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0 熟悉的味道(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好书推荐:

次日,金肆又一次来了。

可是这次,金肆没有受到任何欢迎仪式。

金肆径直来到艾斯巴古的办公室。

艾斯巴古抬头看了眼进来的金肆:“你来了。”

“怎么回事,今天的欢迎仪式呢?”

“什么欢迎仪式?你今天开始正式上班吗?”艾斯巴古平静的看着金肆。

“额……我的秘书呢?年轻的,漂亮的,以及女的。”

“正在招聘中。”

金肆开始在造船厂内闲逛。

所有的船工都对金肆置之不理。

就好像前几天的事没发生过一样。

中午,造船厂的厨师推着餐车进来。

“吃饭了。”

所有船工都围了上来排队打饭。

金肆自然也不例外。

在打完饭后,开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进餐。

金肆三两口扒完,又跑去添饭。

吃了七八份后,金肆终于满足的捂着肚子躺在地上。

没过多久,金肆就睡过去了。

这时候,所有正在吃饭的船工都放下手中的碗筷,朝着金肆包围了过来。

“快,将他捆上。”

“小心点,别把他弄醒了。”

“这个该死的混蛋,终于落入我们手中了。”

“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他逃走。”

这就是艾斯巴古想出的办法。

既然无法靠人数与陷阱抓住金肆,那就下药。

其实艾斯巴古还是考虑过。

金肆第一天或许会有所防备。

所以他做好了长久的打算。

终有一天,金肆会放松警惕。

到时候就是他的机会。

只要吃过一顿饭,那就算是掉进他的陷阱了。

可是他没想到,金肆第一天就中招了。

所有人手忙脚乱的将金肆捆起来。

……

一觉醒来,金肆发现自己被绑在了空地的架子上。

艾斯巴古坐在正对面,周围全都是五大三粗的兄贵。

“老板,你又开始调皮了。”

艾斯巴古虽然外号冰山。

可是此刻的他也不由得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金,或者是大帅哥。”金肆一点都没有被抓住的颓废。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连一点点的入职手续都没办理的情况下,就允许你入职?”艾斯巴古忍不住嘲讽道。

“可能是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的单纯善良吧,老板,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不过我这个人很大肚,我原谅你了。”

“可是我没有这么容易原谅你。”

周围的船工已经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

“老板,你知不知道我的恶魔果实的能力?”

艾斯巴古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金肆已经不止一次的展露出稀奇古怪的能力。

所以他担心这次金肆又冒出什么古怪的能力。

他开始后悔,应该想弄一个海楼石手铐,然后再动手。

实在是太心急了。

“我可是吃了融化果实,什么东西碰到我都会融化。”

说着,金肆身上捆绑着的绳子开始发黑,然后从金肆身上松开,发出一阵黑烟。

艾斯巴古彻底绝望了。

周围船工也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他们处心积虑的等待着报复金肆的机会。

就这样没有了。

金肆来到艾斯巴古的面前。

其他船工立刻警惕起来。

担心金肆伤害艾斯巴古。

不过金肆不打算这么做。

“艾斯巴古,十万贝利,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艾斯巴古无力的点点头。

算了……这事到此为止吧。

他是真的想不出办法了。

“另外,我要求今天之内就有秘书。”

所有人都咬牙切齿的看着金肆。

“我说了,秘书还在招聘中。”

“那就先将你的秘书借给我,虽然卡莉法小姐的年龄大了一点点,不过我一点都不介意。”

卡莉法咬牙切齿的看着金肆,双眼里充满杀气。

“你要秘书到底干什么?”

“放心吧,绝对不是工作上的事。”

艾斯巴古捂着头,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好吗。

“给我三天的时间。”

“好吧。”金肆又一次给了艾斯巴古通融的时间。

金肆觉得自己真是宽宏大量。

面对着金肆这么明目张胆的勒索要求。

艾斯巴古已经无能为力了。

让卡莉法当他秘书肯定是不可能的。

自己都还没上手,每次开个带颜色的笑话。

卡莉法就喊职场骚扰。

要是落入这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金肆手中。

怕是她就要直接喊强x了。

现在金肆明目张胆的混入公司内。

艾斯巴古除了小心防备之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金肆现在已经有了一笔巨款。

艾斯巴古给的赔偿。

这是金肆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赚到的。

绝对不含任何的威胁恐吓成分。

……

金肆来到酒吧。

布鲁诺看到金肆进来。

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是来寻仇的吗?

布鲁诺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老板,给我来一杯啤酒。”

布鲁诺没动,全身绷紧了,随时准备出手。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来喝酒的。”

布鲁诺虽然不相信金肆的话。

可是还是给金肆倒了一杯啤酒。

“你为什么不找几个跳热辣舞蹈的女人?或者是戴着猫耳,穿着女仆的服务员。”

布鲁诺看了眼金肆:“曾经也有人这么说过。”

“你应该听那个人的。”金肆说道:“再来一杯酒。”

布鲁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金肆说起话。

“今天就喝到这,酒钱记在账上,年底结算。”

布鲁诺当场黑脸。

玛德,你这就过分了。

还有年底结算这一说?

等等……曾经也有个家伙也是这么说的。

难道无耻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对了,有打着卷不?”

布鲁诺瞬间炸毛了,猛盯着金肆。

“你……”

“没错,是我。”金肆咧嘴笑起,拿出了布鲁诺曾经给他的生命卡片。

布鲁诺惊疑不定的看着金肆。

“这不可能……你……你真的是金?那头猴子?”

“我最近改行了,打算做个人。”

玛德,还有改行当人这一说?

“见到我是不是很惊喜?惊喜的说不出话来了?”

惊喜个屁,惊吓才对吧。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目前来说,什么都不做。”

“也就是说,将来还是打算做点什么吗?”

“那要看好不好玩。”金肆起身说道:“对了,不要乱说话,包括你的那些同伴,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我会将他们杀掉,或者是绑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