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伐木小屋

莫里斯也不再考虑其他,而是开始统计战果,最后心情忐忑的回到王越身边,“十个死士伤了三个,不过都是震伤,圣战士死了十五个,其他的有点轻伤都没关系,只是死的那些都被踩死或者撞死,太惨了。”

王越点头看向大主教,现在的大主教和他手下的教士不但没有伤心害怕,脸上还有着兴奋,甚至几个传教士对着躺在地上的猛犸象指指点点。

王越走了过去,“发现什么了?”

大主教兴奋地说道,“这是我们神教远行的坐骑!”

旁边的莫里斯不屑的撇撇嘴,“你们神教不是在迦太基时代末期出现的吗?这些远古生物怎么还是你们坐骑了,当然我不是诋毁你们神教。”

大主教哈哈大笑,“你真的认为,一个神教是突然出现的?怎么可能?教派不是组织,不管是正义教派,还是那些邪教,他们都需要的文化沉淀,我们圣墟传承与远古,也是从那时才有可能记载圣火这种神物。”

正如大主教所说,组织只要有钱有人就可以形成,但是教派不一样,他需要一件神物做指引,在通过人们的认知慢慢神话,在一些人的指引和天灾人祸的发生,才让更多的人选择进行集会,最终形成教派。

大主教伸手拉开一个猛犸象脖子上的毛,在拉开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看着。”

大主教脖子上是一块火焰纹身,而猛犸象脖子上也有一个非常明显。

肯将地上最后一个猛犸象的脑袋锤碎,“这么说,我们还是被自己人袭击了呗。”

大主教笑容瞬间被僵住,“也可以这么说,只是这也让我们知道了我们神教的先贤从这里过去过,而且在这里留下了这些战斗机器守护在这里。”

王越挥了挥手,“好了,说别的都没有意义,我们还是考虑下接下来怎么做。”

肯来到两人身边,“看这个。”

肯的手中有这两样东西,一个是水晶火焰纹章,应该是当作身份识别的东西,还有就是一个羊皮卷轴。

这份羊皮卷轴保存的很好,尤其是他是在猛犸象嘴里找到的,有口水的湿润,在瞬间冻僵,使得它完好的保存下来。

大主教看着上面的火焰纹路,激动的将羊皮卷轴拿过来,在用炽热的枪管解封。

看着上面清晰的文字,“稍等,给我点时间,我才能翻译这上面的古文字。”

王越倒无所谓,你想给我听我就当故事听听,如果不想就算了。

亚特斯主官:上级命令你留在此处建立防御,阻挡后面的那些追兵,我们要在圣火熄灭前找到下一个圣火的位置。

我会派遣我的猛犸象群留在此处辅助你,记住事不可为就绕路去其他方向,在安全后在前往圣地,我会在圣城大门口迎接你的归来,记住不要将圣令丢失,不然你永远进不了圣城,也就是说你永远无法近距离瞻仰吾神荣光,那样的话你几十年的修行和侍奉都将化为泡影。

作为朋友我希望你能没事,愿吾神的荣光永远照耀你,为你指明前进的路。

王越抱着肩膀听大主教说完,“这能代表什么?”

大主教指着肯手中的令牌,“这是开启大门的钥匙,还有卷轴中也有一幅简易地图,和我们的差不多,我们来这就对了。”

王越看了看那个水晶令牌,“看见人的骸骨了吗?”

肯摇了摇头。

王越一挥手,让肯将令牌给大主教,他对这东西没啥兴趣,或者说对任何和自己的秘密没关系的事情都不感兴趣,“那就是说他死在了别处?或者说他先一刻抛弃这些猛犸逃跑了?所以这些猛犸才会胡乱攻击他们发现的人?”

大主教兴奋地接住令牌,“向前走吧,前面肯定有新的消息。”

王越正想点头,突然上方传来爆炸声,王越微微皱眉,“他们找过来了,快收拾东西赶紧跑。”

王越刚转身,突然看着地上的猛犸象牙眼前一亮,“将象牙背起来一起走,快。”

队伍虽然减员,但是大家还是很兴奋,因为这样就不用盲目寻找,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众人才跑出去不远,就听到身后再次传来巨响,看样子是对方炸穿了湖面,王越一挥手,“莫里斯,将把这里也炸了。”

王越选择炸塌通道也能减缓他们的追击速度,最少给众人争取半小时的时间。

开始的时候还能听到爆炸声,直到跑了半个小时,摧毁了几处狭窄的通道,才听不到后面追兵的声音,莫里斯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老大,我们应该到山脚下了。”

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通道,“看样子我们要通过通道走到前面去了。”

一行人没有休息直接向前,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能从洞壁看到亮光,再往前洞口越来越小,应该就是从这里上去,“炸开他。”

“砰”的一声,山的另一侧的一个角落的土地被掀翻,一群人从中爬了出来。

在圣战士分散开发现没有敌人后,“把里面炸了。”

又是几声闷响,整个通道全部塌陷,松了口气的众人看向天空,这才发现已经中午了,虽然还是寒冷,但是总比晚上强点,这时耳麦传来一个声音,“报告,前方发现废弃木屋,我们正在向那边查看。”

五分钟后,还是之前的声音,“报告,安全。”

王越跟着斥候的脚步来到了一个木屋,或者说不应该称为木屋,而是一个大型木质仓库,瓦罗克看了看,“应该是一个被废弃的木材厂,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将木材厂放在这里?”

瓦罗克说完看向圣战士桑德斯队长,“地图上这附近有居民区吗?”

桑德斯看了看地图,然后摇了摇头,“没有,这片区域应该就是一片原始森林,额,等一下,副官,把军用地图拿过来。”

等一会副官将军用地图拿了过来后比照一下,桑德斯脸色怪异的说道,“不远处有一个苏联的军事基地。”

王越看了看有些疲惫的众人,“先休息下吧,等晚上我们在走,白天大家不要生火,等晚上在仓库做顿热乎的。”

桑德斯点头,带着众人进入仓库,王越跳上树顶查看过,这里非常隐蔽,尤其是仓库上都是积雪和枝条从天上看下面完全看不出来。

回到仓库门口,王越靠在一旁休息,桑德斯走了过来,“天魁队长,这一路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照顾。”

佣兵之秦汉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