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我还没来及见他一面(求收藏)

好书推荐:

凌晨五点电话响个不停,许沫迷迷糊糊伸手去拿手机,那边传来许妈妈的声音。“沫沫听妈妈说,家里出了点事,你现在抓紧时间赶回来,让郝勋陪你一起回来。”尽管许妈妈语气平和,但许沫知道肯定是家里出事了,想问出什么事时,那头的电话就挂断了。

许母在医院的办公室里,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往白大褂掉,形成一圈圈水渍。

许沫连忙起身脸都没来得及洗,就去叫杨郝勋,昨晚喝酒的他,现在还是有点眩晕,听她把许妈妈的原话讲一遍给他之后,瞬间酒醒了,这肯定是出事,连忙收拾东西。

一路很安静,她很想打电话问妈妈到底出什么事了,可她不敢,许母一直以来是个坚强的女人,工作上不管多累多苦,从不抱怨,都会觉得许航波的工作比她辛苦,是个贤惠又体贴的妻子。

老旧的小区楼下,车刚停稳,许沫快速跑上楼,一打开门就看到许母呆呆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她轻声喊了一句“妈,我回来了。”

许母眼眶红红的,眼神木讷看着许沫,嘴唇颤抖,一张一合,欲是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然而此时她情绪到达顶端,控制不住,大声哭了出来,许沫准备上前安慰妈妈时,许母带着哭腔说道:“沫沫,你爸他走了,妈妈再也看不到他了。”说完双手抹脸上的泪水整理情绪说道:“你爸在出差时发生心梗,在当地医院抢救无效今天凌晨四点宣布死亡。”

许沫感觉脑袋轰一声懵了,突然站不稳,在倒地之前杨郝勋在身后扶住她,一直在猜测各种可能性,就没想过她爸爸没了。喃喃道:“妈,是不是医院那边弄错了,爸前天还给我打电话嘱咐我按时吃饭,不会的,不会的,肯定是他们弄错名字。”

踉踉跄跄走到沙发蹲在许母跟前握着她早已冰冷的双手“我都还没来得及见他一面,怎么就。”说着说着痛苦哭泣。

连着好几天许沫一句都没说,安安静静地,今天是许航波的追悼会,她全程一句都没说也没哭,只是对来参加追悼会的人鞠躬谢礼,许母在一旁安静地抹眼泪,一眼看去一排排整齐清一色警服的人,他们都是许航波同事,有的是二十多年的老战友。

g市下了好几天的雨,就算雨停也没看到太阳的出现,房间里角落里许沫蜷缩着身子,她已经跟公司请了半个月的假,她放心不下许母。

放在身旁的电话响了,接通时那边传来范敏的声音:“许小沫,我明天休息咱们去逛街好不好。”

“嗯,明天再说吧。”她声音嘶哑回她道。

“不想逛街的话,咱们去别的地方可以吗?”

“小敏,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随后又说道“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父亲的离去一下让她长大了不少。

杨郝勋收到微信消息,“表哥,她还是老样子,你不忙的时候还是多打几个电话给许小沫。”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请假,他做的项目已经停好多天了,给公司造成不少的损失。

曾文宏在许航波离世一个星期后接到以前老同事的电话。“谁也没想到副局走了,事情也发生得太突然。”

跟对方寒暄几句之后挂掉电话,曾文宏若有所思,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在自己内心打了场战斗,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他就当自己没接过这个电话,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现在还不是让易阳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

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吃完晚饭,许沫在整理行李,许母手拿着一个小礼盒来到她房间。“沫沫,你过来。”说完把礼盒递给她。

“这是你爸爸之前出差的时候,在一个做手艺活的老人家那买,想着等你放假回来要送你的礼物。”一条简约大方圆吊坠项链,上面雕刻四个字,平安健康。

温热的指腹轻轻在那四个字抚摸着。“妈,你帮我带上。”

“好。”许母拿起项链给她带上。

“妈。”许沫欲言又止。

“沫沫,你不用担心妈妈,我在家挺好的,倒是你要好好吃饭。”话刚说完,许沫抱着她。

“嗯,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她偷偷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道:“以后我每个月都回来一次。”

“不用,傻孩子,你回来妈妈也没时间照顾你呀!你把心放在工作上和郝勋身上就行。”

第二天一早,她坐最早一班高铁回到公司上班,她请假的时候没有说什么原因请假,只是说家里有事,所以同事们都不知道,放完长假回来,好几个同事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她只是微笑回应,坐到自己的工位上又开始一天的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