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等到了

好书推荐:

不管你经历过什么,看到过这人世间多少好的坏的,都要站在最明显的地方,等待救赎或自救。

今天的天气晴朗,一大早空旷的草地上被刚升起的初阳照得翠绿翠绿的,树上的鸟儿欢快叫唤着,也有一两只小鸟在车顶上停留休憩片刻,也有走运的时候天降鸟粪。新的一天,象征着新的希望降临,然而这一切像是那样美好。

易阳准时醒来,跟往常一样到处走走,但这次又不太一样,他是带有目的性,就在两天前,他放出两台微型无人机透视扫描中发现,有户人家一天到晚没人出入,只有到白天的时候,有个老妇人到门口放下食物敲三下门走了,然后屋里走出一个头发长又凌乱衣服破旧走路跛脚一眼且看不出长相的人。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他将微型无人机调整为静态穿墙识别人物功能,几番操作之后,才确定是廖齐鸣。此时的易阳从一开始急于想确认是不是自己想找的人那种迫切些许慌乱的情绪到现在平静下来,眼眸深邃盯着无人机连接电脑传送过来的画面,电脑屏幕上一个被脏乱的头发挡住了脸,遮着了眼睛,脖子上有两条粗厚的伤疤,很诡异,像是被利刀无数割过而留下的小瘤般。

在微型无人机两天的观察下,易阳摸清他一天要干什么,什么时间要做什么。一个老妇人手里提着一竹篮的食物从易阳身边经过,他微微错过身,表面上给老妇人让路,就在这刻竹篮里多一颗像小药丸一般大小黑色小圆球。

老妇人警惕性不高,她就是个平常人家,只是拿钱做事而已,慢慢走到那间破旧的小房子门口放下竹篮敲了三下门就走了。几分钟后屋子里的人打开门伸出手拿走了竹篮,易阳捡起脚边的小石子往那扇木门丢了过去,像是不经意似的。那关上门的手顿了顿,通过门缝隙看着门外的人时,拿着竹篮的手疯狂地颤抖,竹篮里的食物散落一地,掉在水泥地时发出咚咚闷闷地声音。这一刻易阳更加确定他就是廖齐鸣,他一生敬佩的鸣哥。

易阳吹着口哨慢慢向别处走去,屋子里的人站着一动不动,他不知道是不是又出现了幻觉,简直不敢置信,浑浊的眼眸动了动,拿起地上黑色小圆球,紧紧揣在大一,廖齐鸣在他面前吐槽。“唉,咱们国家什么时候能制造出方便监听监视又不容易被发现的监视器呢?”当时易阳回答说:“说不定几年后就会有了。”廖齐鸣笑了笑,“但愿吧。”在他失踪的第二年这款小药丸般大小的监视器开始正式使用了,必要时可直接吞入腹中,避免被发现后销毁。

一时间他陷入回忆,太久了,他依旧记得当年那个孤独无助的少年。无数次,他想了无数次,这辈子就这样了,死又死不了,活呢!却活得不如死。可这一刻他真的想活下去,尽管他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丝毫不见以前的廖齐鸣的影子,难怪这个村庄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眼前这个乱糟糟像流浪汉般的人就是易阳花重金要找的人,跟易阳给他们的那张照片上的人照片判若两人,照片上的男人穿着球服站球场上,咧着大大地笑脸,干净又阳光。

现在他终于等到了,情绪有些激动连忙蹲下身去捡地上地食物,墙壁上方监控器仍然闪烁着红点。

七年前,廖齐鸣和其他几个缉毒警察分开潜入国际贩毒团伙中,一开始所有的潜伏工作都很顺利,在一次一名缉毒警察输送消息出去时被发现了,导致另外几名警察被枪杀了,只有他算是比较幸运。在此之前廖齐鸣救过其中一位毒贩大佬的孩子跟老婆,当时毒贩大佬的仇家找上门对毒贩家人进行报复,他刚好要送东西到毒贩大佬家,冒险进去救人,廖齐鸣右脚瘸就是当年保护孩子时被枪打中,正是这原因,毒贩才会将被虐打奄奄一息的廖齐鸣秘密救出送到这个偏僻的村庄,前几年里天天有人看守,防止他逃出去,最开始廖齐鸣往自己身上割出伤口,为了能出去看医生,到后来直接派来一个医生过来,他就放弃这个念头,每天麻木的活着除了吃就是睡,两年前突然有一天所有看守人员都撤走,只有每天来送饭的老妇人。

下午,车子里的易阳闭眼躺着,眉头微蹙,心里盘算着,睁开眼,手往驾驶座下撬开拿出三沓t国纸币,从包里拿出一架小型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