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一个暴君吗...)

好书推荐:

白日里,乾清宫内尚有宫娥进进出出,说是伺候,其实是在监视。

而虽说是监视,但这些宫娥也懒怠,属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那种。还未到晚间,便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没人了,苏念珠终于逮住机会跟陆棠桦单独谈话了。

她懒洋洋起身,披了件斗篷,让周玳去门口守着,然后慢慢悠悠走到龙床边,嗓音尚带刚刚起身的慵懒感,状似无意的跟陆棠桦提起了一个名字。

“孙天琊?”陆棠桦正要斜眼,想起苏念珠说的话,用力扼制住了这个习惯性冲动,改成了掀眼皮,用来表示自己的不屑和鄙夷。

“没听过。”

苏念珠蹙眉,“孙家好歹也是四品朝官,还跟陛下在朝廷上吵过架呢。”

“吵架?”被这样一提醒,陆棠桦似乎是有些记忆了,他眯眼回忆,“就是那个说话总吐唾沫的老头?”

苏念珠:……

按照陆棠桦在外的恶名,敢在朝堂上跟他吵架的人肯定寥寥无几,而敢用一个区区四品小官的身份跟他吵架的,更是只有那么一个了。

“那是孙天琊的父亲。”

“哦。”陆棠桦不甚在意,“许久没见了,人怎么样?还没死吧?”

苏念珠:……

苏念珠顿了顿,道:“死了,一家都死了。”

“嗯?”陆棠桦有些惊奇,“怎么死的?”

“被毒死的。”苏念珠蹲在床边,单手托着下颚跟陆棠桦说话。一边说话,一边仔细观察着陆棠桦的表情。

男人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心虚之意,反倒显出一抹惊奇来,“那老头看着身子骨不错啊,怎么朕还没死,他反倒先死了?”

“陛下真的不知道?”苏念珠垂着眼睫,扇子似得阴影落在莹白面容之上,修剪的极其整齐的指尖摩挲着龙床上贴着的金箔。

她的表情很平静,语气亦非常柔和,也不知为何,陆棠桦却明显察觉到了她瞬时低暗下来的心情。

陆棠桦忍不住解释,“朝廷之事一直都是苏易鸣在管……”

“现在也是他在管?”苏念珠截断陆棠桦的话反问。

“朕不知道,是吧。”陆棠桦的脸上露出些许迷茫。明明是个极俊美霸道的男人,偏生总是露出像懵懂小孩一般的表情。

“朝廷之事是我哥哥在管,那陛下您管什么呢?”苏念珠的语气陡然锋利起来,语气中蕴着难掩的小气儿。

生气了。

陆棠桦却不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一如既往道:“打仗啊。”

“哦,”苏念珠皮笑肉不笑,“然后就打瘫了。”

陆棠桦终于从这句夹枪带棒的话中听出了苏念珠语气里的不快,他有些不解,更多的却是被冒犯后的愤怒,“苏念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苏念珠摇头,然后站起来拍了拍裙裾,不知是说给陆棠桦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又重复了一遍,“真是没什么意思。”

“苏念珠,你给朕说清楚!你这不阴不阳的,到底要说什么?”

任凭陆棠桦在后头叫嚣,苏念珠始终没有回头看他,只一个劲的往外走,脚步很稳,表情却很凝重。

出了寝殿大门,周玳正守在门口。他看到苏念珠从里面出来,赶紧行礼道:“娘娘。”

苏念珠仰头看天,日落西山,晚霞漫天,如野焰焚烧,残晖层层如裂,碎似花光。映入眼帘的明明是绚丽多姿的美妙景色,心中涌出的却是抑制不住的悲伤怆色。

“娘娘……”周玳看到苏念珠的表情,忍不住想问,开口后又发现自己逾越了,赶紧闭上嘴。

“真是难办。”苏念珠幽幽叹息一声,“虽不知情,但亦无法逃脱罪责。杀人就是该要偿命的。”

“娘娘!”周玳惊了,“那孙天琊说不定只是在胡诌,您不能为了区区一件一年前的小事而,而动摇国之根本啊?”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你们这里没有这条律法吗?”苏念珠看向周玳的眸色有些冷,像浸着寒霜似得凉。

周玳看着这副模样的苏念珠,莫名有些心悸。他垂眸敛目,声音渐弱,“奴,奴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太监,刑律之事确实不懂。”

“你不懂无碍,可作为一国之君,他该懂的。”苏念珠的视线穿透寝殿大门,直射入那张龙床之上。

.

入夜前,宫娥端了膳食来。

周玳提着食盒,轻手轻脚置到桌上,然后走到陆棠桦面前道:“陛下,该用晚膳了。”

陆棠桦抿唇,似无意又不耐烦道:“她呢?”

“谁?”周玳一脸懵懂。

陆棠桦斜睨他一眼,觉得这小太监平日里在那女人面前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到他这就跟个木头桩子似得。

“陛下说的是皇后娘娘吧?”周玳反应过来,赶紧躬身道:“娘娘有事出去了。”

“朕没问她。”陆棠桦突然扬高声音,然后不屑一顾道:“是你偏要告诉朕的。”

周玳:……

“陛下,用膳吧。”

“不吃,什么狗吃食。”已经被苏念珠养叼了胃口的陆棠桦再也看不上宫里那些冷饭冷食了。

周玳听闻此话,也不勉强。他立在灯色下,左右环顾,见四周无人,才上前一步,压低声音与陆棠桦道:“奴才有一事,要告诉陛下。”

陆棠桦看他一眼,“说。”

周玳道:“是关于孙天琊的。”

一听到这个名字,陆棠桦就忍不住气哼哼。那女人不就是因为这个什么孙天琊的不给他做饭了嘛。

等一下!陆棠桦霍然瞪大眼,那女人不会又勾搭上这个什么孙天琊了吧?

“苏念珠是不是去找这个孙天琊了?”陆棠桦瞪着周玳,扭曲了脸,即使在如此充足的灯色下,周玳还是能看到他被气绿了的脸。

周玳赶紧解释,“娘娘确实是去找孙天琊了,不过这孙天琊并不是别人,就是沈太医,是一年前差点被陛下毒死在牢里的孙家嫡长子。”

陆棠桦皱眉,“朕没害过他家。”

居然还有这种误会,怪不得那沈烨要用毒药杀他呢。

周玳顿了顿,又道:“娘娘说,陛下虽不是主谋,但脱不得干系。”

“呵?”陆棠桦嗤笑一声,“她说有干系就有干系?就算有干系,那她想如何?跟这个什么孙天琊一起把朕杀了?”

周玳往后退一步,头埋得极低,“娘娘说,这件事情到了晚间陛下就会知道了。”

陆棠桦的面色陡然阴沉下来,“你到底是朕的太监还是苏念珠的太监?”

周玳跪地磕头,一脸诚恳道:“奴,奴才生是娘娘的人,死是陛下的鬼。”

陆棠桦:……去你妈的鬼!

.

白日里天气不错,到了晚间时温度骤然下降,外头竟还飘起了皑皑溯雪,落满了这红墙宫瓦,淹没了琉璃重檐的乾清宫。

寝殿内烧了地龙,并不冷。

苏念珠率先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男人,披着黑色的斗篷,带着兜帽,看不清脸。

陆棠桦眯眼,周身气氛骤冷。

周玳见状,赶紧躬身退到了殿外。

“怎么,如今都要带到寝殿里来玩了。”陆棠桦偏头,一副不屑的模样,言语间满是嘲弄。

黑斗篷男人一身雪水,濡湿前襟袍角。他踩着脚上的脏鞋子,径直走到龙床前,在金砖之上留下一排溜鲜明的乌黑脚印。

陆棠桦闻到一股除了冷寒之气的药草味。

孙天琊抬手,揭开头上的兜帽,露出那张清俊面容。

陆棠桦猜到了来人,他眯眼盯着面前的孙天琊,语气不善道:“你过来干什么?”

孙天琊看着陆棠桦,语气很淡,“自然是来报仇的。”异常平静的一句话,像是在说今晚这雪下的不错。可孙天琊浸满了暗色的眸中却蕴藏着无处掩藏和发泄的仇恨。

灯色下,孙天琊那张书生气十足的脸上竟也透出几许诡异暗色,他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陆棠桦,眼角微微发红,情绪霍然激动起来,胸膛开始剧烈起伏。

他憋着一口气,一口被屠全家的怨怒之气。

常日里,这口气被压在心底,只待一个时机,只等一句话,只要一个机会,它就会被无限放大膨胀,像气球一样,到再也无法抑制的时候,“砰”的一声爆炸。

即使自己粉身碎骨,亦无畏无惧,只要出了心中那口悲怆恶气。

“今日,还要多谢皇后娘娘。”

孙天琊一边阴沉沉的说着话,一边从宽袖暗袋内取出一柄匕首。

那匕首显然是时常被人摩挲,匕柄非常光滑。也时常被人打磨,锋利无比,打磨痕迹明显。这柄匕首被孙天琊擦的干干净净,光可鉴人,那锐利的刀刃闪着寒光,照出孙天琊一半的脸。

竟被他胡言说对了!这女人居然真的带着人来杀他了!

陆棠桦咬牙,转头看向一脸平静之色站在一旁看戏,正缺一盘瓜子的苏念珠。

“苏念珠,这就是你的计划吗?这就是你的打算吗?”陆棠桦用力朝苏念珠的方向嘶吼。

他使劲想撑着身子动起来,可惜,不管他如何努力,他依旧是个瘫子,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也不管他如何声嘶力竭,站在他身边的苏念珠就像是一尊没有感情的玉人,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坨死物。

平静的美人轻启薄唇,语气一如既然的温和,“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呵,”陆棠桦冷笑一声,继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苏念珠,你好样的,好样的!”

苏念珠拢着宽袖,转头朝孙天琊道:“太脏,我就不看了。”话罢,苏念珠转身朝殿外去。

陆棠桦梗着脖子,双眸赤红,“苏念珠,今日你要是走出这个殿门,就别想再踏入一步!”

苏念珠充耳不闻,提裙抬脚,尤其把脚抬得高高的,像是在故意挑衅一般。

陆棠桦被气疯了,他疯得双眸几乎要滴出血来。

孙天琊还站在陆棠桦身边,他用宽袖擦了擦手中匕首,看向陆棠桦的目光中透着一股狠辣的决绝。

宽大的袖摆高高扬起,孙天琊握着匕首的手青筋迸出。他使劲全力,重重的朝陆棠桦的方向砍过去。

陆棠桦就那么看着孙天琊,红着眼,看着他的匕首裹挟着风势朝他砍过来。

细薄的帷幔被匕首刺穿,银勾挂着玉佩掉在地上,“啪嗒”一声,玉佩碎成两半,“噗嗤”一声,匕首刺入的声音清晰而果断。

龙床畔,柔软微卷曲的青丝簌簌而落,像断了根茎的花瓣,从树上飘散而下,被风一吹,丝丝缕缕,铺了满地。

陆棠桦瞪圆的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孙天琊,孙天琊也看着他。

孙天琊急速喘息着,手中的匕首狠插在陆棠桦头顶三寸处,然后狠绝的往下一拉。

“刺啦啦……”上好的缎面被割开的声音充斥在陆棠桦耳旁。有柔软的棉花从软枕内挤出,蓬蓬的夹杂着碎发,一齐落到地上。

“他们说,你是一个暴君,我瞧你却是十分有些骨气的。”孙天琊拔出匕首,站定在龙床边,一边喘气,一边道:“我孙家一事暂未查清,今日一刀只算是……”

“你老子死了关老子什么事!又不是老子杀的!”孙天琊的话还没说完,那边陆棠桦就破口大骂。

孙天琊被陆棠桦的话一噎,他好不容易咽下去的那口气又涌了出去,“若非你不管朝政,任由那苏易鸣一手遮天,我会全家惨死,苟且偷生吗?”

孙天琊虽是个书生,又是个医者,但激动起来那嗓门也不比陆棠桦小多少。他吼完,跟躺在龙床上的陆棠桦一齐喘着气,两个人像两头斗的正激烈的牛,眼睛都红了。

“还没完?”寝殿门口突然传来一道软绵绵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哈欠,苏念珠提裙,正欲跨进来,陆棠桦猛地一声爆呵,“住脚!不准你踏进朕的寝殿一步!”

苏念珠:……

好叭。

苏念珠把脚收了回去,然后提裙,并起双足,屈膝,猛地向前一蹦,直接就蹦过了寝殿的门槛。

苏念珠施施然地拍了拍裙裾,道:“陛下放心,臣妾是蹦进来的。”

陆棠桦:……

.

大家都冷静了下来,默默吃茶滋润一下沙哑的嗓子。尤其是不常用嗓子的孙天琊,一连吃了三碗茶,说话的嗓音还是沙哑的,像吃了一整盒辣椒油一样。

“割发代首这个主意,是娘娘想出来的。”孙天琊操着一口喊哑了的老头音,一开口就把苏念珠给卖了。

相比起孙天琊这个嗓子瘦弱的,陆棠桦每天都在锻炼肺活量,刚才那点嘶吼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现在说话依旧是震耳欲聋。

“苏念珠!你就是在盼着朕死!”陆棠桦想起之前女人给他做的什么火锅、大碗宽面、胡萝卜鸡蛋羹,一瞬时悲伤四溢,“你就是一只黄鼠狼,你给朕拜年,你就是要吃了朕!”

苏念珠伸手捂住耳朵,“陛下,您这皮糙肉厚的,谁要吃您还不得费上一山的柴火再搭上一副假牙?再说了,您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那如果这玩意真的要杀朕呢?”陆棠桦瞪眼,像只怒发冲冠的鸡。

哦,半个冠,因为另外一半刚刚被孙天琊砍没了,只剩下一点齐耳短发。

现在的陆棠桦一边头发长,一边头发短,虽然发型奇怪,但胜在颜值逆天,短发时春花秋月,长发时风花雪月。

苏念珠无奈摊手,“那现在臣妾就可以替他收尸了。”

苏念珠此话一出,孙天琊愣了。他看一眼陆棠桦,再看一眼苏念珠,怀疑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苏念珠说错了。

如果他真的对陆棠桦死了杀念,她不是应该给陆棠桦收尸吗?

“呵,”陆棠桦冷笑一声,眸色陡然深谙下来,“朕真的是小看你了。”

苏念珠笑眯眯道:“彼此彼此。”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孙天琊一脸的天真莫名。

陆棠桦一脸鄙夷地看向孙天琊,“你真以为自己杀得了朕?”

孙天琊面色凝重起来,他皱眉道:“你确实瘫了。”

陆棠桦懒洋洋道:“那又如何?”

孙天琊不说话了,他站在那里细细思索,视线往寝殿内兜转一圈,然后突然就明白了陆棠桦的意思。

就算是恶贯满盈的土匪,身边也会跟着几个忠心的仆人。别说是陆棠桦这样的帝王的,虽然他现在瘫了,但身边定然还跟着一些忠心的人。

比如暗卫。

比如死士。

“暗卫、死士……”孙天琊一边喃喃,一边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脖子,身上的衣衫被陡然沁出的冷汗浸湿。整张脸惨白,像是刚刚从水里被捞起来一样,浑身阴寒,使劲打了个冷战。

方才凭着一口气,孙天琊确实是勇猛非常。

可其实,他并不会武,甚至于连力气都比别的男人弱些。过了那个劲,去了那口气,他才开始感觉到后怕。

刚才并不是陆棠桦危在旦夕,而是他差点命丧黄泉。

“皇后娘娘,真是好算计啊。”孙天琊一边摇头,一边面露惊色地盯着苏念珠。说完,他又觉得不妥当,换了一句,“皇后娘娘与陛下还真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呀。”

“别拿朕跟这只黄鼠狼放在一起。”陆棠桦果断拒绝。

苏念珠没搭理他,只是笑眯眯的跟孙天琊道:“时辰不早了,沈太医,您也报完仇了,可以开始了吧?”

陆棠桦立刻一脸警惕,“你们要干什么?”

苏念珠继续笑眯眯,“自然是替陛下治病了。”

.

扎满了针,跟刺猬一样的陆棠桦躺在那里,身上只盖了一块遮dang布。

苏念珠隔着一层帷幔看到这副惨状的陆棠桦,忍不住问孙天琊,“真的要扎这么多针吗?”

孙天琊冷着一张脸道:“不用。”

苏念珠了然地点头,“哦。”

听得一清二楚的陆棠桦:……

.

孙天琊在天亮前回去了。

苏念珠蹲在龙床边,托腮询问陆棠桦第一次扎针后的感受。

“没什么感觉。”陆棠桦一脸的不耐烦,“朕本来就不想让他治。”

“哦,既然陛下不想治,那臣妾就去跟沈太医说,让他明日别过来了。”说完,苏念珠作势要起身出去,陆棠桦急得扬起那颗脑袋,“朕,朕……”

“算了,路太远,明日再说吧。”苏念珠脚步一顿,又回去了。

陆棠桦赶紧装模作样的把脑袋放回去,然后偷瞄苏念珠。

苏念珠哪里不知道陆棠桦的心思,他若是不想治,便是按着他的脑袋强扎针,他也会把孙天琊骂个狗血喷头,哪里会像方才那般乖巧。

寝殿内突然就静了,陆棠桦开口道:“朕身边没有暗卫,也没有死士。”

苏念珠托腮的手一顿,她面色讶异地转头看向陆棠桦。

陆棠桦也正盯着她看。

苏念珠张了张嘴,像是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不相信?”陆棠桦朝她挑了挑眉。

苏念珠镇定下来,“如果是真的,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让你内疚。”陆棠桦突然摆出一脸正色,“如果我死了,你也是帮凶。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要你给我陪葬。”

苏念珠面露讶色,似乎是没想到陆棠桦竟然将这句话还给了她。

寂静中,美人偏头,左耳上的珍珠耳坠子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贴着青丝脖颈,露出一截柔软的肌肤。

她没看陆棠桦,只是盯着床头的琉璃灯,似乎在发呆。

漂亮的琉璃印照出两人一躺一坐的身形,氤氲灯色惑人,像冬日里晨间铺开的浓霜。

“如果你没有暗卫,也没有死士,那你身边有什么人呢?”

“没有。”

“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

“既然没有……”苏念珠突然起身,她弯腰凑到陆棠桦耳畔,低语道:“那为什么陛下还能活到现在?”

“你不是黄鼠狼转世嘛,大可猜猜。”陆棠桦说话的时候唇瓣微微抿着,他能触到苏念珠悬落下来的珍珠耳坠子。

那珍珠饱满圆溜一颗,不大,小小的,浸着一股莹润白软之色,更衬得人多了几分温柔可亲。

可这珍珠落到唇上却是凉的,就像是苏念珠这个人,看着性子温婉,实则心地薄凉,居然敢做出弑君这种事!

“这种事情其实一猜就能猜到。”苏念珠重新坐了回去,抱起双膝,将头搁在膝盖上,“陛下您现在就是一个吉祥物,您若死了,外头肯定立刻就会乱成一团。如今大周情势紧张,您就是那最后一根线,只要您不断,大周还能勉强维持表面的和平。”

“不管内里有多波涛汹涌,大家谁都不敢打这第一枪。反之,如果您死了,到时候多方势力相争,不管是大周,还是境外,都会变成尸山血海,白骨森森。”

这也就是为什么陆从嘉要慢慢的给陆棠桦下药,而不是一下子就毒死他的原因。陆从嘉需要时间整合势力,让自己成为多方势力内最强的那股。

“你猜的倒是不错。”陆棠桦面露轻微赞赏。

苏念珠勾唇,素手轻点了点脑袋,“没办法,这人要聪明,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陆棠桦:……

男人翻了白眼不再理她。

苏念珠也有些困了,她就着这个姿势闭上眼,脑中却在想:所以陆棠桦如此辛苦的活着,真是为了现如今这勉强维持着的天下太平吗?

一个暴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