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既然并不意外,那么,周全拿着手里的文件端详,邹迎背着他的所为不至于此,小执的反应证明着害怕失去的样子,能让她失去一贯冷静的,恐怕是……周全推测到最接近的可能,正准备打电话给程执。

“铃铃铃~铃铃铃!”

手机来电显示,正是已经离开了些许日子的程执。

周全一时有些无措,两人其实也未曾若即若离过,可如今却觉得时远时近一样。

耳边,来电铃声不绝。

“喂……小……小执,我是周全。”周全忐忑的接过,小执离开剧组前发生的事情,他想让小执不要想太多,可又希望她多想一些。

“我知道,周导,我是程执。”程执那让人安静的声音传来。

一场最简单的自我介绍,好似又将他们带回来了多年前的那个时刻,那个操场,而今,只是想告诉对方,虽然时间会让世事改变,自己亦在成长改变,可是自相遇至此,无论如何,都会一直在对方身边。

“小执,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周全试探的问道。

“啊,哦,奶奶生病了,不过,你放心,这几天有我在医院照顾着,已经好多了。”程执宽慰着周全,脑中却不禁回想到刚到医院的时候。

——

陆陌开车到医院门口,程执就赶紧的往医院冲,等陆陌赶到时,恰好就看到程伯父扇程执一巴掌的一幕。

“你奶奶为什么会这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程伯父一把将报纸扔到程执脸上。

陆陌看着程执的侧脸,程伯父这一巴掌很重,即使如此,程执细细看去报纸上的报道,陆陌近前一看,却是媒体报道程执和周全还有邹秘书的事情,而周全更是被写成脚踏两条船的渣男,想必网上现在一定是骂声一片。

再抬头,程执始终冷静,好似刚刚那么着急的进去,刚刚即使被扇巴掌,但眼中依旧挥之不去的关心是假象。

“爸,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来的路上我已经让公关部的经理去想办法解决了。”

“你要能处理好,这样的报道就不会被你奶奶看到听到任何捕风捉影的消息,你把周全那小子找来,让他来给你奶奶解释解释,解释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自立门户,为什么让那个什么邹秘书进来工作室?”程伯父气急败坏的训斥道。

陆陌眼见着程执动了动嘴角,还当她是准备反驳揽下一切,不想,“爸,你放心,我会让周导过来解释清楚的,你们也很忙,奶奶这边就由我陪护照顾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安抚送走了家人,陆陌却看到刚刚一副什么都能处理好的人,眼里有着愧疚,自责,亦不知何时却已红了眼眶,伤心却依旧未见泪落下。

——

周全握紧了已经有些发烫的手机,相处多年,小执再冷静的克制,他却依然捕捉到她的情绪,千丝万缕,百转千回,她,有了一瞬间的犹豫。

“小执,要不我过来帮你吧。”周全不放心的道。

程执拿着手机站在医院的走廊,刺鼻的消毒水味经久不散,透过窗户,奶奶正在熟睡,程执强压下心里脆弱想要寻找依靠的思绪,“周导,不用了,现在剧组的拍摄可离不开你,再加上最近媒体报道我们的事,你也要忙着自立门户。你放心,我会处理好我们的事,不会影响剧组正常拍摄,不会影响你的独立门户,不会影响……”程执的话戛然而止。

“那对你的影响呢?”周全的话一出,是长久的沉默。

怎么可能对程执没有影响,只是事情一出来,有多少人是想到了程执心里也不好受,只是,程执紧呡着嘴,她没办法对周导撒谎,可也不想因为依赖而放弃自己习惯性的坚强,或者说是倔强,可即便不说,周导也懂。

“小执,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周全关切的问着,回来,回到我的身边,让我保护好你。

“周导,我会尽快处理好回来的。”程执信誓旦旦的说。

——

周全放下电话,眼前的电脑里里却是陆陌在乘舟官网上就他们的事情做出声明澄清的视频。

——

“就近来关于乘舟媒体做出的有关报道,本人作为路程高层,亦是路程与乘舟的对外代言人,就此事情,进行一下声明……”

明落看着电脑里陆陌的声明,思绪不知飘荡到何处,“明落,对于如今的事态发展,你不满意?”月朝的声音传来,明落轻点鼠标关掉视频,“月先生,我不知你此话何解?”月朝手插着口袋,扯松了领带,完全没有以往在人前那么温文尔雅的样子,倒是一副纨绔子弟的吊儿郎当,“从程总否决你的提议开始,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这么坐以待毙,这件事情上你虽未直接参与,但是,推波助澜也不少,你早就看出了周导的打算和邹秘书的那点心思,在邹秘书拿着文件去冬至的路上,你却对邹秘书说了一句,转述的话,真实性和可信度也会大打折扣。程总捧在手心里的女主角,到头来却是想让她的一番心血就此烟消云散,可真是悲哀啊。”

明落倒也未有被窥到心思的狼狈,却是带着几分慎重的审视着月朝。

“明落这么看着我干嘛?对我有意?”月朝嬉皮笑脸的说。

明落却并未被月朝不着调的样子而欺骗,“月先生,我只是没想到,以往,倒是我小瞧了月先生了。”

月朝不在意的摆摆手,“哪里哪里,你看着吧,哪怕陆总出面也没办法,非咱们这几位主人公出来出场不可,明落,你真当那个时候,陆总就是恰好赶到?”

月朝已经离开,明落不断回想着月朝说的话,思索着。她本以为是推波助澜的开始,但现在看来,从邹秘书进组开始,就有人布局了,而在这局里混水摸鱼打着算盘的人也不少,目标恐怕并不只是针对剧组拍摄,周导和程总,或许是整个乘舟。

即使是这棋盘上微不足道的小卒子,明落看着手里的黑白棋子,她倒也想看看,这些执棋的将者,程总这个好像已经被“众叛亲离”的人,要怎么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