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喜当爹)

好书推荐:

喝完了鱼汤,苏念珠心思所起,又想吃点甜的,便让周玳想办法去弄了些红豆来,准备做梅花糕吃。

“娘娘。”周玳取了一袋红豆来,颗颗饱满,粒粒鲜艳,苏念珠非常满意。

梅花糕作为江南点心,发源于明朝,巴掌大,以猪油砂糖烤制而成,外表是漂亮的金黄色,形若梅花、色泽诱人,入口甜而不腻、松软可口,是一种不怎么惊艳,但百吃不厌的传统苏式糕点。

因为工具不全,所以苏念珠并未能将梅花糕做成小蹄子大小的梅花形状,只蒸了一块大大的梅花糕,然后用刀切分成四份。

切开时,被蒸得软软糯糯的红豆馅料粘稠而香腻,顺着切口流开,甜味扑鼻,白软的糕体有细小孔洞,晾冷待食。

三人正眼巴巴等着,还没吃上呢,就来人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她那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苏嫣初。

苏嫣初生了一张令人怜爱的小脸,原书中道:美人如花,乌发缀翠,俏若三春桃,素若九秋菊。眉眼如珠,满目春娇,身段纤薄,楚楚宮腰,仿纸片人一般,只需要一根手指便能捏碎。

苏念珠动了动手指,觉得这么个大活人要捏多少下才能捏碎啊?

“姐姐?”苏嫣初见苏念珠盯着她发呆,不由自主的轻唤一声。

苏念珠回神,下意识道:“吃了吗?”

苏嫣初,“……多谢姐姐关心,吃过了。”

小美人双眸盈盈,似总蕴泪。她又惯喜欢穿素净的衣裳,更显得像朵小白花一样无辜。

在身旁宫娥的搀扶下,苏嫣初弱柳扶风地坐下,姿态娇柔极了,“我是来给姐姐道歉的。”

苏念珠:?

“都怪我,太想要给姐姐最好的生辰礼了,这才误了时间。”一边说着话,苏嫣初一边从宽袖暗袋内取出一物,“为了这对耳坠子,我这几月一直奔波,改了数次,才让那铺子替姐姐打造好,却不想竟多耽搁了几日,错过了姐姐的生辰。”

说到这里,苏嫣初又要哭,幸好苏念珠及时堵住了她的嘴,“吃梅花糕吗?”

苏嫣初:……

苏念珠切了一块小小的梅花糕递给苏嫣初。

梅花糕尚热,放在掌心温烫,绵软的豆沙,糯糯的糕体。苏嫣初小小咬一口,红唇轻抿,面露惊喜,“真好吃。”说着,苏嫣初面色微红,“姐姐,我过会子能带一点走吗?”

“可以啊。”苏念珠点头,吩咐周玳取了一张油纸来替苏嫣初包好。

苏嫣初一脸羞涩甜蜜,她小心翼翼的用帕子擦了擦手,然后伸手接过那包梅花糕,捧在怀里。

苏嫣初确实长得好,就连苏念珠一个女人都觉得她这副模样有些可爱。

这样一想,苏念珠突然转头朝龙床上看去。只见陆棠桦偏着头,漆黑双眸定定落在苏嫣初身上,眼珠子连转都不转一下。

难道这暴君突然春心萌动,喜欢上女主了?也是,毕竟是女主嘛,哪个男人不喜欢呢?

不知道为什么,苏念珠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这就像是你捡了一条流浪狗回来,好不容易养了半个月,稍微亲昵了一点能对着你叫几声了吧,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然后条半死不活的流浪狗对着人家又是亲又是舔又是摇尾巴的。

啧,晦气。

陆棠桦盯着苏嫣初看了好一会儿,看得苏嫣初从最初面色苍白的害怕到后头稍微觉出点味来的惊羞。

突然,陆棠桦收回了目光,面无表情的朝着苏念珠道:“你给她了,那朕吃什么?”

苏念珠:……敢情您老盯了人家那么久,就是为了一块梅花糕?

“周玳,把梅花糕给圣人。”

周玳赶紧捧了梅花糕过去,这才堵上陆棠桦的嘴。

梅花糕一共有四块,给了苏嫣初一块后,苏念珠、周玳和陆棠桦正好一人一块。

苏嫣初看着正在周玳的伺候下大口吃梅花糕的陆棠桦,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是第一个,对她视若无睹的男人。

苏嫣初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梅花糕。那梅花糕外面温热,里头的馅料却还是烫的,苏嫣初的指尖戳进去,被烫得一个机灵,这才反应过来迅速收敛脸上神色,朝苏念珠柔弱一笑。

她揭开手里小巧的紫檀木盒子,里头正置着一对赤金打造的耳坠子,下头缀着牡丹形状的红宝石,猫眼那么大,外头镶嵌了一圈光滑的金子。

“姐姐,这是给你的生辰礼。”

苏念珠:……这又金又红的,实在是有点土,这跟那坨牡丹狗屎怕不是一对吧?

“我知道姐姐最喜欢这种样式的首饰了。”苏嫣初害羞又激动。

原身貌美,张扬艳丽,容貌本就有些俗气,还惯喜欢这种又金又银的东西,怪不得越来越俗。

苏念珠扯了扯嘴角,努力寻找回复词。还没开口,那边突然插过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这种粗制滥造的东西也拿出来丢人现眼。”

躺在龙床上的陆棠桦搭拢着眼皮随意一瞥,懒洋洋大爷似的嗤笑一声,“宫里头的司宝局用脚做出来的都比这玩意要好。”

苏嫣初反应过来陆棠桦话中的意思,她眸中蕴着的眼泪登时便落了下来。

“姐,姐姐,是,是我的不对……”苏嫣初抽抽噎噎的,说话都断续起来。

虽然陆棠桦说的是实话,但苏念珠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苏嫣初还是忍不住安慰道:“虽然丑,但应该挺值钱?”苏念珠一脸探究,这两颗猫眼大的宝石那么大真的挺值钱吧?

面对面前眼瞪得跟猫眼那么大的苏念珠。

苏嫣初:……

苏嫣初静了一会儿,声音蔫蔫,委屈至极,“姐姐心里有气,我知道。其实今日,我是特意来给姐姐赔罪的。”

赔罪?

苏念珠一脸懵逼地看着苏嫣初哭红了眼,继续抽抽噎噎道:“其实贤王爷送给姐姐的那支牡丹花簪是我替姐姐挑的。姐姐不要误会,我与贤王爷之间什么都没有。只是贤王爷心系姐姐,故此才特意托我来给姐姐挑样生辰礼。”

苏念珠:……妹妹啊,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而且你能不能别当着陆棠桦的面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这暴君发起脾气来她又不准她踏入殿内一步,她又要蹦跶着进来了。

苏念珠冷静道:“哦。”

苏嫣初:……

“姐姐,你心里有气便冲着我来吧,贤王爷他是真心对姐姐好的,姐姐千万不要误会他……唔唔……”

苏嫣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念珠用帕子捂住了嘴。

苏念珠严肃又正经道:“女孩子家家怎么能说这种话呢?陛下会误会我的。”

苏嫣初眨了眨眼,这时候才似乎是在苏念珠的提醒下想起来旁边还躺着一位瘫痪病人。

瘫痪病人陆棠桦瞪着眼,怒气冲冲地骂,“你当朕死了吗?”

苏嫣初吓得浑身一哆嗦。

虽然陆棠桦瘫痪了,但他毕竟是个帝王,生气的时候那双眸子通红涨色,跟开了血轮眼一样,也难怪苏嫣初这种闺中小娘子要害怕。

当然,苏念珠这种皮糙肉厚的女中直男就另说了。

“给朕滚出去!”

虽然坐得远,但依旧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苏嫣初在陆棠桦的暴怒声中,一脸惊恐地奔出了乾清宫。

想也知道,身为女子,从小不是这个男人喜欢,就是那个男人宠爱的,哪里见过像陆棠桦这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甚至还拿口水喷人的主。

“呵。”苏嫣初走了,陆棠桦朝苏念珠看一眼,一声冷哼,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臣妾懂。”苏念珠提裙,蹦跶着出了寝殿。

陆棠桦:……

.

亏得陆棠桦那顿口水把苏嫣初打发走了,苏念珠才能安安稳稳地躺在乾清宫外头晒太阳。

是的,趁着陆棠桦把苏嫣初打发走了,吃饱喝足的苏念珠又不想回去对着陆棠桦那张哼哼唧唧脸,就让周玳将御案搬到了寝殿门口檐下,就着那暖融融的太阳晒日头。

霁色撩人,美人身上盖一素白斗篷,青丝未梳,慵懒而落,蜿蜒于榻。半张脸埋于斗篷内,只露出一双漂亮的杏眸。浓密眼睫上翘,微抖轻颤,稍一缩身,便像猫儿似得蜷缩进了斗篷里,只露出一个浅薄的妩媚人形,趁着斗篷薄薄展现。

周玳轻手轻脚的替苏念珠在旁边搁置了一个几子,上面放一盏刚刚煮好的奶茶,并一碟子切好的梅花糕。

苏念珠嗅着奶茶香,昏昏欲睡,又想着奶茶冷了不好喝,还是要爬起来喝奶茶,可是她已经很困了,到底是先喝奶茶,还是先睡觉呢?

正纠结着,不远处白玉阶石上,一个男人疾步而来。

他身披黑色大氅,青丝玉冠,双眸狭长阴暗,于暖阳之中迸射出深沉寒意。

男人走得很急,大氅被风吹得鼓鼓,抬起的靴子上被雪水浸湿。

他身量很高,一路走到苏念珠面前,完全遮住了从天而落的日头,罩出一片暗影,将苏念珠完全笼罩其中,然后一把扯开了她身上的斗篷。

“你明知道初初对松子过敏,你还给她吃松子?”

男人上来就是一通指责,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看向苏念珠的眼神中皆是嫌恶之意。

斗篷一落,苏念珠浑身一凉,她下意识睁开半只眼。刚刚从黑暗之中睁眼的她眼前迷蒙,脑袋也有点懵,声音含糊地吐出两个字,“你谁?”

男人:……

“苏念珠,你真以为我治不了你?”男人气得咬牙,霍然向前一步。

他俯身下来,面容靠近,漆黑双眸之中暗沉一片,蕴沉郁怒火,“苏念珠,我告诉你,我能让你当上这大周皇后,也能让你变成一具尸体。收起你的小心思,别再对初初下手,不然下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冷峻的面容加上狠戾的表情,还有那双按在躺椅把手上,用力收紧到青筋泛起的手。

苏念珠敢肯定,这个男人一定是气愤到了极致。可是她不记得她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呀?她连见都没见过他啊。

等一下,难道这个男人是她……“爹?”

苏念珠只是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没想到男人原本就难看的脸瞬时就跟吞了十只苍蝇一样。

其实这也不能怪苏念珠。

古人嘛,结婚生娃都比较早,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有第一个娃娃了。再加上这男人穿了一件深沉古板的墨绿色袍子,又板着一张脸老气横秋的样子,苏念珠这才会认错。

看到男人的表情,苏念珠知道,她认错了。

既然不是爹,那不会是……“爷爷?”

这古人结婚也太早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