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喂一口毒鸡汤...)

好书推荐:

趁着雪色, 苏念珠带着陆从嘉给她的那个小白瓷瓶回去了。

刚一踏入寝殿,珍儿一众宫娥的眼神就立刻黏在了她身上,那副模样, 真是恨不能把自己的一双眼睛抠出来用五二零神胶粘她身上。

而龙床上, 陆棠桦躺在那里,看向她的目光也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甚至还轻蔑地扯了扯唇角。

别说,还挺帅。

苏念珠想, 难不成陆棠桦听到了珍儿跟她说让她去小梅林跟陆从嘉半夜幽会的事了?

不可能吧,如果陆棠桦知道了, 肯定又要让她蹦着进殿了。

苏念珠暗自摇了摇头, 然后拢着身上的大氅走到珍儿身边,问她,“吃了吗?”

珍儿:……

“吃过了。”珍儿道。

“哦。”苏念珠点头, 然后道:“我还没吃呢。”

珍儿站在那里, 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苏念珠:……好吧, 又是自力更生的一天。

虽然来了这么多宫娥, 但一个肯办事的都没有, 苏念珠想, 果然还是要找她最贴心的小太监周玳。

这次周玳十分给力, 居然给苏念珠找了一只鸡回来。还是已经处理过的鸡, 虽然小了点,但小的嫩啊,烧出来的汤也鲜。

苏念珠把砂锅和小炉子拉出来的时候,那些新来的宫娥只瞥了一眼, 并未做出任何惊诧表情。

苏念珠大概猜测她在乾清宫寝殿内烹饪美食的事已经传出去了,外界对此的评价不外乎是:这悲惨的命运终于将一位正值青春年华的美少女给逼疯了。

砂锅内的鸡汤香味渐渐飘散出来, 苏念珠已经能想象到它浓郁的,飘着一层油的汤面了。还有鸡皮下鲜嫩的肉质,用手撕开的时候连接的白嫩鸡肉,滴着喷香的鸡汤,吃得时候满嘴流油,暖到了胃里。

苏念珠用力咽了咽口水,然后她明显听到身后那几个宫娥也跟着吞咽了几口口水。

苏念珠的目光不着痕迹的从寝殿内那几个瞪着眼睛的宫娥身上略过,然后遗憾地摇了摇头。

可惜了她这锅鸡汤。

苏念珠侧身,背对着陆棠桦,正对着那几个宫娥,高调的将陆从嘉给她的毒药全部撒进了鸡汤里,那动作,那气势,颇有一股撒盐哥的味道。

苏念珠当然不会给陆棠桦吃这锅有毒的鸡汤了,不过她拿都拿了,毒药总要撒出去。

现在她只要想个法子将这锅鸡汤处置了就行了。

嗯,等一下就假装不小心打翻了吧。

苏念珠一边想着,一边将手里搅弄鸡汤的勺子取出来,然后轻尝了一口。

嗯,味道不错,不过似乎还有点淡,是不是再加点盐什么的……等一下!她刚才喝了什么?

苏念珠拎着手里的勺子,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一般,过了一会儿,在宫娥们震惊的眼神中,她立刻伸手去抠喉咙。

“呕……”

.

陆从嘉身为男人,自然明白自己方才在小梅林内与苏念珠分离时身上游走的那股灼热之气是什么意思。

从前,他只体会过那种从头到脚疯狂颤栗的恶心挣扎感,却并未体验过这种燥热的快乐。

陆从嘉回到王府时,常乐已经将苏嫣初接了过来。

今日的苏嫣初看着似乎比平日里更精致漂亮,比如皮肤白了点,头发顺了些,面颊白里透粉,嘴唇殷红,抹了口脂,隐隐有一阵香味飘忽而来。尤其是那双眸子,欲语含羞,泪雾盈盈,更添娇态。

陆从嘉作为一个男人,自然看不出苏嫣初是上了一个心机素颜妆。

他只知道,从见到苏念珠那一刻开始,他整个人就骚动的厉害,这种骚动从心底里灼烧出来,几乎要染透他的整个身体。他迫不及待的想跟苏嫣初亲近,将身体里的那股灼热释放出来。

苏嫣初乖巧坐在陆从嘉屋内的寝床上,身上是新制的缎面贴身袄裙,下面一条漂亮的月白马面,掐边缀着樱粉,下头一双同色系的绣花鞋,鞋头是一对圆润莹白的珍珠。

她侧头朝他看来,露出漂亮的侧脸,那双总是莹润的眸子中浸着漂亮的光色,努力睁大,故作无辜,一眼就将陆从嘉印在了里面。

陆从嘉抬步朝她走去,身上大氅未褪,行走之时浸着湿润夜色拖曳出一股冬日微冷的味道。

屋内熏香温软,男人走到寝床边伸手,用两指托住她的下颚抬起。

男人刚从外面回来,指尖微凉,苏嫣初被冻得一颤,下意识想躲,不防陆从嘉一用力,就将她的动作给制止住了。

苏嫣初的下颚尖而细,更衬得她的眸子黑亮不少。

屋内只点一盏油灯,陆从嘉俯身过来时苏嫣初已经习惯了男人指尖的温度,顺从地闭上了眼。

之前,在陆从嘉的身体情况不稳定的时候,他们已经有过无数次的相拥而眠。今日的开端与从前一般,可男人的眼神中却透露出别的东西来。

苏嫣初当然明白那是什么。

她已经准备好了,接受陆从嘉,陪他走上帝位,成为这个大周王朝的皇后。

苏嫣初的心中盈满了激动和紧张,她快意的畅想着未来,想到那座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幻想自己立于高阶之上,身穿凤服,接受众人朝拜。

苏嫣初越发激动,甚至伸手揽住了陆从嘉的腰,就像是拥住了整个大周朝。

相比苏嫣初的投入和情动,陆从嘉的思绪却完全不一样。他在距离苏嫣初的唇只差那么一点的时候突然顿住了。

陆从嘉觉得苏嫣初的唇太红了,红的一点都不自然,与苏念珠那种天然的,像春日里百枝绛点,英霞烂烂的牡丹完全不一样。

太假了,又黏又腻的恶心感涌上心头,让陆从嘉原本心潮澎湃的心情顿时就压抑了下去。

他再看她的脸,远看还行,近看就如印了一团红霞的白面团,突兀又奇怪。再看她的头发,擦了上好的头油,味道浓重,呼吸之际满是桂花香气,令他几乎喘不过气。

奇怪,奇怪。

他以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

苏嫣初正闭眼等着,她紧张地浑身颤抖,可等了许久也不见陆从嘉动作。她下意识睁开眼,对上陆从嘉古怪的表情,像是痴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就是盯着她的脸看个不停。

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抿唇,像是有诸多嫌弃。

苏嫣初自然不愿意相信陆从嘉是看到她才露出这种表情的,她可是他的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与他亲近,唯一能救他,唯一能让他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药。这个男人怎么可能用这种表情来对自己呢?

“王爷……”苏嫣初轻轻唤他,娇气气的。

陆从嘉像是猛地回神一般,张口唤了一声,“珠珠。”

“珠珠”与“初初”太像,陆从嘉又是含糊旎侬着嗓子说的,苏嫣初没有听清楚,只以为他在唤她。

“王爷,您是不是不舒服?”苏嫣初伸手,葱白纤细的指尖触到陆从嘉的手背,轻柔地抚摸。

陆从嘉松开苏嫣初,侧身靠坐在床铺处,双眸被细薄的帷幔遮住,令人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

突然,他抽出自己被苏嫣初覆住的手,“我有些累了。”

苏嫣初一愣。

累?怎么会累的呢?他们还没开始呢,怎么就累了呢?

“王,王爷?”苏嫣初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猛地反应过来陆从嘉这是什么意思。

苏嫣初的脸突兀红了,她垂首,颤颤巍巍地伸手扯开自己身上的腰带,那袄裙便往两边散开,露出她穿着素白里衣的纤弱身体。

苏嫣初脸红红的往床上一躺,然后羞涩的朝陆从嘉看去。

陆从嘉顿了顿,道:“那你休息吧。”

苏嫣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