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不能说不行...)

好书推荐:

陆棠桦是个疯子没错, 可苏念珠却表示此事尚有商量的余地。

“咱们这样算,你看,你先把权夺回来, 然后再给一位咱们看中的明君。”

陆棠桦:……真是粉身碎骨, 舍己为人。

陆棠桦想开口说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就是一个混吃等死,残暴没有心的暴君,可当他对上苏念珠那双眸子时, 却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了。

女人黑白分明的眸中浸着一股浅淡的哀伤怜悯,她急切地望着他, 像是在祈求着什么。

陆棠桦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 “你以为自己能救不了整个天下吗?”

苏念珠静默了一会儿后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穿书这种事情都能发生,为什么她不能尝试一下呢?既然她都敢尝试,那为什么陆棠桦不敢尝试一下呢?

或许, 或许他会成为一个千古留名的明君呢?好吧, 只要能洗脱暴君这个名号, 就算是一个不作为的庸君她都认了。

男人又陷入长久的沉默, 苏念珠突然站起来, 推着陆棠桦就往外面走。

“你干什么?”

外面的积雪已经到膝盖, 陆棠桦的轮椅一出去就陷了进去, 他使劲推着轮椅想进去, 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雪纷纷扬扬的下,陆棠桦瞪着苏念珠。

苏念珠身上裹着厚实的斗篷,朝陆棠桦回视过去,“陛下, 等您想清楚了我再推您回去。”

陆棠桦一阵咬牙切齿,“朕拒绝。”

苏念珠笑眯眯道:“恭喜您, 回答错误。”

陆棠桦更恨,却又忍不住想发笑,因为女人狡黠的眼神和得逞的小表情。

.

外头冷得很,虽然陆棠桦待了不久,但身上的衣裳还是湿了。

周玳替他换了衣服,将人推到书案前。

苏念珠一边捧着姜茶在喝,一边回忆剧情。

按照剧情发展,陆从嘉文有苏易鸣,武有江昊天,如此才能坐稳这大周江山。

陆棠桦的当务之急便是培植自己的势力,只是那两个男人都已经被苏嫣初迷得五迷三道,不堪重任,他们还需要再寻旁人。

“苏易鸣执掌内阁,我大周政务都要过他的眼,想将他撬了,十分不容易。”陆棠桦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他的剑,正用白布擦拭。

苏念珠记得这剑,名唤血锋,曾经被她切过大碗宽面。

啧,突然想吃一碗加了辣油的大碗宽面,最好还是带酱的那种,拌一拌,撒点牛肉粒和香菜……

陆棠桦下意识把血锋往身后一藏,看向苏念珠的视线充满了警惕。

行叭,说正经事吧。

苏念珠吃了一口姜茶,**的感觉下去,浑身都暖和了,她道:“那我们就先找个容易的。”

“我大周朝除了内阁,最有权势的就是六部。分别为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和工部。”说到这里,陆棠桦一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除了兵部,其余五部都已被苏易鸣和陆从嘉瓜分。”

不同于陆棠桦的表情凝重,苏念珠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道:“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本以为是绝地求生,落地成盒,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之喜,说不定能吃上鸡呢。

陆棠桦对于苏念珠的兴奋表露出嫌弃之色,他道:“兵部如今应该是由江昊天掌管。”

“……哦。”苏念珠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

所以现在他们是连夹缝都没有了吧?

“不过……”陆棠桦话锋一转。

苏念珠偏头朝他看去。

陆棠桦眯眼道:“上次朕负伤回来,临时将兵权交给了郝老将军。”

“嗯?”苏念珠有点不明白,“陛下你的意思是……”

“如果说这世上谁是最忠心于大周的人,那就是他了吧。”陆棠桦不知想到什么,语气有些寂寥。

苏念珠道:“那我们要去见这位郝老将军吗?”不知不觉间,苏念珠竟已经将陆棠桦视为领头羊。

陆棠桦沉默下来,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苏念珠安静等着,等了一会儿后,男人终于开口,“我,不敢见他。”

.

能让陆棠桦都不敢见的人,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苏念珠兴奋的哼歌,一哼就是半个小时,都不带停的。

陆棠桦摆着一张臭脸盯着她,气得直哼哼。

“陛下放心,臣妾一定会替您说动郝老将军的。”苏念珠伸手拍了拍陆棠桦的肩膀。

陆棠桦嫌弃地推开她的手,“指望你,呵。”

昨日珍儿方死,陆从嘉那边也还没派人过来。剩下的那几个宫娥可比珍儿好对付多了,周玳随意几片金箔扔出去,那几个宫娥就屁颠屁颠被打发出去了。

苏念珠穿戴上周玳不知道从哪里替她弄来的宫女装,然后被他一路领着寻到正在假山石后等待的孙天琊。

孙天琊又取出一套太医院的吏目衣服递给苏念珠。

苏念珠换上衣服,束起头发,摇身一变就是一位唇红齿白,青涩貌美的小郎君。

孙天琊抬头看到她时,怔愣了一会儿,然后才轻咳一声道:“我们一定要在宫门落锁前回来。”

孙天琊一路领着苏念珠往外去,一边走还不忘一边提醒她,“郝老将军性情古怪,虽说有一片赤胆忠心,但你若是想说动他加入朝廷争斗,恐怕不容易。”

苏念珠一向不是一个会给自己设限的人,她道:“试都没试,怎么就说不行呢?”

装扮成了小郎君的苏念珠连神色动作都自如不少,她摇头晃脑道:“沈太医,男人是不能说不行的。”

孙天琊:……

.

孙天琊经常出宫,苏念珠被他一路带着往外去,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障碍。只是她发现,整个紫禁城死气沉沉的仿若一潭死水,那些路过碰到的宫娥和太监都像在脸上覆了一层假面。

不像人,像死尸。

苏念珠踩着脚下的砖,面前是绵长的宫道。

这座紫禁城,像一座监狱,困住了人的一辈子。可其实他们本来或许可以活得更好些,如果他们能有一位明君的话。

宫门口停了一辆马车,是孙天琊提前安排好的,苏念珠一脸惆怅地坐上去,正等着,孙天琊却没上来,只道:“我不能离开太医院太久,你要自己去,日落之时我会在这里等你。”

话罢,孙天琊转身离开。

苏念珠一脸呆滞地看着孙天琊的背影,反应过来后猛地连滚带爬跌下马车,一把扯住孙天琊的衣摆,“沈太医,你倒是告诉我将军府的位置啊?”

孙天琊低头,看到苏念珠沾着雪花的鼻尖:……忘了。

“还有,这马车要怎么驾啊?”

“对了,郝老将军长什么模样?”

“日落时分是什么时候?今天没太阳啊!”

“哦,还有,我午膳没吃,你准备了吗?”

孙天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