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 思薇是不是故意的

第1414章思薇是不是故意的

饭桌上,颜沫不停的给厉北承夹菜。

“北承哥哥,吃点这个。”

“这个也好吃。”

“你平时工作太累了,要好好吃饭的。”

“我给你剥个虾吧。”

“……”

“不用了,你自己吃。”

厉北承神色淡淡的看了颜沫一眼,心情愉悦了许多。

颜沫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填补他心中的空缺。

“什么时候开学?”

“正月十六。”

颜沫有些惆怅,“也太惨了吧,初中正月二十才开学呢,我们早开学好几天。”

“嗯,开学后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要每天想着收情书。”

“?”

颜沫一愣。

啊哈,情书,什么情况?

“我给你买个垃圾桶,早上你去了把情书全扔垃圾桶里。”

“……”

“这不太好吧。”

颜沫咬着筷子一脸为难,“还是叫人还回去吧,写一封情书也挺不容易的,好多字呢。”

“有的估计能写一小时。”

“你看过?”

厉北承挑眉。

颜沫点头,“看过啊,写的也都差不多,但四班班长写的挺好的,独树一帜,他还是语文课代表,作文好,用词造句很美。”

“八班的学习委员写的也不错。”

“还一个高三学长,我哥隔壁班的文娱委员,上次拿着情书给我唱歌呢。”

颜小公主只把这些事当成趣事来讲。

完全没注意到厉北承越来越黑的脸色。

颜沫是校花,学习成绩好,喜欢打抱不平,酷酷的。

学校里喜欢她的男生太多了。

虽然偶尔会被颜少威胁,或者揍一顿。

但爱慕者们依然锲而不舍,天天变着法的写情书。

还有很多高三学长,没事就跑去高一部,趴在窗外看心目中的小仙女做作业。

陆尧一看这架势,顿时乐了,非常强势的在厉少心口补了一刀。

“上次,高二那俩学长为了争夺送情书的机会都打起来了,场面那叫一个精彩啊。”

“呜……”

颜沫嘴里被塞了一个鸡腿。

厉北承神色淡淡看着她,“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

颜沫:“……”

“听到没有?”

“嗯。”

颜沫咬了口鸡腿,老实的点了点头,再不敢胡说八道。

厉北承发了条短信给秦通,要他买两个垃圾桶,改日送到学校里去。

正在跟朋友吃饭的秦通看着短信,一脸懵逼。

买垃圾桶这种小事总裁也要管?

颜小姐是没钱买垃圾桶吗?

不是,学校要什么单独的垃圾桶啊,不是有公用的垃圾箱吗?

吃过饭,厉北承亲自开车送颜沫与陆尧回去。

颜沫坐在副驾驶上叽叽喳喳的跟厉北承说话。

陆尧躺在后面,心中默默感叹一句。

欸,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沈家。

顾思薇一整天没下楼吃饭。

晚上的时候沈安安来找顾思薇,见顾思薇心情不好,索性住了下来。

白芷让人把饭菜送上了楼。

今天的事,大概是顾思薇在沈家这些年最失败的一件事。

以前类似的事情,她干过不少。

从没被人拆穿过。

她的确是故意的,她一直看颜沫不顺眼。

明明她比颜沫的家世好,凭什么颜沫次次拿第一。

凭什么颜沫是校花她不是?

凭什么厉北承护着的是颜沫不是她?

她是沈家的小姐啊。

颜家给沈家提鞋都不配,厉北承就算以后选妻子结婚,也应该在四大家族里的选。

而她便是这个最合适的,选颜沫算什么?

顾思薇表面上是在为今日的事情难过。

其实,她只是因为厉北承出面护着颜沫而不甘愤怒。

她不甘下楼,怕父母提起这些事,怕自己露馅。

“妈,你要不要上去看看思薇?”

沈亦有些担心,伸手挠了挠自个那一头乱糟糟的红毛。

“她心思细,不会哭了一天了吧。”

这个妹妹别的方面都好。

在学校里是乖乖女,成绩好,从不让人操心。

唯独是喜欢哭这一点让人头痛。

尤其是哭起来很难停下,今天的事伤了面子,怕是要哭一天了。

“安安在上面陪着呢。”

“思薇也大了,我们要给她一些单独的空间,我若是上去陪着她,只怕她会更不好意思。”

白芷叹了口气。

她也担心女儿。

只是这个年纪的女孩自尊心太强,心思敏感。

今日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只怕女儿根本不想看到任何长辈。

“今天这事到底怎么回事?”

沉默许久的沈修之突然开口,神色有些难看。

顾思薇被带回来之后,沈家人对她都不错。

沈修之也喜欢这个女儿。

只是他是个比较重视血统的人,再喜欢也不及自己的亲生骨血。

所以,家里三个孩子,他对沈辰、沈亦一样疼爱,对顾思薇的疼爱还是有些差别的。

正因为有些差别,所以他今日看出了些许不对。

他并没当场戳穿。

毕竟是自家女儿,得留点面子。

“还能怎么回事,思薇不小心摔了,我嘴欠诬陷了颜沫,所以才闹起来的呗。”

二少对自己的嘴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不过颜家和盛家那俩小姑娘怎么牙尖嘴利的,简直得理不饶人。”

“她们俩对思薇意见很大,平日里可没少欺负思薇。”

“要我说,思薇就是性子太软了,咱们沈家的姑娘怕什么啊。”

沈辰皱眉看了他一眼,“你多大,那俩小姑娘多大?”

“大哥,我这不是为思薇出气吗?”

“颜沫有她哥哥护着,思薇也得有哥哥护着啊。”

“不是不让你护着思薇,而是分什么场合,分什么事情。”

“今日的事难道不会弄清楚再说话?”

“颜珩为什么打你,因为你冤枉了颜沫。”

“试想一下,如果今天被冤枉的是思薇,你会怎样?”

“我弄死他,我……”

二少后知后觉回过神来。

如果自己是颜珩,怕是要拼命了。

“行了,时候不早了,都休息吧,别玩太晚。”

沈修之起身回卧室。

白芷也跟了上去。

“修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说?”

夫妻多年,她还是了解自己的丈夫的。

沈修之回头看了她一眼,“你说,思薇今天是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