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你们宫里人真会玩...)

好书推荐:

翌日,天晴,苏念珠正坐在铜镜前梳妆,便听殿门被人打开,两个小太监抬着一个炉子进来了。

真的有炉子?

苏念珠震惊了,她昨天晚上只是随口说说的!

苏念珠站起来问,“谁让送来的?”

那两个小太监低眉顺目地站在那里,道:“是贤王爷。”

贤王爷?那是什么人物?

“呵,”龙床上又是一阵冷笑,“朕的皇弟还真是关心朕啊,送个炉子过来是嫌朕吃得太多了?”

皇弟?等一下,跟原主偷情的难不成是这暴君的亲弟弟?

苏念珠瞪圆了眼,忍不住一阵激动。

果然,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你们宫里人真会玩。

两个小太监仿佛没听到暴君的冷嘲热讽,躬身退了出去。苏念珠走到炉子边,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

陆棠桦看到苏念珠一副新奇模样,忍不住又是一阵嘲笑,他懒洋洋地吐出三个字,“蠢女人。”

一个炉子就能让她开心成这样,怪不得被陆从嘉那个伪君子像提线木偶一般摆布。

“像你这样的蠢女人,朕还没死,兴许就能先替你收尸了。”

面对“好玩不如嫂子这件事”,苏念珠觉得脑袋有点涨,信息来的太快,她有点消化不了。她朝陆棠桦伸出手摆了摆道:“我压力有点大,我想静静。”

陆棠桦立刻就炸了,“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苏念珠抬眸,看一眼又在愤怒至极的疯狂摆动脑袋的陆棠桦。

苏念珠:……好吧,看起来还是他压力比较大。

.

其实苏念珠说要炉子,也不是随便说说的,她是挺想要的,不过她没想到,这个什么什么贤王的居然真的能给她弄来。

看来这位贤王的势力不容小觑呀。

这样一想,苏念珠觉得自己的退休之路是不是有点危险了?

苏念珠托腮蹲在炉子边,一边思考,一边摸着炉子。

这个炉子是全新的,精铜打造,工艺高巧,毫无瑕丝。造型有点像她外婆在乡下用的那种老旧蜂窝煤炉子。下面用炭火烧,上面放砂锅、铁锅都可以。

瘫痪的人要常用蔬菜、水果,可苏念珠在这里住了三日,发现那些太监送来的膳食大多油腻荤腥,且干硬,一看便知道放了许久,说不定还是隔夜的。

这种东西,陆棠桦只碰一点便不吃了。

别说是陆棠桦吃不下,就连她也吃不下。

虽然残废了,但好歹也是一个皇帝,这些宫娥、太监也真是欺人太甚。不对,或许欺人的不是宫娥、太监,而是另有其人。

不过这关她什么事呢,反正她迟早是要退休的。

苏念珠提裙出去,将站在殿门口的太监唤进来,说,“我要炭火,还要新鲜的青菜,最好是落了浓霜的那种。再来一点面粉,油盐也要。”

太监一愣,没有动作。

苏念珠笑眯眯道:“是没听清楚吗?我再说一遍……”

“去吧。”一道温润的声音突然横插进来。

苏念珠转头,就见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竟站了一个男人。

男人身穿月白色长袍,身上披白色狐裘,腰束翡翠玉带,脚蹬黑色长靴,面如冠玉,龙章凤姿,一看就知不是凡人。

有风过,苏念珠闻到一股熟悉的松木香,与昨天晚上在那个“情夫”身上闻到的一模一样。她猜测,这应该是某种檀香,专门用来熏衣留味的。男人说话的声音亦跟昨晚那位一模一样。

“皇嫂。”陆从嘉站在距离苏念珠三步之遥的地方,微笑拱手行礼。

哦豁,居然真的是“情夫”。

男人眉目如画,气质温和,如玉如松,举止言谈之间满是克制守礼,看向苏念珠的目光亦是清明雅致的。

可谁又能想到呢,在这副正人君子的皮囊下,藏着那样龌龊的心思。趁着自家哥哥瘫痪在床的时候,跟貌美的嫂子你侬我侬,亲亲爱爱,啧啧啧。

“贤王爷。”苏念珠不知如何行礼,只垂眸轻唤一声。

美人娇怜柔弱地站在那里,垂着眉眼,低着头,露出一截白皙脖颈,无意间透出一股多情妩媚之态。

苏念珠确实是一位美人,只是美得太过张扬艳丽,与如今京师内推崇的委婉含蓄,仙气飘飘差距太大,有点跟不上潮流审美。

虽如此,但不可否认,她确实很美。

想起女人对他的依恋,陆从嘉双眸轻动,唇角不着痕迹地勾起。

昨夜如此待他,定然是听到了些风言风语,不高兴了。像苏念珠这样极其容易摆布的女人,只要他说几句话哄哄便行了。

陆从嘉心中虽不耐烦要哄这空有一张脸的花瓶美人,但看在这张脸的份上,他又耐出几分性子。不过这女人今日瞧着怎么跟前些日子有些不一样了?竟让他有些移不开眼……

陆从嘉意识到自己的心思,心头一惊,赶紧收敛神色,露出笑来,“别人在外头说的那些诬蔑之言……”

“滚!给朕滚!”寝殿内,光是听到陆从嘉声音的陆棠桦就已经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那雄壮的肺活量,哪里像一个瘫痪在床的废人。

陆从嘉的话被打断,男人面色微沉,正巧此时,太监将苏念珠要的东西取了来,陆从嘉看一眼那太监,突然闭上嘴,不解释了,只是一拱手,扬声道:“皇嫂安好,臣弟便心安了,连瞧着这天都晴朗许多。”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当心别人告你抄袭!

“臣弟先行告退。”一冷一热,这个男人非常擅长玩弄女人,根本就没给苏念珠说话的机会,径直起身,拢袖,自苏念珠身侧而过。

阴冷深宫之中,陪伴在如此凶恶暴君之侧,该是如何孤苦无依。原身定觉得自己活在地狱苦海之中,一辈子已然无望。

而陆从嘉的突然出现,则成为了在这无尽苦海之中唯一一个能给予她一点温暖的人。

一个温润如玉的天之骄子,京城内众贵女追逐的对象,独独对她嘘寒问暖。如此一来,也难怪苏念珠会把持不住。

陆从嘉从苏念珠身侧经过,身上清冷的松木香萦绕不去,流转于苏念珠鼻息之间。还有那若有似无擦过的宽袖、指尖,若是原身怕要激动的好几日睡不着了。

可惜,本来的苏念珠已经不在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她。

苏念珠轻轻叹息一声,觉得这陆从嘉的段位真是高,堪比男版王老吉,原身hold不住也是正常的。

“娘娘,东西替您搬进去了。”太监躬身从殿内出来。

“哦,多谢。”苏念珠颔首道谢,转身入寝殿。

那身形纤瘦的小太监呆呆地站在原处,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错了。

刚才,刚才皇后娘娘是在跟他……道谢?

虽然这位皇后娘娘聊胜于无,但毕竟是大周的一国之母,却跟他一个小小的太监道谢。

小太监忍不住激动地红了脸,他偷偷朝里一看,苏念珠正褪了外头宽大的外衫,然后慢条斯理挽起大袖,露出两截白藕似得胳膊。

小太监虽已被去势,但毕竟还是个男人。

他面色一红,赶忙关上殿门,却依旧忍不住想,皇后娘娘到底要干什么?

.

苏念珠盘腿坐在地上的软垫上开始生火。

陆棠桦看着她折腾,忍不住嘲笑,“你还会生火?别把朕的寝殿给烧了。”

苏念珠没有理他,从炭盆内取了一块烧红的炭来引火,然后塞入新炭。

等了一会儿,炭火烧起,苏念珠将小铁锅架上去,往内加入清水。炭烧火比较慢,苏念珠趁着这时候将面粉取出来放在案板上,然后加入水,指尖探入面粉内,缓慢搓揉。

不过一会,面团成型,苏念珠左右四顾,发现一只极小巧细长的白玉花瓶。纹理自然,行云流水,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苏念珠起身,沾满面粉的手握上那白玉瓶。

陆棠桦看着被玷污的白玉瓶皱眉,气急道:“那是朕最喜欢的白玉瓶……”话还没说完,男人就见这女人拎着花瓶就往水盆子里一顿搓,然后“duang”的一下砸到了面团里。

陆棠桦:!!!他的白玉瓶!

陆棠桦直觉喉头似要哽出一口老血。

苏念珠悠悠闲闲的用白玉瓶把面团滚成面饼,然后略嫌弃道:“还是不如擀面杖好使。”话罢,苏念珠起身,就看到陆棠桦气得几乎拧成麻花的脸。

似乎是因为身体瘫了,所以这位暴君的面部表情越发丰富狰狞,四肢的力量都挤到了脸上。

“陛下。”苏念珠施施然走过来。

陆棠桦突然一阵头皮发麻,“你要干什么?”

苏念珠站到床边,侧头看向床头挂着的那柄剑。

“这剑……”

“这是朕饮血而生的宝剑,跟着朕一生戎马,踏过尸山血海,名唤血锋。血锋出鞘,非见血不收……”陆棠桦的话还没说完,苏念珠就上去把那柄血锋取了下来,然后嘟囔道:“长了点,也不知道能不能削面。”

陆棠桦:……

“那是我的血锋……”陆棠桦努力又坚强地瞪圆了眼,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念珠拔出血锋,然后姿势扭捏怪异的用它……切面条。

“你,你……”

“陛下放心,少不了您那份面的。”苏念珠抽空回答。

陆棠桦声嘶力竭,“朕不吃!”

.

面饼被切成宽面,“哗啦”一声扔进烧开的小铁锅里。清嫩嫩的小青菜也被她清洗干净,一瓣一瓣掰开叶子,扔了进去。

很是清汤寡水的一锅面,可躺在龙床之上的陆棠桦闻着香味,不知道为什么却狠狠咽了咽口水。

苏念珠怕面粘锅,用筷子搅了搅,然后往里加入一点油,一点盐。

面条浮起,出锅。

热腾腾的宽面条,青翠欲滴的菜叶子,飘着一点油腥的面汤,还有端着白玉碗的美人。

氤氲热气飘散,苏念珠的脸被蒙上一层薄薄烟色,她轻轻吹一口气,薄雾散,露出杏腮黑眸,红唇娇颜。

陆棠桦继续咽了咽口水。

苏念珠用玉箸挑起几根面,轻轻吹了吹,然后嘬进嘴里。

陆棠桦跟着嘬了嘬嘴。

“呼呼,好烫。”苏念珠吃了一口茶压下那股烫意,一偏头正对上陆棠桦的目光。

陆棠桦迅速偏头,假装不在意。

小娘子歪了歪头,问,“陛下想吃吗?”

陆棠桦偏着头不说话。

身为帝王的骄傲让他说不出求人的话,别说是一碗青菜面,就是一颗葱花他都不会求她!

“咕噜噜……”大概是饿的太厉害,陆棠桦闻着香味,肚子突然开始叫了起来。

寝殿内十分安静,陆棠桦肚子的叫声也就更加明显。

“陛下,吃点吧?”苏念珠用小碗给陆棠桦挑了一点,端到他身边。

陆棠桦红着耳朵冷哼一声,“朕不吃嗟来之食。”

苏念珠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抵在自己唇上,然后把小碗往陆棠桦那边推了推。

陆棠桦被香得不行,嫌弃道:“你干什么?”

苏念珠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摇头,又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陆棠桦突然就懂了,他神色古怪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轻咳一声,红着耳尖,含糊道:“既然如此,那,那朕就尝一口吧。”

他不食嗟来之食,她便闭口不言,只是为了让他吃上那么一口面。

陆棠桦心中升腾起一股怪异的感觉。暖融融的,比他感受到的面的热气还暖。

苏念珠用枕头替他将脑袋垫高,然后用筷子挑面,慢吞吞地喂给陆棠桦吃。

陆棠桦全身瘫痪,每日里的吃食都是别人喂的,可这还是苏念珠第一次喂他。昨日里的药不算,他没喝。

明明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面,可味道就是跟别的面不一样。

若是硬说连御膳房做的都没她好吃那就过了,可这面确实不一般,说不出来的不一样。

陆棠桦一连吃了好几口,心情舒畅了,话也就多了。

“朕告诉你,少听陆从嘉那个伪君子放屁……嗷嗷嗷!”

女人端在手里的碗突然脱手,陆棠桦被浇了一脸的汤面。幸好那汤面已经不是很烫,不然他保准要毁容。

“苏念珠!你是故意的吧?陆从嘉那个伪君子刚才在外面跟你说了什么?”顶着一脸面的陆棠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而他对面,苏念珠还保持着手掌向上的端碗姿势,一脸呆滞。虽然那只碗已经不在了。

陆从嘉?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苏念珠猛地想到了一件事。

贤王陆从嘉,废后苏念珠,暴君陆棠桦……苏念珠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前些日子网上红极一时的古代言情小说《小周后》吗?听说还卖了巨额版权,正准备翻拍成电视剧,消息一出,各路小花、鲜肉争相抢夺。

因为小说很红,所以苏念珠虽然没有看过,但听人提过。

听说是一本大女主文,大致剧情就是女主苏嫣初,也就是原身苏念珠的庶妹,在大周朝从一位身份低贱的庶女成为一代小周后的故事。

至于为什么叫小周后,那当然是因为大周后是她。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这个大周后会变成暴君的前妻,关入冷宫,自缢身亡。至于为什么她会落得如此地步,还是因为一个“情”字。

作为女主,苏嫣初自然生得惊为天人并且气运加身。

在她的世界里,她不必要特殊做些什么,所有的好事都会接憧而来。

苏嫣初的一生中会出现很多男人,男主贤王陆从嘉,惊艳才绝的首辅苏易鸣,铁血无情的大将军江昊天,心狠手辣的敌国太子楚瑜尧等等等等。

而在陆从嘉成为皇帝,娶了苏嫣初之后,苏易鸣与江昊天也会因为苏嫣初而甘心成为陆从嘉的左膀右臂。

真是大美满结局呢。

整部小说之中,除了女主这位真善美的仙子,其余的女人基本都是心狠手辣的妒妇,或者是为爱痴狂的愚蠢炮灰牺牲品。

比如苏念珠穿的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也叫苏念珠,是苏嫣初同父异母的嫡姐姐。深爱贤王陆从嘉,为了陆从嘉给暴君下毒,被暴君发现后打入冷宫。在冷宫内苦等陆从嘉多年,却等来了他登基为帝跟苏嫣初成婚的消息。

至此心死,在陆从嘉跟苏嫣初成婚那日,一尺白绫,上吊自尽。

不过为了体现女主的真善美,原身苏念珠也不是个好人。她之前为了躲避给暴君冲喜这件事,企图将苏嫣初推出来代替她。

不过苏嫣初运气好,她有一个忠心的丫鬟,为了主子铤而走险,在苏念珠的茶里下了药,在冲喜那日,将她与苏嫣初替换了。

当苏念珠醒来时,她已在深宫之中,身边还躺着一个废人。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苏念珠当然是又生气又怨恨,可她被关在紫禁城里根本出不去,只得日日以泪洗面。幸好,在这冰冷的深宫之中,还有一位贤王点亮了她黑暗的世界。

于苏念珠而言,贤王就是她生的希望。

只是她不知道,陆从嘉本就是刻意接近她。一方面,陆从嘉是为了自己的野心来哄骗苏念珠为他办事,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苏嫣初报仇,治治女主这心狠手辣的嫡姐姐。

唉,归根结底,还是苏嫣初这红颜祸水惹的祸呀。

苏念珠刚刚感叹完,外头就传来一道宫娥清亮的声音,“娘娘,苏家小娘子来了。”

嗯?苏家小娘子?苏嫣初?这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苏嫣初一个庶女,自然不能独自入宫,必然是被人领进来的。苏念珠想到方才的陆从嘉,心思一瞬明朗。

估计这两人是一道进来的,只是陆从嘉为了避免引起她的怀疑,故意让苏嫣初压后来寻她。

苏念珠还没说要见,还是不见,那边宫娥已经将苏嫣初领了进来。

她这皇后当的……连个看门的都不如。

苏念珠忍不住朝暴君看了一眼。

注意到苏念珠的目光,正在努力甩开脸上面条的陆棠桦皱眉,“看什么看?”

苏念珠搓着指尖,幽幽道:“这男人没本事,女人也跟着受苦。”

陆棠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