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毕业照

好书推荐:

gf科技大学操场上站满了一群穿学士服的学生们,原本宽敞的操场,一下就变得拥挤,对的,她们今天毕业了,结束了青涩美好的大学时光,即将步入变化多端的社会。

许沫和李小萌拍完班级集体照之后马不停蹄地跑去找同个寝室的另外俩个美女合影,她们几个在学校操场,食堂,图书馆,班级,寝室,等等,每个生活过地方统统都合影了,当然了这些照片都是杨郝勋帮忙拍,许航波今天出任务没办法赶来,只有许妈妈过来,也跟许沫拍了不少照片。拍到最后李小萌伤感说道:“不知道再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了。”

“不要这么丧啦,以后我们约好一年聚一次会,经常见面的话我们友谊都会长长久久”许沫附议道

另外俩个美女也赞同许沫的话都说“好。”

李小萌也就没再伤感了,又活了过来。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呀。

就这样许沫开始过真正朝九晚五的生活,她对工作的每一件事情处理得有条不紊,她没有选择考公务员,也没有选择去国企上班,而是去了一家不大不小研发科技公司,她在一年前就开始关注这家公司,原因很简单,跟她读的专业不谋而合之外,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这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一大部分的业务是为国家提供服务的,而且在选合作的客户要求极其严格,主要老板也是相当低调的人,很少人会发现这样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司隐藏这么深实力。

也许爱是不分你爱多少,她爱多少,谁用情更深,都没法作比较,偏偏就有人明明爱到骨子里去,还装若无其事。

清晨的双班,穿清一色整齐迷彩服黑皮靴进行日常训练,嘴里喊着空号人民子弟兵,使命永不忘,这些年易阳也习惯了早早起来跟他们一起集训,风吹日晒原本白皙的肌肤就这样晒得有些黑。

结束一天的劳累,易阳洗完澡,拿了本技术类书籍躺在床上专注看着,在他准备睡下时,本来锁屏的电脑叮一声屏幕亮了,他便起床走到电脑桌,是一封邮件,知道他这个邮箱的人并不多。

看到邮箱名称时黝黑的眸子动容了一下,连忙点开邮件,果不其然,是许沫的毕业照,好几张,有她和同学合影,和杨郝勋许妈妈合影的,照片上的女孩笑颜甜美,圆圆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成了弯弯地月牙,可爱极了。看到最后一张时他的手颤抖了,定定地看着照片里的女孩,照片中女孩在图书馆里坐的那个位置,是他上学时无数次坐过的地方。女孩似乎在告诉他,她在等他回家。

易阳在许沫去gf科技大学上学时,他是知道的,在这时候思念波涛汹涌翻滚着,很想很想见到她,想她那喋喋不休的样子,想她总是黏他的样子,她所有的样子都想,回忆就如同断了线风筝一样,只有易阳知道,他就像找不到回家路的孩子,只要她在回家的路永远都在。

时间不会为谁而停留,或许时间可以治愈很多人,唯独记忆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完全被遗忘,有时在生活中出现某个场景某种记忆反而更加深刻。

最近许沫参与公司一个拐卖失踪儿童追踪项目,作为实习生很荣幸被算入项目名单里,虽然只是个小助理,但她每天都很卖力的工作,好几次都把忙不完的工作带回家,因为这个项目进度比较紧急,她工作量也大,不过很快她就跟上他们的脚步,很努力的不拖团队里任何人后腿。俩个月下来可把她给累坏了,还瘦好几斤,不过许沫可开心了,忙碌而充实的工作环境给她带来不少成就感,比如俩个月前相同的工作量她需要半天才能完成,现在她只需要一个小时内就可以完成,甚至提前完成。

到了下班时间,杨郝勋约她在外面吃饭,所以她顺便加会班,等他来接,到了晚上七点杨郝勋缓缓把车停在办公楼门口,拿起手机拨通了许沫电话,那一头说了句马上下来。

很快她就从大门小跑出来,杨郝勋看到她连忙下车给她开车门,许沫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等很久了吧?”

杨郝勋:“没有,下次不要跑,我不赶时间等会不要紧。”

许沫:“好,那我们现在去吃什么?

杨郝勋笑道:”吃粤菜,我已经定好位置了。”

许沫的眼睛瞬间发亮拍手说道:“好耶,我也好久没吃了”

杨郝勋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道:“你可得多吃点,把你给瘦的,指不定你过年回家叔叔跟阿姨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许沫:“知道了,我的杨大管家婆。”说完还不忘再加一句“你现在怎么越来越像我妈呢!”

杨郝勋:“我可答应阿姨要照顾好你。”说完装出很受伤的表情,“唉,我想当你老公,你却想着要当我女儿。”说话时眼睛目视前方开着车。

听完许沫笑道:“您能生出我这么大的女儿吗?可别乱占便宜。”

杨郝勋:“得勒,我的小祖宗。”

许沫“………”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车就开到粤菜餐厅门口,这家餐厅这个时间点正好是吃饭时间生意火爆根本就没有停车位杨郝勋要到别处去停车,让许沫下车先进去等他。

服务员把她带到预定包厢里,等了一会还没见杨郝勋过来,她无聊拿着手机刷网络视频。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紧促说话声,许沫没怎么在意,继续刷着网络视频,直到她听到一句“没关系。”整个人怔住了,突然她跑了出去,结果外面走廊什么都没,她愣在门口。

杨郝勋停完车过来,看到她在包厢门口发呆,笑嘻嘻道:“怎么不进去等我。”

许沫还是保持刚才样子,没有回应他。

杨郝勋轻轻推了她,叫道:“沫沫。”

回过神的许沫眼神迷茫看着他,随后说道:“你来啦,我等好久呢!”

杨郝勋牵起她地手“走,进去吧。”

在几分钟前易阳和李明浩在包厢里刚吃完饭,他上完洗手间等电梯准备下楼不巧被推着餐车服务员撞了一下,餐车上的汤都洒出来,他的黑靴子都是汤汁,服务员慌乱中不断道歉,因为电梯来他就说了句没关系,就转身走进电梯。

这顿饭,许沫食不知味,一旁的杨郝勋滔滔不绝,她就旁边时不时应一声,显然没什么兴致,杨郝勋见状以为她这段时间加班累到,索性就没再说什么,安静地吃饭,在回去的路上杨郝勋说“下次再带她来这家餐厅吃饭,这家粤菜很像许妈妈做出来的味道。”许沫说句“好。”在副驾驶上闭目休息。

深夜里许沫在床上翻来覆去没睡着,她貌似真的听到易阳声音,到底是不是自己产生幻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