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回家(求收藏)

好书推荐:

国庆小长假,许沫为避免高速堵车早早就订好两张高铁票,他们俩行李都收拾好带到公司里去,准备一下班就到高铁站集合。

杨郝勋最先到找了个地方继续办公,莫约过来十分钟左右,许沫手里提着一袋零食出现在他面前。笑道:“我买了小零食。”

他站起身很自然接过她的行李箱。“走,可以检票进站。”最近杨郝勋工作量也挺大的,这时他有些疲惫。

看着他行李只有一个双肩背再看看自己的行李许沫努努嘴道“做男人就是方便。”

“哈哈哈,我怎么听出你有点嫉妒的意味。”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做男人有时候也很麻烦的,比如头可断发不可乱,工作日早上起床洗头吹发型也是花了不少时间的。”

“哦,那也比我们女人化妆简单多了。”

“那倒是,不过我家沫沫就算不化妆也很漂亮。”说完对她眨巴一眼,满满爱意。

不一会儿熙熙攘攘地长队终于排到他们俩,车厢内,许沫坐在靠窗的位置,她扭过头看身旁的杨郝勋说道:“你要不休息一下。”

“好,一个小时后叫醒我,需要给合作方回个邮件。”

“嗯,睡吧,到时间叫你。”

杨郝勋的公司因要放假,连续加了一个星期的班,所以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疲惫,她眸子里满是心疼。看着他的睡颜思绪回到被求婚那天“沫沫,我会努力赚钱养家的。”那眼神特别坚定,正是要努力赚钱证明自己不靠家里也可以养她和未来的家,连朋友叫他出去玩都会推掉,他所有的心思都在她身上。

杨郝勋先把她送回家,下车前他对许沫说道:“太晚了,我就不上去了,明天一早再来看阿姨。”

“好,晚安。”说完走到副驾驶窗户低下身子对出租车师傅说道:“师傅,慢点开,注意安全。”

一推开门,就看到许母戴着老花镜在客厅看电视,看到自家女儿回来了,开心的不得了,连忙起身“沫沫,回来了。”

“妈,你怎么还没睡呢!都说了不用等我。”语气里带点责备,她心疼母亲,白天工作那么忙,晚上还不早点休息。

“年纪大了,睡眠少了,反正明天妈妈休息,不用早起去上班。”说完拿过许沫背在肩上的包包,又说道:“有你爱吃的糖醋排骨,对了,郝勋怎么没过来呢。”

“太晚了,让他直接先回家,他说明天过来看你。”

许母看了一眼挂在客厅的电子钟“是有点晚,行,你把行李放一放,洗个手来吃饭,我去把饭热一热。”

“嗯,好。”说完接过包包拉着行李箱走进房间。

餐桌上许沫大口吃着糖醋排骨,心情相当愉快,还不忘问坐在她对面的许母“妈,要不要再吃点。”

“妈吃过了,你多吃点,都瘦了。”语气有些许心疼,许母觉得孩子大了,不能老是栓在身边,就算许沫一再表示,考虑回来本市工作,她认为女儿没有义务放弃她努力得来成果,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外面都吃不到这糖醋排骨,总是差那么一点味道,还是妈妈做的好吃。”嘴里咬着排骨含糊说道。

吃完晚餐洗好澡,许沫就赖在许母的床上不走了,撒娇道:“我今晚和你睡。”

刚泡好脚的许母擦干脚上水珠没好气说道:“好好好,真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实际上笑得比许沫还开心。

这一夜母女俩睡得很安稳,起床发现都上午十点了,许沫提议道“妈,我们先去巷口卖豆花的谭伯店里吃点垫垫肚子,再去市场买菜。”

“好,你先去洗漱。”

“遵命,母后大人。”说完一溜烟跑进洗手间

许母笑道:“你小心一点,别摔了。”又喃喃道:“毛手毛脚的毛病可真没变。”整理床单的速度显得轻快些,嘴角微微上扬,最后止不住的笑出声,眼角的皱纹更加明显。

“谭伯,两碗豆花加两份油条。”

“哎呦,许沫回来了。”谭伯满头白发,腿脚也不太利索了,但还是坚持做手工豆花。

“回来了。”说完对着谭伯笑嘻嘻地露出大白牙。

许母笑道:“可不嘛,一回来就念叨来谭伯这吃豆花。”

“好勒,这就来,你们先坐会,很快。”

许母给她倒一杯茶说道:“虽然谭伯的门店有些老旧,但是味道好吃到没话说。”

“嗯,以前我和……。”话到嘴边,停住了,突然意识到那个所谓的哥哥已经在她世界里消失已久了。

“来咯,好吃的豆花。”谭伯热情地给她们加量。又憨憨笑道:“不够再加。”

许母笑道:“够吃了,谢谢谭伯。”

许沫也对谭伯道谢,随后一声不吭地吃着豆花。

从市场出来,母女俩提着好几袋食材走回家,一路上闲聊。“沫沫,妈妈打算明年退休,工作了快三十年,想到处去看看。”这时能从许母眼里看出对一年后生活的憧憬。

许沫轻快说道“好,妈妈,我支持你。”

中午杨郝勋踩着饭点来的,一见面就给许母一个热情地拥抱。“阿姨想我没。”

许母还没开口,许沫假装怪异的眼神看他说道:“杨郝勋,肉不肉麻?我鸡皮疙瘩都掉满地。”

“阿姨,您看,沫沫这是吃醋了。”

许母看着他们两个斗嘴朗朗大笑。“郝勋来得正好可以开饭了,今天有你爱吃的油焖大虾。”

吃完午饭后,杨郝勋和许沫在厨房洗碗,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沫沫,我手里有泡沫,帮我看一下是谁打来的。”

许沫从他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文钦。”随后接通放在他耳边。

电话里传出好友的抱怨声“我说杨郝勋,昨晚叫你出来喝醉说累就算了,今天约你出来又说没时间,老子都失恋了都不来安慰我。”

“单相思还算失恋吗?要发情到别处去。”杨郝勋还是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我靠,我们过年就聚一次会,这么久难道不想我们吗?做兄弟不带你这样的。”

“没空,你到底有没有事,没事我就挂了。”

“果然,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见色忘友,不管,老地方等你。”对方说完就挂掉电话。

站在身边的许沫想听不到都难,她眉梢微挑:“你去跟他们聚聚吧,毕竟确实好久没见面了。”

“没事,我们平时也会电话联系,今天就陪你和阿姨。”

“那不一样电话里再怎么聊也没有多见面感情来得深,说真不用为了我特意去改变自己。”

思虑过后杨郝勋认同许沫那句电话聊不如见面感情来得深给打动了“那好吧,帮我跟阿姨说一声。”

“嗯,估计她午睡起来都要三四点。”

很快他们俩把碗洗好了,杨郝勋出门前在她额头亲吻一下。“过几天你生日我来下厨。”

许沫笑道:“好,快去吧。”细白的双手推搡着他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