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小男孩

好书推荐:

年轻男子看着他轻笑的样子,感觉就是在嘲笑他们似的,怒气冲冲地抡起手里木棍向易阳砸去。

在木棍袭来地前一秒,易阳身子一闪,一阵风从他耳边袭过。年轻男子见打不着,很是生气地握紧木棍再次向易阳袭去,这次他没有躲开而是单手抓住那根不长不短的木棍,冷冷说道:“你觉得我会给你第三次机会吗?”说完手臂一用力把眼前矮他半个头地年轻男人推开,他的力道不大,但是足以让年轻男子重重往地上摔去,在场的其他人看着他们村里最能打架男人狼狈地倒在地上,咒骂了一声,所有人就上前准备去围攻易阳,连躲在树丛里地也都走出来,每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

易阳随手从脚边草丛拨一根草叼在嘴边,转身一跃坐到在车前盖上,眯眼看向四周,发现有几个十左右岁小男孩,手里拿着木棍眼里满是警惕看向他,那木棍看起来都跟小男孩差不多高。

“我是来找人的,没有任何恶意,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请见谅。”话一说完见他们停下脚步看着他不语,又继续说道:“你们要是能帮我打听个人,我会支付你们酬金。”

这时有个差不多十来岁的小男孩出声说道:“他说他是来找人,如果我们能帮他找到的话就会支付我们酬金。”

所有人虎视眈眈地看着他,都在观察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穿着黑色风衣跟军绿色裤子配上黑色靴子的易阳看起来像是一个身材很好又帅气的模特,但是在衣服包裹下是强壮满是肌肉古铜色的身材。

见他们不说话,易阳主动说道:“如果能帮我找到那就更好,我愿意支付二十万金,给你们,但是前提人要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小男孩继续翻译道,这时易阳注意到不远处拿着棍子的小男孩,不由得多看几眼,他觉得这小男孩不像本村人,倒是像市区的小孩,白净的白净的。

大家听完小男孩翻译后,对他嘀咕半天,最后让他说给易阳听,“他们说,凭什么相信你,除非你支付一部分的钱。”

易阳毫不犹豫说道:“可以,没问题。”停顿几秒后,“你们要保证,把人毫发无损带到我面前。”

小男孩把原话一字不差的翻译给在场所有人,看在钱的份上有人表示可以,有的人小声说道要不把他的钱给抢走不就好了。“我在此说明一下,你们不要在我身上动歪心思,只要我一出事,不管是当地警察还是你们村庄的人都得遭殃。”说完拿出照片递给刚刚被他推倒在地上的年轻男子。

就这样,易阳在这个名为荨奈的村庄停留几天,他总觉得这个地方会给他带来好消息。

易阳坐在车里,手快速的在他随身携带的小型笔记本上敲打着,车外面走来一个小男孩,来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就光站着,也没出声,易阳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由于车窗是关着的,他索性就当没看见,等他主动,时间又过去十分钟,小男孩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车窗,一口纯正的t国语言说道:“我知道你在里面。”车里面依旧没动静,小男孩抿了抿嘴继续说道:“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车缓缓被打开,易阳坐在车里安静地看着他,不语,小男孩些许倔强地望他说道:“我能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吗?”

易阳没回答他的,反倒将他全身从上到下打量一番,“可以,不过有个条件,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

这一番话一出,男孩眸子迷茫再次看向他,似乎在犹豫,“放心,不会伤害到你的事情。”

男孩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清澈的眼睛里眼珠又大又黑亮,特别好看,点了点头说句,“好。”

易阳下车拿出手机递给他,男孩兴奋接过手机说了句“谢谢。”

熟练地打开手机快速输进号码,一连拨出好几回,依旧没人接通,他反复确认之后号码是没有错的,易阳看着眼前的男孩子脸上表情,从期待到失望,尝试好几次还是无果之后,他原本明亮的眸子彻底暗淡下来。

低着头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睛慢慢红了起来,一滴一滴落在早已黑掉地屏幕上,几分钟后他擦掉脸上地泪水,转身把手机递给易阳,“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忙?”

看着眼前故装坚强的男孩,笑道:“不急,等明天再告诉你。”

男孩嗯一声,就慢慢走回家,看着男孩边走边擦着泪水地背影,他脑海里出现一个穿着校服背着一个书包也是边走路边抬手擦眼泪的女孩,当时的他极其慌乱,以为她受欺负了,连忙骑自行车追上去,待他追上时,女孩看见他什么都没说,就嚎啕大哭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委屈极了,他也心疼极了,全身检查一遍,见她没受伤才松了口气,不知所措抱着她,直到他说:“哥哥带你去吃好吃。”才消停下来,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范敏跟她闹别扭,两个人在闹绝交,起因就是杨郝勋,范敏知道她表哥那么勤快来接她放学,是为了来看许沫的,她那受得了,本来家里的父母都不关心她,只有杨郝勋总是会在她需要人关心的时候出现,所以那个时候心思敏感的小范敏觉得就连他表哥都开始不喜欢她,把错怪在许沫身上,小许沫莫名其妙就背锅了,也是很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