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一看就不是好人...)

好书推荐:

孙天琊最终还是陪着苏念珠一道去了。

他驾驶着马车行在宽阔大街之上, 头上压着蓑帽,身上也披了一件半旧大氅,似是不愿暴露真容。

苏念珠坐在马车里, 悄默默地撩开一截马车帘子偷看。这是她第一次出宫, 难免有点紧张和好奇。

跟想象中兴盛繁荣的景象不同,这座京师里的人穿的都极为朴素,街边支撑着的店面铺子也不像现代一般熙攘一整条街,而是隔了一大段路后零星出现一家, 且门可罗雀。

马车行过一小段路就能看到几个团聚在一处取暖的乞丐。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他们身上衣衫褴褛, 赤脚蓬头, 望过来的眼神麻木而平静。

苏念珠攥着马车帘子的手下意识一僵,心中涌起无限悲鸣怜惜之意。

溯雪越大,这些被冻得浑身发抖, 面色青紫的人们只能用来蜷缩着靠在一起, 像动物一般互相取暖。

“这是怎么回事?”苏念珠声音干涩的询问。

孙天琊道:“雪灾。”

“没有人救灾吗?”

“有啊, ”孙天琊脸上出现一抹嘲讽笑意, “国库里出来的银子, 从户部往外流, 经过几手就被剥下来几层, 哪里还能到百姓手里。”

这种事情苏念珠在电视剧里看过很多, 透过荧幕,她感受到的或许只是可怜,可如今,这些人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他们身上被冻裂的伤口,襁褓中哭声微弱的婴孩, 不堪忍受寒冬行将就木的老人。

一个个,一桩桩,一件件,他们的眼神印入苏念珠漆黑明亮的瞳仁之中,仿佛遮盖了她眼中的光。

眼前的一切变得晦暗而充满阴霾。

那一刻,苏念珠突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可悲而无助,她帮不了他们。

“贤王殿下又派粥了,大家快去啊!”不知从哪里嚎来一嗓子,那些原本还死气沉沉的人诈尸一般站起来,蜂拥着往一个方向跑。

嘈杂间,苏念珠听到有人在念,“贤王殿下是菩萨转世,怎么他就不是咱们的皇帝呢。”

“是啊,比那暴君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快快快,再不快点就赶不上施粥了。”

苏念珠一愣,使劲把头从马车窗子里塞出去,迎着烈风,她看到不远处连绵不绝的一片粥棚,穿着贤王府家丁服的男仆们正在忙碌。

那白花花,热腾腾的大米粥配上一个大白馒头,一出现立刻就遭到一帮人哄抢。

苏念珠怔了怔,然后把头缩了回来。

外头的孙天琊道:“看到了吗?如今的世道。”

“其实,陆从嘉也是在做好事,不是吗?”苏念珠的心志突然产生了动摇。

孙天琊似乎早已料到,他霍然停住马车,转身撩开帘子进入马车厢。女人穿着少年装,脸上挂着迷茫又懵懂的表情,看向孙天琊的目光中满是迷惑,更显得整个人稚嫩纯善极了。

孙天琊叹息一声,撩袍,坐到苏念珠身边。

“他若是真想做好事,就不应该放任那些官员剥削赈灾银两和粮食。”

“你的意思是……”苏念珠被孙天琊点了一下,脑中灵光一闪,“陆从嘉为了获得民心,放任他手底下那些官员将灾情扩大,然后自己来做救世主?”

这该是如何心狠之人才能做出来的事?苏念珠想到陆从嘉那张俊朗温和的脸,脑中冒出了一个词:人面兽心。

孙天琊看向苏念珠的目光中带上了赞许。

他先前一直以为这位皇后娘娘是深闺之中只知绣花染甲的小娘子,没想到竟是一点就透的聪明人。

看来谣言也不能尽信啊。

.

晌午时分,两人到达郝老将军府。

苏念珠看着面前朱红色的大门,面色有些古怪,她转头询问站在自己身边的孙天琊,“沈太医,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孙天琊是个学医的,嗅觉比常人灵敏,他已经伸手捂住了口鼻。

苏念珠也跟着抬手掩住口鼻,连喘气声都小了很多,“闻着像大粪的味道。”

当然只是像,堂堂将军府,怎么可能会堆着大粪呢。

“娘娘,您去敲门吧。”孙天琊后退一步。

苏念珠后退两步,“还是你去吧,你人高,敲得远。”

孙天琊:……

两人在寒风中站了一会儿,终于,孙天琊迈步踩上了石阶,站定到府门前。

他抬手拉住门环,轻轻扣下,还不等开口,大门突然被打开。

孙天琊脸上露出笑来,不等开口,三五个提着粪桶的家仆便气势汹汹的出现在他面前。

那一瞬间,孙天琊和苏念珠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在将军府门前闻到大粪味了。

“跑!”苏念珠拔腿就跑。

孙天琊扭头跟上。

两人连马车都忘了,闷头就是跑,生恐身后的大粪味追上自己。

“呕……”

“呕……”

迎着风跑出一段路,两人都被熏得够呛,又急着呼吸,只得一边干呕一边喘气。

“怎么将军府门口还有人泼大粪。”喘过气的孙天琊想到刚才惊险至极的场面,吓得面色惨白。

苏念珠下意识远离孙天琊,道:“我也不知道啊。”

注意到苏念珠后退三步的动作,孙天琊面色一僵,“你认真的吗?”

苏念珠尴尬一笑。

孙天琊怒道:“我没沾上!一点都没有沾上!”

苏念珠嘟囔,“谁知道呢。”

孙天琊:……

.

两人终于将鼻腔和胸腔里那股恶心的大粪味散完了,他们靠坐在墙根上,仰头看着越下越大的雪。

“娘娘,还吃午膳吗?”

苏念珠,“……不吃了。”张口还觉得大粪味没完呢。“对了,那郝老将军怎么在大门口让下人泼粪啊?”

孙天琊摇头,“不知道,不如寻个人问问?”

“寻谁?”

孙天琊站起身,指着前头巷子里不远处的那扇小门道:“那是郝府后门,我们进去问问管事的。”

苏念珠却站在原地没动,她道:“要不你先去?”

孙天琊:……

.

鉴于郝府实在是粪势汹汹,因此孙天琊和苏念珠决定先试探一下。

两人躲得远远的,手里抓了好几把石子,然后扬起胳膊,“砰砰砰”的往后门上砸。

后门被砸了十几下,终于,有人打开了。

打开后门的人手里同样提着一桶粪,想是被砸门声扰得不行,还没看清楚门口有没有人呢,直接就把粪给泼了出来。

粪粪扬天,泼洒出一股极美的弧度,那味道也是熏染的不行。

立刻远离十几米的苏念珠、孙天琊:……幸好幸好。

前门、后门都行不通,苏念珠和孙天琊寻了一块干净地方坐着,两人双手托腮,一脸无望。

“吱嘎、吱嘎……”突然,郝府后门被打开,一个推着一轮车的男人从里面出来。

苏念珠眼前一亮,等那一轮车推到跟前,赶紧上去搭讪道:“这位小哥。”

小哥转头,看到一身干净衣衫的苏念珠,面白唇红,漂亮的像观音菩萨座下的善财童子。

“这里可是李府?”苏念珠抬手指向郝府后门。

小哥一愣,憨憨摇头,“不是,这是郝府。”

“哦,走错了呀,”苏念珠朝身边的孙天琊看一眼,噘嘴抱怨,“这郝府也欺人太甚了,不过就是认错了门,怎么就朝我们泼大粪呢。”

小娘子撒娇的模样太过可爱,孙天琊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摸完以后才发现不对,立刻尴尬收手,一脸讪讪。

幸好,苏念珠并没有将孙天琊的动作放在心上。

那小哥赶忙摆手,“郝老将军家不是这样的人,只是近半年来,总有人前来骚扰……”小哥话说到一半,赶忙闭上了嘴,推说还有下一家的菜要送,立刻走了。

“看来这大粪确实不是朝我们泼的。”苏念珠蹙眉看向郝府后门。

她猜测应该是有人想来拉拢郝老将军,郝老将军被闹烦了,就让人在门口泼大粪赶人。

别说,这法子真是干脆利落稳啊!

“看来谁都想要郝老将军手上的兵权啊。”孙天琊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目光从郝府这块肥肉上移开,“今日怕是进不去了。”

苏念珠的目光落到那矮墙上,“沈太医,你觉得爬墙如何?”

孙天琊沉默了一会儿后道:“谁爬?”

苏念珠转头看向孙天琊,一脸的无辜,弱小无助又可怜。

孙天琊:……

孙天琊认命地撩起袍子,刚刚准备往墙头伸手,突然动作一顿。他在地上左右找了找,找到一根枯树枝,踮脚往墙头一甩。

枯树枝立刻变成了两截。

孙天琊的手颤了颤,“墙头好像被装了刀片。”

苏念珠也是微变了脸色,觉得这郝老将军果然不愧是老将,如此夹缝都被他算计到了。

“天色不早,先回去再从长计议吧。”孙天琊扔掉那半截枯树枝。

苏念珠也知道今日只能是无功而返了。

她叹息一声,率先往外走。

巷子长且窄,因着积雪的缘故路滑难行。苏念珠小心翼翼地踩着白雪走,一路行,一路留下一串小巧白皙的小脚印。

“唔……”突然,一道闷哼声响起,苏念珠的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她惊了一下,往后退去。

只见那拱起的白雪之下缓慢而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来,然后是半颗黑乎乎的头颅。

那块被散开的雪上沾着血渍,猩红而刺目,像撒开在雪地上的朱砂浓墨。

“救……”男人嘶哑着嗓子,刚刚吐出一个字,苏念珠立刻一把按住身后欲上前救人的孙天琊,“别救。”

小娘子声音清脆,清晰有力。躺在地上的男人吐出一口血来,似乎是被苏念珠气到了。

苏念珠指着男人的脸道:“你看这张脸,一看就不是好人。”

孙天琊:……

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