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怕遗忘

好书推荐:

此时晚上七点,夜幕降临,满天繁星,月色通亮还伴随刺骨的冷风。突然一阵阵刺耳的噪音打破这宁静的夜晚,几个胆大男人纷纷走出来一看究竟,只见老旧的房屋门前上方有着看不清的什么东西在发出噪音。又是一个突然,一张张纸币从空中散落,这下子把看热闹的人给兴奋到了,大家一拥上前去捡钱,人越来越多,加上那刺耳难听的噪音,乱哄哄的,堪比菜市场还热闹。

老旧房屋里的人手里还紧握着小圆球发出声音,“鸣哥,你打开门趁乱走出来。”尽管以前廖齐鸣在警校体能训练成绩回回排第一,可现在的他颤颤巍巍打开门猫着身子走了出去,对他来说挺费劲的,在混杂的人群中跛着脚沿着墙壁缓缓一步一步走到转角处,被藏在角落的易阳一把拉过去,“鸣哥,是我。”

廖齐鸣听到熟悉又似陌生的声音,在思绪慌乱中抓住他手臂,眸子里满是复杂的情绪,有紧张,有迫切,有不安,有激动,更多的是这么多年一直期待来人获救他的希望终于实现,已经过去七年了甚至让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来这个地方救他。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活下去,一定要等到,一定要等到。

易阳拉住他地手坚定说道:“走,我带你回家。”

易阳按着自己整理的地图稳稳地开出村庄,一路上廖齐鸣安安静静地坐在副驾驶上,眼睛直视前方,易阳看了一眼他,不去打扰他的。

在他们车子开出村庄时,破旧房屋门口人群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有几个男孩子对地上的小机器好奇极了,凑上去围着捣鼓着,这台小型无人机是被易阳设置过,时间一到就会自动报废,当然无人机散落的纸币也是被抢得一分不剩。

易阳不敢多停留,每开到一个地方,下车带着廖齐鸣买完东西就走,直到开出偏僻地区来到闹市,他才敢带着廖齐鸣到一家小旅馆休息,让他洗去一身的脏乱。等他从浴室出来,易阳手里倚靠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套工具,里面有刮胡刀,剪刀等,“鸣哥,我帮你理发顺便把胡子刮了。”

廖齐鸣像是没听到又是听到般不语走到沙发坐下,比起之前激动喜悦各种情绪现在他已经恢复淡然的神情。

易阳看着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又说不上来,一路上他一句没说,很安静,不太像以前的鸣哥,心里又在想是不是太久没有自由生活适应不过来,应该要给他多点时间。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是,不是廖齐鸣不想说话而是根本说不了话,他之前就很好奇,他的鸣哥连吃饭都要背着他,不让易阳看到,刚开始还以为这些年习惯了一个人吃饭,就在刚刚他看见了,刚起床的廖齐鸣也没想到易阳也起床了,他张开嘴巴照镜子的样子被看得一清二楚,特别是没了舌头的嘴巴,易阳眸子里满是震惊痛苦,在廖齐鸣转过来看他时早已收回情绪,“鸣哥,等会吃完早饭我们直接去机场,你的证件我一直带在身上。”说完从包里拿出护照,身份证给廖齐鸣看,但眼前的人连看一眼都不想看,头也不回直接走进洗手间,易阳看着他踉踉跄跄的背影。眼眶里热了起来,有一股热气在沸腾。

他们很顺利的回到双班边境,曾文宏看他们俩平安回来,顿时悬着的心就落了下来,他在有生之年能见到他喜爱的学生廖齐鸣活着回来,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眼眶湿润激动地上前抱住廖齐鸣。“回来了就好。”

廖齐鸣看着曾文宏身后那一排排陌生面孔心里有些发紧,但那熟悉又庄严戎装让他莫名有了安全感。他那惊慌失措模样易阳都看在眼里,想赶紧把鸣哥带到他的宿舍去,要是继续在这里待着怕他情绪。

那粗糙满茧地手拍了拍易阳那早就已经壮实的肩膀说了句,“孩子,辛苦了。”

“不辛苦,首长我先带鸣哥到我宿舍去,我一个人住地方大,我再弄一张床,我们俩住一块,过几天我有话跟您说。”

“好,那你先带齐鸣去休息。”

回望这一路上过来,恐怖只有易阳自己知道,风餐露宿,每天只能窝在那空间不大的车座椅里,一呆就是好几个月,每天走走停停,就算是一点小道消息他都必须亲自去证实,所有的辛酸,都在他找到廖齐鸣的那一刻抹得一干二净,都是值得的,他一直坚信的终于实现了。

有时候过分执着的人,往往在感情上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自己所能承受的,他也怕被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