两个小时,在山林中不断的兜着圈子。

直到天色暗下来后,追击的崔凡克联邦军看不到抓住常林的希望这才放弃了追击。

简单的包扎后又打过抗生素的常林强迫自己吃了一些压缩食品,没有水的情况下压缩食品难以下咽,但常林还是忍着吃了下去。

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不补充一点食物,一会身体状态会更差,别说返回战场,返回的路上不晕过去都算自己体质好了!

常林的体质好吗?好就不会被虎卫淘汰了!虽然比普通人要好,但和虎卫那群变态比起来,常林也是个普通人,他的长处在于头脑而不是身体!

吃完东西,常林整理好随身的武器开始向回走,现在的他还剩两支冲锋枪弹夹,军用手枪的备用弹夹还有两支,手雷已经全部用光了。

常林一边往回走,一边把手枪备用弹夹中的子弹御下来,再塞进冲锋枪空弹夹之中,这样就能再装满一支冲锋枪弹夹。

常林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别看用的子弹都是九毫米手枪弹,但是冲锋枪和手枪打出去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效果。

无论是在射程还是威力上,由冲锋枪射出的子弹都要比手枪靠谱得多。因此除了手枪上的那支弹夹,还是把子弹都装进冲锋枪弹夹实惠。

路过阵亡的特战队员尸体的地方时,常林停下了脚步,先是给舍身救自己的队友敬了个军礼,然后用工兵锹简单挖了个渐坑,把特战队员埋葬了,并在随身的地图上做了记号。这样如果自己在战斗结束时还活着,就可以带这名兄弟回家。

常林没能从特战队员身上获得任何补充,特战队员身上的装备包括钢盔在内都被崔凡克联邦军拿走了,只剩下一身的迷彩服。

稍事休息后,常林再次向战场的方向走去,战斗没有结束他就不能停下来!

西波联军的阻击陆地前沿几次易手,但都被联军顽强的夺了回来。铁血的崔凡克联邦官兵也被眼前这些不惧生死的联军给打懵了,他们完全理解不了从前软弱的西拉王国军怎么也和疯了一样的作战。

这些不惧生死的西拉王国士兵当然是因为有了希望才会如此拼命,他们的希望就是我在战前在军中发布的一则公告。

在公告中我向他们保证,只要我们能在对崔凡克尼亚联邦军的战争中取胜,西拉王国就会步入一流强国的行列,那时再没有哪个国家敢轻易对我们发动战争!我们有了选择战与不战的权力,我们的后代将不再为战乱所扰。

我为他们描绘的太平盛世令官兵们有了使命感,认为自己的生命能投入这么一场伟大的战争是非常神圣的。和长久的和平比起来,自己这条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况且王国现在的抚恤标准和福利制度完全可以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只要自己努力守住祖国,那这些好处就不会被夺去!

因此这些奋勇作战的勇士不再在乎自己的生死安危。死,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子孙后代不用再上战场就好了,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就够了!

所以即便阻击阵地从战斗打响的第二天晚上便一直处于困难之中,却丝毫没有崩溃混乱的迹象。

机枪手阵亡副机枪手顶上,副机枪手阵亡旁边的普通士兵把步枪一丢,操起机枪继续射击!

受伤了?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继续打!右臂没了?医务兵包扎之后坐在战壕里用双腿夹着弹夹,左手给机枪弹夹内压子弹!往弹带里穿子弹!

阵地丢了都不需要军官做动员组织敢死队,只要有军官一招手,他手下的士兵就会嗷嗷叫着跟着军官去抢回丢失的阵地。

西拉王国军队的阵地上现在只有战死的和抵抗的两种人!整支军队的血性已经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异常的狂热,进入不死不休的状态。

那和第二下师一同作战的自由波斯法尼亚军第五师官兵呢?他们的表现也不差。

且别说之前被侵略时和崔凡克联邦军作战失败憋的那口闷气,就算崔凡克联邦之后统治所采取的剥削政策也让这些热血男儿愤怒异常。

现在旁边的西拉王国军的无畏表现更是让他们心里产生了一种老子也不比你们差的心理,所以作战格外的勇猛。

甚至出现了一块阵地丢失之后西拉王国第二十师和自由波斯法尼亚军第五师阵地同时冲出部队往回抢的情况。

可崔凡克联邦军也是有傲气的军队,面对曾经的手下败将们,他们如果熊了可不要把脸丢光吗?

而且现在前面的阻击阵地要是攻不破,孔波斯卡方向的四个师就全完了。上面可是下了死命令的,一定要不惜任何代价在阻击阵地上撕开一道口子,好能让北面的部队逃脱覆灭的危险。

在北面的崔凡克联邦军也发动攻击之后,南面的崔凡克联邦军攻得更起劲了。因为他们就不信在两面夹击的情况下西拉王国和自由波斯法尼亚军还能挺得住!

可是令人尴尬的是,联军还真挺住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其间数次甚至已经进入到了肉搏战阶段,可在联军士兵悍不畏死的反击下,又生生的被逐出了阵地!

其间西拉王国军士兵的一些英勇表现都已经把崔凡克联邦军打怕了,比如肉搏战中有西拉王国军士兵被刺刀捅穿了,竟然笑着拉响了挂在胸口前的手雷和周围的敌军同归于尽。

可是急于打通阻击阵地且不断有兵力补充的崔凡克联邦军军官也不信邪,发动了连续不断的进攻,于是战斗打成了死战,不死不休的死战!

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