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奇怪的哥哥

好书推荐:

傍晚许沫范敏约着跟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去了杨郝勋订的ktv,杨郝勋早早到了,因为是未成年大家都没喝酒,改喝饮料,有两三个同学在抢麦,后来有首情歌是杨郝勋特意点的,他拿起深情浅唱着,眼神柔和直视许沫,看得女孩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们俩早就认识,初中的时候,范敏老是羡慕许沫有哥哥接送,后来她就硬要杨郝勋接送一次,那次是他第一次见许沫,那天易阳参加校庆活动许沫硬是要等他来接她。后来杨郝勋被这笑起来很可爱的女孩吸引住,气得范敏再也不让他来她学校,后来她和许沫都考上杨郝勋所在的高中,男孩几乎每天都会去她们班找范敏说是找她却是来见许沫的,很无奈但是没办法,好在杨郝勋快高考。

八点钟杨郝勋推来蛋糕还唱着。“祝你生日快乐。”所有同学也唱起生日快乐。等吃完蛋糕,有同学提议说道:“现在还早,我们要不要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一听兴致勃勃都说好。

这时好几个同学都选择真心话,有的说上小学了还让奶奶喂饭,有的说初中时喜欢一个男孩表白失败了,有的还说她早恋了,气氛越玩越嗨,当瓶子转向今天的主角时,所有人都好奇许沫到底会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在大家以为她选择真心话时。她却笑道:“我选择大冒险。”全场哑然失声,她是第一个选择大冒险的同学。范敏跳出来兴奋说道:“跟杨郝勋深情对视一分钟。”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称呼杨郝勋为表哥的习惯总是叫名字。

这下给他高兴得,他这不靠谱的表妹终于做了一件好事。

许沫哭笑不得,到底还是好朋友呢!,好家伙,连损她机会都不放过。

“对视,对视,对视。”大家都起哄有节凑的喊起来。

在大家的怂恿下他们俩不得不对视,全程许沫害羞得耳朵都滚烫发红,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秒,在她准备起身时,杨郝勋目光神情说道:“沫沫你真漂亮。”许沫瞬间整张脸发烫红了起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许沫听得一清二楚。

ktv的灯光不是很亮,眼尖的同学发现了调戏说道:“许沫你脸红了吗?”说完同学们刷刷一起看向又起哄“在一起,在一起。”场面无比尴尬,她一直以为自己跟杨郝勋是朋友,常常见面的朋友,没想到会发生成现在的境地,这些同学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后来是范敏出面解决了这场起哄的同学。

许沫的性格有点大大咧咧,对感情这块更是神经大条,所以并不知道杨郝勋对她是有爱意。

唯独对易阳的情感是细腻只是她从来不知道而已。

许沫生日的这天晚上,易阳从下午六点开始每隔一个小时往许沫家座机打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滴滴的声音不是他想听到的,心想是不是都出门给沫沫庆生,然而并不是,许妈妈在医院给病人动手术,许爸爸在单位值班,都没接到易阳的电话。要不是今天这个项目合作非要他全程在场,也不会一早就离开g市,连陪她过生日的时间都没有。在晚上十点趁着会议中场休息时间,他终于忍不住了拿出手机,点开后台,输入密码。看到屏幕闪烁着的红点,微微皱眉,表情平静。

另一边的许沫也不太好过,躺在床上,根据今天发生的事情她做出了分析,怎么说呢!说实在的她满喜欢和杨郝勋相处的,他就像开心果每次都能把她逗开心,再不好的心情都会烟消云散。就在一个小时前杨郝勋执意要送许沫回家,到楼下的时候他望着许沫说:“你要是现在不想谈恋爱,怕影响学业的话,那我就等你考上大学,所以不要着急拒绝我,可以吗?”

当时她回一句:“好。”

许沫翻身去拿放在床头柜的盒子,拆开外包装,里面是一台浅蓝色手机,也是今年某个品牌新款,七八千,不便宜呀!心想着明天还是还给杨郝勋,看能不能退掉。许航波从小教育许沫无功不受禄。她接受杨郝勋给她办生日派对,是因为他欠许沫一个人情,现在已经还完。

第二天清晨许沫洗簌好换上校服慌慌忙忙地走出房间到餐桌拿了个肉包叼在嘴里一转身就看到坐在客厅的许航波跟易阳,她惊讶道:“哥,你不是回学校了吗?”

在她没出来之前俩个男人无声坐着表情严肃凝重,她的身影出现时他们都恢复以往神态。

易阳说道:“大四学业不太忙了,所以就回来多陪陪你们。”

许沫说道:“那太好了,这样子就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也能吃到哥煮的饭,真是太开心了。”这个时候的她手舞足蹈,语气愉悦。似乎忘记了之前想要让易阳多出去社交的事情。

易阳看着眼前的女孩唇角微微弯起笑道:“上学是不是要迟到了。”许沫一时看呆了,哥哥怎么越来越迷人了。易阳在许沫面前性格总是温润的。

他又继续说道:“沫沫,我送你去上学。”说完转身对许航波说:“叔叔,我们先走了。”

许航波摆摆说了句“路上注意安全。”

完全不等许沫拒绝,其实她是想自己不是小孩子,以前那是因为小,羡慕别人有哥哥,才会让易阳每天来接送她,可是现在她长大了。

在挤满学生跟上班簇的公交车上,易阳一只手抓着扶手处,刚好把她护在胸膛前,许沫158的个子,在180高的易阳面前显得娇小。随着公交车上的人越来越多,本来就狭小的空间挤得他们俩连缝隙都没有,易阳的胸膛紧贴着许沫的后背,以往的公交车上充满各种味道,有呛人的香水味,也有汗臭味,也有遇到个别在车上吃早餐,可今天闻到的味道是熟悉的,是清晰干净的,而不是混杂难闻的。

许沫轻声问道:“哥,你是擦什么牌的香水,真好闻。”

易阳低头看着她圆圆的小脑袋说道:“那沫沫喜欢吗?”语气带着宠溺。

许沫语气轻快说道:“嗯,喜欢。”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当听到女孩说出喜欢二字时易阳的眼里是充满星星心里满是柔软,以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情感得不到回应,卑微又不敢于表达内心情感,因此活在独自承受痛苦麻木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