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都是我的肉...)

好书推荐:

“没找到人?”苏念珠有些诧异。

周玳双手交叠于腹前, 抿唇,没有说话,看情绪似乎不高。

苏念珠见状, 也没多问, 想着苏嫣初若是想来,有的是人给她带路。只是这周玳,怎么灰头土脸的,脸上还带上了伤?

“有人欺负你了?怎么身上都是泥?脸上还有伤?”

周玳摇头, 面色苍白地笑道:“没事,娘娘不必担心。”说到这里, 周玳一顿, 似是想说些什么,又不敢说。

苏念珠朝周围的宫娥们瞥一眼,起身推开窗子。

窗外风大, 溯雪翻飞, 几乎迷了人眼。那些宫娥们畏冷, 都往旁边缩, 正巧方便了苏念珠和周玳说话。

“你说吧。”声音夹杂着风雪, 只两人能听见。

周玳朝苏念珠站近了一些道:“不知娘娘可认识那位宁远侯府的夫人……”

“宁远侯府?”苏念珠倒是听说过一点。

原书中, 这位侯夫人身怀武艺, 是位英姿飒爽的人物, 可惜为女儿身,被磋磨着嫁给了男三江昊天,最后死于难产。

不过再细些的,她却不清楚了。

苏念珠转头, 看向又在偷偷摸摸玩弄小靶镜被她发现的陆棠桦。

她朝寝殿内的宫娥道:“后头那些梅树本宫瞧着碍眼,找人去替我砍了吧。”

那些宫娥们面面相觑, 不知道苏念珠此举是要做什么。

“怎么,本宫的话你们当耳旁风?”苏念珠神色慵懒地掀了掀眼皮,漂亮的眸子向上挑起,不怒自威。

一旁周玳上前,从宽袖暗袋内取出一些从龙床上抠下来的金箔道:“劳烦诸位姐姐了。”

所谓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这主仆两个一个白脸,一个黑脸,唱得倒是真不错。

宫娥们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金箔,登时就红了眼。想着只是砍几棵树罢了,离得也不远,透过窗子还能隐隐绰绰看到人,也没什么,便答应了。

待人走光,苏念珠赶紧扶趴到陆棠桦的龙床边,“陛下,您认识那位宁远侯夫人吗?”

陆棠桦哼一声,并不回答。

苏念珠无奈朝周玳摊手,“陛下也不知道呢。”

“谁说朕不知道的?朕只是不想告诉你。”

苏念珠无辜地瞪大眼,“陛下不说,臣妾怎么知道陛下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臣妾倒是觉得陛下在骗臣妾您知道其实您不知道。”

陆棠桦被苏念珠的话绕晕了,他咬牙道:“她闺名换作郝鹭,郝府本是子嗣丰盈之地,只可惜其一门忠烈,三子战死沙场,除了那位嫁入宁远侯府的娘子,只剩下郝老将军一人撑着门面。郝老将军年迈,自然是希望自己仅剩下唯一的女儿能安稳度日。”

因此将她嫁入了宁远侯府,却不想这一举动,是将自己千娇百宠的乖女儿推进了虎狼窝。

周玳上前,忍不住急道:“可奴才方才瞧见那宁远侯与苏家小娘子在宫墙下头共撑一把伞,似乎是十分……熟稔。”

周玳将到嘴的亲密换成了熟稔。

苏念珠略有些怪异地看周玳一眼。

这未来的九千岁也太激动了吧?

那边陆棠桦道:“这宁远侯跟苏嫣初确实是有过一段渊源。大概是两年前吧,苏嫣初上山进香,不幸路遇匪徒,幸得这位宁远侯相救,才能平安无事。”

这是一个老套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不过不一样的是,这次的美人并没有爱上英雄,反而是英雄对美人念念不忘。

周玳听完陆棠桦说的话,脸上露出愤愤之色,“若是心有所属,怎么还娶旁人?”

苏念珠还是头一次见周玳露出如此明显的情绪来,她歪头盯着他看,直盯得周玳面红耳赤,不敢言语。

苏念珠再看周玳身上脏污的衣物和受伤的面颊,想着方才说不定是发生了一码美人救小太监的戏码。

那郝鹭是个侠义心肠,自小便喜欢打抱不平。家中父母怕她出事,便请了武教师傅过来教习她武艺。

那郝家也是个怪异的,人家女儿家出去惹事都是斥责一顿以后关着,他家倒好,自家女儿惹事,怕吃亏,赶紧教她习武,出去还要带上十个八个的保镖,那一路气势汹汹的,谁都不敢惹。

只可惜随着郝家败落,郝鹭这位千金大小姐也越发落魄,平日里高傲的心性亦被磋磨了下来。

苏念珠想,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被现实磨平了棱角吧。

虽然苏念珠并没有看过这本小说,但她最可惜的正是这位郝家女儿。若是身为男子,哪里会比这些男一、男二、三、四的差。

“身为将门虎女,怎么能受得了这股子气?”苏念珠嘟囔一句。难道是因为真爱?

“郝家日渐没落,郝鹭如此其实也是为了她父亲。”陆棠桦看她一眼,冷不丁瞧见苏念珠噘嘴,那红润的颜色浸着床头的琉璃灯,不自觉让他心头一热。

苏念珠注意到陆棠桦的眼神,疑惑又无辜地歪头,这个动作又衬出其几分娇憨可爱来。

勾引!这个女人居然在勾引自己!又是什么阴谋!

陆棠桦早就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立刻偏头,板起脸,声音冷硬道:“大家族间相互帮衬,以联姻增强实力,这点事你都不懂?”

苏念珠自然懂,只是可怜那郝鹭,竟变成了联姻的牺牲品。

“你别觉得她可怜,”陆棠桦似乎看出苏念珠心思,“她是自愿的,一开始虽是郝家帮了江昊天,但如今江昊天势起,郝家也没少受他的帮衬。”

婚姻变成了买卖,成为了各自利益的索取地。

苏念珠叹息一声,突然注意到陆棠桦瘦削的面颊上似乎是多了一点肉,衬得整个人精神气都好了不少。

“陛下,您长肉肉了。”苏念珠没忍住,伸手戳了戳陆棠桦的脸。

陆棠桦面色大红,猛地拍开她的手,怒斥道:“放肆!”

“啧,”苏念珠捂着自己被拍红的手,哼唧道:“还不都是我喂出来的肉。”自己的肉,戳戳怎么了?

说完,见陆棠桦还瞪着她,苏念珠大声道:“都是我的肉!”

陆棠桦气急,“朕才不稀罕,还给你!”说完,就把脸往苏念珠那边蹭。

苏念珠也不甘示弱地伸手去扯陆棠桦的面皮,两个人顿时又闹得不可开交。

站在一旁的周玳:……

.

这场闹剧停止于苏嫣初。

苏嫣初身上披着一件明显不属于她的灰色大氅跨入寝殿大门。

大氅外头轻微湿润,毛尖上点缀一点素雪,很厚实的模样,下摆长长拖曳于地,更衬得苏嫣初孱弱至极。

注意到苏念珠看向大氅的眼神,苏嫣初面色一红,赶紧道:“这是昊天哥哥给我的,他说雪大,让我披着,我都说不要了,他偏是要给我。”

周玳听到此话,冷不丁哼一声。

他可是清楚记得自家娘娘将贤王的大氅扔进水洼里当地毯踩的事,这种事情若非你存了几分心思,哪里就那么容易让旁人钻到空子。

一旁有宫娥上前替苏嫣初褪下大氅,然后搬了凳子来,又取了手炉来给她暖手。

苏念珠看着宫娥们尽心尽力的服侍,忍不住又朝陆棠桦看一眼。

没本事啊,没本事。

被掐得满脸都是手指印的陆棠桦:……

终于坐定,苏念珠这个女主人开口了,“妹妹身子可好了?”

“好多了,多谢姐姐挂念。”

“那就好。”苏念珠欣慰地点头,“我本是想去给你探病的,可惜我在这深宫之中也出不去,所以只能让你过来后,我再给你探病了。”

苏嫣初:……

其实苏念珠把苏嫣初叫过来是为了测试一件事,她总是觉得这个苏嫣初有点奇怪。

苏念珠端起茶轻抿一口,语气随意,“我听王爷说,在梅花糕里放松子粉的人是你的贴身丫鬟?”

一听苏念珠提起这件事,苏嫣初的眼中就蕴起一包泪,“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念珠虽是一副散漫模样,但一直注意着苏嫣初的表情,她道:“可能是嫉妒你吧。”

“嗯?”苏嫣初泪眼汪汪,看过来时楚楚可怜极了。

“唉。”苏念珠叹息一声,原著中,苏嫣初也是个可怜人,身为一枚身娇体弱的娇软美人,却被各路心思不轨的男人觊觎。

不是这个想拥有她,就是那个想强占她。

苏念珠看着哭得双眸红肿的苏嫣初,想着或许是自己多想了。

这个话题似乎就这么过去了,苏嫣初摩挲着自己袄裙上的梅花绣纹,又起话头,“姐姐,我听说你这后头有片小梅林,我能不能摘些梅花回去?”

苏念珠微笑道:“不巧,都被我让人砍了。”

“什,什么?”苏嫣初一脸呆滞,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

“那些梅树长得太高了,你也知道,冬日里太阳难得,它们挡了太阳,我瞧着难受,就让人去砍了。”

梅树生在背阴处,怎么可能挡到日头,苏嫣初的面色变得古怪。

苏念珠记得这段剧情,原著中说,苏念珠为了报复苏嫣初,一定要让她爬树去摘什么最漂亮的梅枝,可怜的小女主哟,像地里的小白菜一样不敢反抗,只能托着那瘦弱的身体爬树,然后“啪叽”一下摔下来,摔断了腿。

这件事情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原身被苏易鸣更加厌恶,并且狠扇了一个巴掌,硬生生将原身的一只耳朵给扇聋了。

苏念珠暂时对此事不予评价,反正她现在是绝对不会让苏嫣初去爬树的。

如果没了梅树,苏嫣初的腿还会不会断。

苏念珠想看看剧情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