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哥哥我们回家

好书推荐:

在他们收拾好东西下楼准备回g市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是他一年多未见的舅舅。看到易阳的身影后从角落里走出来,暗暗窃喜,大声叫一声:“易阳。”

听到陈明叫他易阳脚步停顿心里一紧,牵着许沫往前走,自从上次事情之后,廖齐鸣利用公职之便对这栋小区安保人上了一课,这次又被陈明偷偷溜进来,他进不去,只能在楼下等。

这时陈明追了上去,准备拦住易阳时,手快碰到易阳的时候脸阴沉下来冷冷说道:“别碰我。”

陈明摆出一副讨好的样子,笑盈盈说道:“易阳,你能原谅舅舅吗?我知道错了。”

陈明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他的老婆带着3岁的孩子走了,他还是整天无所事事过日子,因为偷窃被关了一段时间。

现在的舅舅在他眼里连个陌生人都不如。易阳看着衣装破旧的陈明眼底满是厌恶,讽刺说道:“没什么原不原谅的,我已经跟你没什么关系,以后再见就当做陌生人吧。”这时的少年声音不再是稚嫩的,而是低沉浑厚有力量的,身体也已经逐渐变得强壮了,不再是16岁岁时软弱无能。

陈明一听,急眼了。说道:“你不可以这样。”便假装哭泣说道:“姐,你看见了,咱们家易阳学坏了。”一旁的许沫看着这一幕,心想根据之前她爸爸的描述这就是哥哥他那不要脸的舅舅。

听到陈明提到他妈妈易阳切齿痛恨,更加冷漠说道:“你不配提她。”

只想在易阳这里讨好处陈明一听这话便口无遮拦说道:“呵呵,不配,你妈妈从小在我们家白吃白喝,把她养大,本来你妈妈在世的的时候我还可以每个月跟她拿钱,现在呢!被你这个扫把星给害死了。”说完往地上啐口水,露丑恶的嘴脸说道:“你就是克星,把你爸你妈都克完了。”

听到这里许沫再也看不下去了,从易阳的身后走出来,眼底全是愤怒,圆圆大眼睛瞪着陈明用稚嫩的声音恶狠狠说道:“你这个人这么不要脸,就会欺负小孩吗?你再继续闹我就打电话叫警察来处理。”这个时候只有小许沫是理智的。

一听警察胆小的陈明看着面前小女孩不敢说话,他知道这个小女孩是某个警察的女儿。

此时易阳眼眶因愤怒通红通红的,上前拉着许沫地手往小区外走。留下陈明在身后叫骂。

他们没有直接去车站而是去陈可以前的单位,半年前陈可同事联系到让他来拿他妈妈生前个人物品。

陈可以前是这家小公司的财务,她性格好相处所以同事们都喜欢。

来人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小箱子向这边走了过来,以前易阳经常来找他妈妈都认识,待走近说道:“小易阿,你就是可的东西,你给带回去吧”说完便递给易阳。

易阳看着箱子的东西,心底难受起来,声音颤抖说道:“谢谢刘姨。”

中年妇女望着他眼睛泛红哽咽说道:“好孩子,要好好的。”

在车站候车处时,易阳紧紧抱着箱子,看着前方,自顾自地说起来。“当年老俩口以为自己不能生育,才领养我妈,陈明是后来他们老来得子,所以从小宠坏了,而我妈一直为陈家付出很多,她这辈子过得很辛苦。”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轻。

许沫看着这样的易阳心里难受极了。易阳拿起相框继续说道:“这张照片是我十六岁生日时拍的。”照片上中年女人白皙脸上挂着一抹微笑,眼角有了些许的皱纹,却不影响她精致的五官,相反是男孩似乎不喜欢拍照摆出一副冷酷的样子。

易阳又说道:“现在这张照片却成了我对她唯一的念想。”

许沫站起身到易阳面前蹲下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双手放在他地大掌上说道:“哥,不难过了,你还有我,还有廖叔叔,爸爸妈妈,我们都陪着你,哥哥的爸爸妈妈就放在哥哥的心里就好了。”

易阳看着眼前的女孩,手慢慢放在她的头,轻轻抚摸女孩乌黑的头发,眼眸里满是温情。还好,有你陪着,未来的生活没那么难。他就这样想着,多希望这个女孩陪他到老。

易阳看她发呆,许沫听到广播旅客们前往g市可以验票进站了,……,就站起身。热乎乎的小手拉着易阳地手说道:“哥哥我们回家。”

如同一开始一样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