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零卧倒

不过这次他们面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正副机枪手都已经先后阵亡,现在只是一名普通士兵在操作机枪,但他也很快便头部中弹死在了波尔上士身旁。

夜晚近战环境下,机枪手的目标实在太过于显眼了,敌方不是一双眼睛在盯着你。

但是没有机枪的压制,单兵的火力很难压制蜂蛹而至的崔凡克联邦军。

波尔上士见机枪手阵亡,想也没想便立即顶了上去,把冲锋枪往旁边一放,操起机枪便开始射击。

按理说班长一般是不操纵机枪的,因为班长一旦阵亡,会给步兵班带来一定程度的混乱。

波尔上士亲自操作机枪也是无奈之举,他们班已经没剩几个人了,比起从安森港出发时他们班二十人的人数,现在剩下的这十二个人也是大多挂彩。

现在又必须立即让机枪发挥作用,招呼人还不如自己来。

一个班当然不可能编有二十个人,这就要说第二十师的特殊情况了。

第十九师和第二十师均是之前从孔波斯卡退至安森港的第十六师一部扩编而成,其实就是把两个团的部队直接补充兵源变成了两个不满编的步兵师。

兵员是补充上来了,但军官和士官确缺编严重,根本无法支撑起正常数量的单位编制。

没有办法,这些部队采取了一种粗暴的方式进行组建:直接往步兵班内补充人员!最多也就是一个班扩编成两个班,有的干脆就向波尔上士的班一样,人数补充一倍,但只设一名班长!

这就导致了一个连长要管多半个营的兵力情况的发生,但连长还是连长,班长也还是班长。

这样虽然看起来混乱,但却在最大程度上保有了之前的部队组织结构。对于一支要立即拉上战场的部队而言是最为适合的。

这也就是胡乱扩编成的第二十师还能保持如此战斗力的根本原因,反正只要人在阻击阵地上开枪就是了,就算短促突击也没有复杂的战术运用,各级指挥官还按原来的套路搞就成了。

波尔上士很快便打光一个弹夹,更换弹夹时对面的崔凡克联邦军迫得更近,又投出了一波手雷!

波尔上士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飞过来的手雷,但不远处的吉斯下士发现了危险,立即一个箭步冲到波尔上干身旁,将他扑到在战壕内。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后,两人爬起身来抖掉身上的泥土,继续射击抵抗!

在这种距离下,吉斯下士的枪法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拾起波尔上士的冲锋枪,对着两名已经冲到战壕前的崔凡克联邦军士兵便是一个点射!

而这个时候更多的崔凡克联邦军士兵涌了上来,吉斯下士再也顾不得节约子弹,扣住扳机就是一个扫射。

弹夹内剩余的二十多发子弹不到五秒钟便被打光,可被射杀的崔凡克联邦军后面还有大量的士兵端着步枪就冲了上来!

吉斯下士赶快更换弹夹,但眼看就要来不及再举起枪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吉斯下士身旁的波尔上士调转枪口一个扫射,化解了吉斯下士的危机。

可是面对蜂拥而至的崔凡克联邦军,轻机枪和冲锋枪的火力持续性差的特点暴露无疑。而且眼看弹药即将用尽,那个时候两人必死无疑!

轻机枪和冲锋枪可是没有刺刀的,没了子弹之后只能当棒子使用,还不是很顺手那种。

就在两人做好牺牲的准备的时候,一道身影从两人身边越出战壕,手中拿着个东西往地上一按,随即那人身前便发生剧烈的爆炸!满天的钢珠将前方冲锋的崔凡克联邦军士兵放倒了一大片。

是定向地雷!不知名的士兵在危及时刻拿着定向雷直接引爆,暂时解除了危机!可是定向地雷巨大的威力也把这名英勇的士兵炸得粉身碎骨!

这一幕让吉斯下士气血上涌,转头看了一眼战壕内不远处地上的武器箱,那里应该还有几枚没来得及安放的定向地雷!

是的,吉斯下士打算在崔凡克联邦军再冲上来时也这么干!

波尔上士在换弹夹的时候给了吉斯下士一个耳光,大骂道:“还没到他妈的同归于尽的时候!先射击!”

这一下算是打醒了还在做心理斗争的吉斯下士,半蹲下身子躲避头上不时飞过的流弹,吉斯下士快速换好弹夹,再探出头对着又冲上来的崔凡克联邦军射击。

此时一名年级不大的小战士拿着根木棍跑到武器箱处,用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绳子将定向地雷绑在了棍子的一头,然后又用另一根绳子拴在定向地雷的拉发引信上。

做好这一切,小战士拿着棍子上绑着定向地雷的木棍跑到波尔上士他们身旁:“班长班长,先别开枪了,试试这个!”

黑灯瞎火的阵地上火光闪烁,波尔上士看得也不直切,被小战士这一出给搞懵了,一边压低姿势换弹夹一边急切的问:“小子你要干什么?!”

小战士见波尔上士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想法,立即以实际行动做示范。

只见他靠在战壕里,背靠着崔凡克联邦军冲上来的方向,把绑了定向地雷的木棍伸出了战壕,棍子中央抵在战壕边上。

然后把手中拴在定向地雷拉发引信的绳子塞到波尔上士手中:“班长,敌人冲上来了你就拉!”

哈!好像是不错的办法!因为角度问题,定向地雷爆炸的威力应该是伤不到战壕内的自己人的,只不过引爆时大伙必须都把头缩回战壕,否则露头的家伙脑袋肯定会被炸飞!

“先把它放倒!等我命令!”波尔上士对小战士命令道。

“是!是!”小战士听了波尔上士的命令,立即把把定向地雷放倒在战壕里,密切注意波尔上士的命令。

波尔上士一边不断调整方向进行点射一边大声喊道:“听我的命令,我要是喊卧倒,就他妈的都给老子蹲下!听不到命令丢了性命可别怪老子!”

回答的声音寥寥,气得波尔上士又大骂着叫喊了一遍,回答的声音还是不多。其实几个人还都是大概听懂了波尔中士的意思,只是活着能回答的人本就已经不多了。

再次打空一个弹夹,扔给自己身旁不远处的一名伤兵,波尔上士对着身边蹲着的小战士吼道:“举起来!”

早已经做好准备的小战士立即连忙摆好姿势,用木棍将定向地雷举出战壕。

波尔上士接过小战士递给自己的绳子,瞄了眼已经冲到近前的崔凡克联邦军用已经嘶哑的喉咙大吼一声:“卧倒!”

放出信号之后,波尔上士连忙缩回身子,猛的拉动定向地雷的引信。

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