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活着就是麻烦...)

好书推荐:

没了梅树, 雪天地滑,指不定又要摔,苏念珠担忧了一会儿后, 决定还是送佛送到西吧。

就这样, 苏念珠领着一群宫娥,浩浩荡荡的将苏嫣初一路从乾清宫送到了宫门口。

苏嫣初:……假摔都没地儿表演了。

“多谢姐姐。”虽然一路上苏嫣初婉拒了十几次,但还是被苏念珠以饭后消食的理由整整陪走了一个多时辰。

自然,除了走路, 两人还坐了轿撵。不然这硕大皇宫,要从乾清宫走到宫门口, 他们两人的两双娇腿非走废了不可。

苏念珠坐在轿撵上, 远远看着苏嫣初踩着马凳,在她带来的四名贴身丫鬟的服侍下稳稳当当上了那辆停在宫门口的香车。

天色已晚,香车前的风灯微微飘荡, 绸缎帘子被轻轻放下, 苏嫣初的脸从马车窗子处漏出, 然后又迅速消失。

苏念珠想, 这送到马车上应该没什么事了吧?难不成还会在马车厢里摔?

.

苏念珠想打死自己这个乌鸦嘴。

是的, 没错, 苏嫣初在马车厢里摔了, 而且这件事情发生不过一个时辰, 苏易鸣就又来找她算账了。

彼时,听到这个噩耗的苏念珠正一脸生无可恋地瘫软在卧床之上装死。

人不跟天斗。

穿书者不跟剧情斗。

她这榆木脑袋怎么就不明白呢?

“苏念珠!”苏易鸣作为一位内阁首辅大臣,擅闯乾清宫不说,还如此大声说话, 不就是仗着他如今权倾朝野嘛。

唉,苏念珠忍不住叹息, 小眼神幽怨的往陆棠桦的方向瞥。

不中用啊,不中用。

陆棠桦:……

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苏念珠无奈起身,整理衣冠,迎接苏易鸣。

男人怒气冲冲的在她面前站定,还没说话,苏念珠张口就道:“她摔倒了,关我什么事?”

“你还说不关你的事!”苏易鸣朝苏念珠甩出一个耳坠子。

耳坠子很重,“啪嗒”一声摔在地上,那又红又金的颜色让苏念珠永远都忘不了它的来历。

这是苏嫣初送给她的生辰礼。

“初初就是因为在马车厢里踩到了这个才会摔倒的!这难道不是你的东西吗?”

呃……

“这确实是我的东西,只是……”

“你承认了。”苏易鸣咬牙瞪着她,气得浑身发抖。

苏念珠:……大兄弟,你能不能听人把话说完?

“这个耳坠子虽然是我的东西,但绝对不是我扔的。”

“呵,狡辩。”苏易鸣冷笑一声。

苏念珠:……

哦,所以又是她的错?

哦,这黑锅她又背了?

苏易鸣瞪着面前的苏念珠,想起苏嫣初躺在床上,小脸煞白的可怜模样,就忍不住怒上心头,他扬起手,就要给苏念珠一巴掌。

不料苏念珠早有准备,猛地一后退,完美避开了苏易鸣的巴掌。

没打着。

苏念珠本以为自己躲过去了,却不防这苏易鸣是个喜欢左右开弓的。

右手没打着,左手又扇了上来。

苏念珠大惊之下直觉耳旁滑过一阵风,她后腰一紧,整个人被一股力道扯着往后一靠。

“苏首辅,未免太放肆了些吧。”陆棠桦站在苏念珠身后,那只劲瘦的胳膊紧紧圈在她腰间。

男人只着薄薄一层亵衣,微微敞开,胸膛宽阔而炙热,像一块刚刚烤熟的烙铁,直烫得苏念珠整个后背都发软了。

那只箍在她腰间的手亦是带着温度的,隔着一层袄裙,指尖嵌入她的袄裙褶皱内,似能触到她的肌肤。

半空中,男人另外一只手修长白皙,带着一股独属于强者的力量,将苏易鸣的左手腕子狠狠捏在掌心。

苏易鸣是个书生,不会武,因此即使陆棠桦瘫痪多年,但依旧只用一只手便能将其制服。

陆棠桦力道惊人,苏易鸣震惊之余想抽手,却不想,不管他怎么抽都抽不出来。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苏易鸣看着陆棠桦,满眼惊诧。

“苏首辅,我家皇后受了惊吓。”陆棠桦的身形高大而挺拔,比苏易鸣还要再高上少许,居高临下地看过来时,脸上浸着冷意。

已经半年有余,久到苏易鸣差点忘记了这位暴君曾经的风姿。

这是一个嗜血的疯子,是令敌方楚国闻风丧胆的恶鬼。

苏易鸣下意识后退一步,心中久藏的恐惧又涌上心头。他以为,他以为这个暴君再无翻身之日,可不曾想,竟能重新站起来。

寝殿内安静的吓人,男人垂眸看来时,狭长双眸漆黑阴暗,浸着一股嗜血阴寒。

苏易鸣对这样的眼神再熟悉不过。

少年初登基时,面容尚稚嫩,可那双眼睛,苏易鸣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是怎样一双饱含天下霸气的眼睛,单单只是一个眼神,便让人产生一种欲下跪的臣服之感。

如今,这个男人又回来了。

他站在他面前,用这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平静而深邃,除却那满身不可掩盖的戾气外,还散着一股闻不见的血腥气。

“是臣,唐突了皇后娘娘。”苏易鸣面色苍白的说完,那边,陆棠桦抓着他手腕的手猛地推着他往后一退,然后将其的手腕压到肩膀上,就着那股力气,直接就把人给压到了地上。

“扑通”一声,就着陆棠桦的手劲,苏易鸣跪在了地上。

“苏首辅,见到朕与皇后,怎么不下跪行礼。”男人沙哑低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苏易鸣撑在地上的手缓慢握紧,然后俯身磕头道:“给陛下,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说了,此事与她无关,你去问问其他人吧。”陆棠桦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把苏易鸣给打发了。

.

在寝殿大门关上的那一刻,一直挺拔站着的陆棠桦突然往后倒去,像一个被抽干了气的空气娃娃。

苏念珠手忙脚乱伸手去拉他,人没拉到,把自己也给带趴下了,幸好,陆棠桦在下面给她当肉垫了。

诸如这种一起摔跤之类的,放到电视剧中,总要发展出一点暧昧情愫。

可惜,苏念珠现在根本就想不到这种东西,她脸上的震惊之色不比苏易鸣少,“你什么时候能站起来的?”

“你先起来。”男人红着脸咬牙。

她再不起来,他就真的要站起来了。

苏念珠赶紧撅着屁股爬起来。

陆棠桦躺在地上,用两只胳膊撑着身体靠到龙床边,微有些吃力地喘道:“不能。”

嗯?不能?不能什么?

“不能站起来。”陆棠桦补充了一下,说完后觉得有歧义,面色又是一阵红,一阵白。

苏念珠脸上疑惑更甚,“可你刚刚不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陆棠桦说这句话的时候,原本就红的脸更加红了。他在屋内闷了半年,肌肤本就白的透明,如今一红,更是越发明显。

刚才看到苏易鸣要对着苏念珠扇巴掌的时候,陆棠桦下意识就站了起来,就像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一样。

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虽然站在苏念珠身后,但整个身体已经僵在那里。双腿的力量很弱,陆棠桦基本都靠意志力撑着。

如果苏易鸣再待一会儿的话,肯定马上就会穿帮。

苏念珠静了一会儿后道:“苏易鸣会认为你好了。”

“他马上会来投诚。”男人朝她瞥一眼,黑夜之中,男人的整个气质似乎都发生了变化。

“苏易鸣是个聪明人,可聪明过头也不是好事,他或许会以为,这是我为了杀陆从嘉而做出的局。他本就跟陆从嘉不对付,如此一来,定然会来投靠我。”

苏念珠有一瞬怔愣,然后她听到男人似乎嘟囔了一句,“活着就是麻烦。”

那一瞬间,苏念珠突然明白,她想,一个能将瞬息万变的战场变成自己的主战场的男人又怎么会是愚笨之人呢?

可他却从来不对国事上心,甚至于仿佛对自己身下的这个皇位也是一副可有可无的态度。

难道,他根本就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位置吗?

男人终于将自己的身体紧靠到龙床边,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双眸对准苏念珠,语气略沉道:“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苏念珠一愣,转头朝陆棠桦看去。

只是那么一瞬间,男人猛地出手,一把拽住苏念珠的腕子将其反身压制在龙床畔。

苏念珠的后背磕在龙床边缘,她的呼吸被陆棠桦遏制,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男人的脸半隐在暗色之中,穿透她的瞳孔,莫名透出几许邪气来。

陆棠桦俯身,贴着苏念珠的耳朵道:“朕的皇后,该说出你的目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