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启程(1)

好书推荐:

有钱能使鬼推磨,吃个早点的功夫,回到龙家大门门口时小爷发现,昨日被他损毁的地方竟已经被修好近乎三分之一。

“看来龙家请的应该都是些身负修为的工匠,凡人当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青云心中暗想。

“也不知龙盼归会叫咱赔多少钱。”

“切,本圣女有的是钱,百珍城我都能买下来,我还怕他口开的不够大呢。”

阿莲一扬脖子,颈间的和风铃叮铃作响,模样十分嚣张跋扈。

“我说阿莲,既然你都是小富婆了,为啥还要我的灵石?”

“男人有钱就变坏,再说了,凭啥你能用东西哄燕南枝,我就没份儿?”

“啧,哎~”

小爷无语凝噎。

进门之后,二人发现龙赋诗似乎早早便在院内候着,柔美的脸上只见微笑,看不出半分嫉妒。

“龙前辈同意了?”

青云单刀直入的问。

龙赋诗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啥意思?”

“随我来吧。”

转身之际,她传音嘱咐道:

“修复好惑音宝玉让家主对你的怨气消了几分,不过他还是很计较昨日你拆了我家大门之事,所以我并未对他道出你的目的,待会儿说话之时记得关照一下阿莲,你们皆需谨言慎行。”

青云感激的点了点头。

待得三人一同入了龙家的厅堂,里面仅有中年帅大叔只身端坐其中,龙寒剑和龙染墨都不见踪影。

“钱凑齐了?”

龙盼归斜靠椅背,呷了口茶后没好气的问道。

见他这副欠揍的模样,青云只恨昨天没给他尝尝自己的大招麒麟紫气。

“龙前辈,还请您开个价。”

小爷耐着性子抱拳行礼。

经由青云的关照,小狐狸虽不情愿,但还是假模假样的拜了拜。

“小子,看来今天是醒酒了,态度不错啊。”

龙盼归撇了撇嘴,不等青云张口他接着道:

“看在青莲圣女的面子上,门墙的事儿就算了,我龙家也不差你这穷小子几个钱。”

“如此便多谢龙前辈了。”

青云赶紧补刀,生怕对方反悔。

“哼!”

冷哼一声,龙盼归把头一扭,又道:

“别急,谁都不会做亏本的买卖,我听赋诗说你想进知静洞天?”

“不瞒前辈,在下醉心丹道,早就想瞻仰一番丹鼎圣地。”

“你还会炼丹?”

诧异的看了青云一眼,龙盼归脱口便问。

“千真万确!”

说着,青云心念一动从百宝囊中取出了妙音炉。

“咦,这是…妙音炉?”

“前辈真是慧眼如炬啊!”

青云赶紧马屁直上,不过龙盼归则古怪的看了眼身旁的龙赋诗,哂道:

“你俩倒还真是有缘。”

龙赋诗亦是莞尔。

青云正疑惑着,不过龙盼却再次轻蔑的挑了挑眉毛:

“我不管你会不会炼丹,但若是想跟我去知静洞天,那你怕最少得等到明年了。”

“这是为何?”

“你说为何?!”

这帅大叔似乎越看青云越不顺眼,见状,龙赋诗深怕二人再打起来,赶紧轻咳了两声,低语道:

“青灵果。”

一拍脑门,青云恍然大悟。

龙家费尽心机想得到青灵果,为的就是讨知静洞天,或者说讨花雨眠的欢心,听说这是小公主点名要的宝贝。

青云这头刚刚收起妙音炉又取出青灵果,龙盼归顿时两眼放光,只见其伸手一招,小爷好不容易捂了几个月的果子便自行飞入了他的手中。

这番公然打劫的行径差点就让小狐狸开口骂人了,好在青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的嘴巴捂住,只听龙盼归缓缓道:

“不错,是青灵果,小子,还算你识相。”

“前辈…那…”

龙盼归一甩白袍,再次露出了些许隐藏在其不羁面容下的点点痞气。

“急什么?我是不会带你这混小子去的,不过嘛,你可以跟着赋诗一起去。”

“啥意思?”

青云不解的问。

“知静洞天偶尔会给我们这些大供应商少许的弟子名额,用以培养一些丹道出众的少年丹师,也算为他们自家的灵丹妙药打打广告,拓宽销路,而赋诗嘛,可是受过言释老前辈亲自赞许的丹道天才,只要她愿意,即刻便可启程前往知静洞天报道。”

“你还会炼丹?”

这回可轮到青云问出同样的问题了。

“怎么?不行嘛?”

龙赋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倒非是女子不能炼丹,而是在小爷看来龙赋诗又会吹笛,又会吟诗写字,还会炼丹,她哪来这么多时间的?

或者说她难道和南枝一样拥有着一日千里的修行速度,这才能腾出时间学些乱七八糟的技能?

可龙盼归不是说她天资一般吗?

“龙前辈,难道你也能让我拜师知静洞天?”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也不知是青灵果到手,还是被青云的无知给逗乐了,龙盼归笑道:

“弟子名额只有一个,不过可以带两名随从进入,本来我是打算给寒剑和染墨的,不过他俩正在闭关,赋诗又开了口,就便宜你了。”

“啥?随从?”

青云目瞪狗呆。

“嗯,也可以叫跟班,或者小厮,文雅一点呢就叫追随者,随你怎么称呼好了。”

龙盼归的笑容里充满了恶趣味和得意。

“不,我不要!”

青云这头还没拒绝,小狐狸直接摇起了脑袋。

“云郎,凭啥要我们追随她?咱们自己去知静洞天不行吗?”

“圣女大人您怕是有所不知啊,这洞天二字指的便是那自成方圆的小世界,若无人带领,就是给您百年时间,也未必能寻到人家一门半径啊!”

龙盼归翻了翻白眼。

“阿莲…”

望着小狐狸满脸的不情不愿,又看了看龙盼归那悉听尊便的随意模样,青云霎时陷入了两难。

不过片刻后,龙赋诗冲着二人眨了眨美眸,旋即对着龙盼归施礼道:

“家主,请问知静洞天可有指明龙家必须由我亲自拜师?”

“呃…不曾,但名额却只有一人。”

似是猜出了她的打算,龙盼归坐直了歪斜的身躯,直接拒绝道:

“不行,我不同意,拜师知静洞天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家主放心,赋诗心中有数。”

龙赋诗脸上的温柔和知性仿佛恒久不变,目光坚定无比。

“有数有数,你天天有数!”

她越是淡定自若,龙家主就越是恼火,可他刚准备发飙却又似想起了什么,深深地吸了口气,不再去看龙赋诗,只是恶狠狠的瞪了眼青云,怒道:

“便宜你了!”

言罢甩头就走,眼中充满了对青云的厌恶与威胁。

“青云,别以为有圣女罩着我就不敢动你了,以后你若再让赋诗受伤,就是拼了老命我也要把你给撕成碎片!”

这席话龙盼归并没有直接说出口,但神识中的怒气却完完全全的传入了青云的心中。

“赋诗…”

“再说谢我可不去了。”

也只有小狐狸歪着脑袋,不解的望着心有灵犀的二人,也让屋子里飘起了浓浓的醋意。

梁州作为九州最大的地域之一,位于西南,却接壤包括西北御州、中部越州、东南景州在内的三大州,而其极南端,则与妖族十万大山腹背相依。

这造就了梁州的地大物博,却也在时空之力换乱的如今,给众多本地修士带来了不小的困扰与麻烦。

因为他们的老家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不使用传送阵的话,以归灵修士正常的飞行速度,没个十年八年根本无法横穿整个梁州。

这也是为何当年姚梦寻与雷江,打算送青云一程前往仙剑派时,他们飞了好几个月还是要花大价钱借用传送阵的原因。

这不,苦哈哈的小爷载着两位菇凉正御使藏锋,拼了命的由南往北,飞向那传说中的丹鼎圣地——知静洞天。

龙盼归虽然嘴上说着什么女大不中留,什么再也不管了,不过临行前还是大包小包弄了整整三个百宝囊的物什送给龙赋诗,颇有种老泪横流女儿远嫁的感觉。

也是这时青云才知道,长这么大,龙倾城竟然没出过一次远门!

她没透露过自己的真实年龄,不过按照其之前的说法,龙赋诗是看着轻笛他们长大的,那至少也得有个百来岁的年纪了。

就是小爷,那好歹也走过了不少名山大川,没想她竟然还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好姑凉。

龙盼归的脾气也是随性,上午还对着龙赋诗发脾气,下午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和她依依不舍,幸好龙染墨他们不在,否则其家主颜面怕是要丢尽了。

最终,可怜的龙家主在痛骂了小爷无数次之后,方才无奈至极的将一份烫金书帖以及一块知静洞天的身份玉牌,郑重的交给了龙赋诗。

宝葫芦形的玉牌无甚稀奇,一看便知是丹鼎宗门,但那份烫金书帖倒是有些门道。

其上不仅标注了知静洞天接待他们这些“后门”弟子的下属城池,甚至还非常人性化的浓缩了一幅动态地图,似乎每份书帖都代表着一个行径的位置。

进入越州之后,你甚至可看到以仙剑派七座主城为首,各地大小城池的具体方位。

而他们最终的目的地,则是位于与摇光城首尾相应的天枢城附近,一座名为水月的小型城池。

剑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