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恐怖疯人院带她走

好书推荐:

不管兹血塔那的伙伴做什么,其实绯炎都不会真正的信任他们,绯炎只会相信自己。

外面有很多危险,危险可以来自森林里的动物,也可以来自社会中的人。

他们决定好了一件事,就立刻行动,绯炎不会像兹血塔那一样走在前头,他会走在后面。由于是冷客在抱着兹血塔那,他那样抱不好走路,于是走之前,其他伙伴们帮他把抱改成了背。

兹血塔那很轻,她在睡梦中是有感觉的,她感觉到有人背着自己。

她迷迷糊糊的,梦中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见。而她无法行动,双手双腿都被来自四周的黑暗禁锢。那些黑色的东西黏在了她的手或者腿上,叫她无法动弹。

冰冷的空气从她的耳朵和嘴巴处灌进去,她有些呼吸困难,张开嘴微微的呼吸了几口气,却像是把什么东西呼吸了进去。

这个梦太难受了,她不喜欢被禁锢的感觉,失去了自由,这很痛苦,她梦到这里,过了一会儿,就醒来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是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面,白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那光是明亮却又不刺眼的。

她的胸口上摆着一个娃娃,她能看见,她躺在床上,伸出手去拿着娃娃,她仔仔细细的看着它,看了一会儿,才想:这是谁放的?

娃娃很可爱,就是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渗人,不知为何,她有着一种娃娃在看着自己的感觉。

她倒是没有在意那么多,她摆弄了一下娃娃的手脚,就边抓着她边从床上起来了,床边有一张折叠的电子信息纸条,她能看到纸条上有数据流动。

她把娃娃放在边上,就拿着纸条去看纸条上的内容,纸条上写着:我们去要钱了。好好待在这里休息,等我们为您做事。不许乱跑,不许不吃东西,饿了就要跟医生说,还有,一定要记得好好的拿着娃娃,那是送给你的礼物。

签名人:拜铭流利、莫斯阿斯.特兰斯、莫斯俄斯.卜禾苏亚、冷客、斐叶。

这张纸条上的内容大概是经过了很多人的修改,才变成兹血塔那看到的模样,兹血塔那可以看到纸条上有一些修改的痕迹。

她看了看纸条又看了看边上的娃娃,她没怎么想,就把娃娃拿过来,用扣子把它扣在了衣服上。

这样,她就不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把它弄丢了,现在的娃娃对她来说是一件不怎么重要的东西。她不会在意那么多的。

纸条上有很多人的名字,她头疼的想:莫斯俄斯?莫斯……这是谁?是……

她一时间想不起来了,这时就有医生过来了。

他见兹血塔那醒了,就边忙边问:“醒了?感觉怎么样?”

兹血塔那感觉自己有很多东西都记不清楚,不止是记忆,眼前的画面也是一片模糊。殉逆给她的药的效果惊人,她实在是看不清楚那个高大身材的男人的模样。那个男人应该不是她的伙伴,她的伙伴给她留了纸条还签了名,那就是都离开她去了别的地方。

她不记得自己的伙伴中什么时候有‘斐叶’这个人了,她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嗯,还好。”明明她看事物以及眼前的人都是一片模糊,她却说自己还好。

她想站起来,身体却是晃晃悠悠的,站不稳,一下子,她就又坐回了床上。

医生瞥了她一眼,他淡淡的说:“你就坐在这,不要乱动。好好休息。等你的伙伴来了,你就可以走了。”

他拿着一本书来到她的面前,问:“你要看书吗?”

兹血塔那从医生手中接过这本书,这本书是解刨的书。医生也就问一问,她还真的接过书来看了。医生见她拿着书看,忍不住想:这看着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嘛。安安静静的,说不要乱动,她还真的不乱动。听话倒是蛮听话。

她身上有些地方很奇怪啊,明明应该是很普通的饥饿,可她却……

“咳,咳咳……”医生的想法被兹血塔那忽如其来的咳嗽声打断,兹血塔那就是感觉到喉咙瞬间涌上来了一股辛辣。喉咙里热热的,刚才她还没感受到,现在她醒来没多久就感觉到了难受。

“咳……”兹血塔那在那里咳嗽咳得厉害,医生下意识的就去给她端水,她拿了水接过去喝了,结果水并不能缓解她的难受,反而还让她用手捂着嘴,吐了血在自己的手上。

先前她喝了药难受,也不知道是哪些药在发挥作用,她吃的药也许就会有两者是有冲突的呢。

医生情急之中赶忙拿过仪器为她诊断,他皱着眉,道:“要是喝进去的药有冲突的话是会死人的。”

“怎么现在才有反应?”他一边疑惑一边紧张,兹血塔那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黑色血液,正歪着头不明白自己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忽然就有人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临时医疗所,怎么会有人找到这里来的?

那个男人走进来的时候,医生看了他一眼,他正要问那人想干什么,那人就用法术直接让医生的身体飘浮在空中。他从怀里掏出一根魔杖样的东西,随后他用这根棍子对着兹血塔那轻轻一点——

好不容易醒过来的兹血塔那又昏了过去。

她的手上还有血,少年注意到了,就用法术把她手上的血清掉了,他用棍子对着她,在空中画了一个圈,这样就能让她的身体也飘在空中。

她的身体被一个半透明的球包裹,那个半透明球应该就是他施展的法术了。

他对医生淡淡的笑了笑:“你好啊。”

“把她放下!”医生挣扎着说,少年笑着摇摇头:“这可不行。她是我的货。有人盯上她,已经很久了。现在,我就要把她带到那人身边去。”

“可怜的孩子,听话就不会受人折磨。谁叫你不乖,要惹大人生气呢。”

这人应该是某人雇来的魔法师,他笑着,如此说,就是知道了,是谁想要趁兹血塔那身体状况不好的时候带走她。

这名医生还在挣扎,他这么想挣脱开就是怕他真的带走她。他之前还被那位少年威胁,说是敢让她出事,他就完了。

直到这位少年把她带走了,包裹他身体的透明球才在几分钟后破开,这时候少年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他看着空空落落的房间,心想:他完了!

悲鸣咏叹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