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这是爱情啊!...)

好书推荐:

苏念珠抬起一只脚, 蹦着下台阶。

台阶上积了一层很薄的冰,即使苏念珠已经很小心的蹦,但还是避免不了被薄冰滑倒了脚。

好吧, 除了脚不太方便, 其实她是瞧着那薄冰上细碎的漂亮冰花起了一些童心,没想到这么不巧,刚刚蹦了一个台阶就被滑倒了。

雪天路滑,况且还是在台阶上, 苏念珠觉得自己这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她也是脑子抽了,突然就想要回顾一下童心。这下好了, 说不准要把自己摔这了。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腰,她纤柔的身体往后倒去,正靠在一个人身上。

苏念珠仰头, 看到男人垂落下来的眼, 漆黑深沉, 浸着雪色, 里头有她。

男人的视线穿透她的脸, 落到她脚上, “蹦什么?”

苏念珠伸手推了推他, 没推开, 便蹙眉道:“你管我?”小娘子气性不小,横眉竖目的带着娇。

陆棠桦被她一噎,下意识紧了紧自己的手。

感受到男人揽在自己腰间的力度,苏念珠身体一僵, 想到刚才在屋内时看到的男人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陆棠桦今天看她的眼神怎么有点……恶心?

从刚才他们在屋内讨论的时候, 男人那若有似无飘到她身上的目光就让苏念珠觉得浑身不舒服。

“你之前作画,说要留念想,朕想了想,明白了你的意思。”男人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勾着下颚,表情是倨傲的。他一只手托着女子的腰,另外一只手负在身后。

苏念珠:?

陆棠桦虽然表面十分镇定,甚至还有点嫌弃,但嘴角已经止不住的努力勾起。

这是什么?这是爱情啊!

她一定是爱惨了他,不然为什么对他这么好?竟然以命相救!

她接近陆从嘉,肯定也是为了他。

陆棠桦只要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苏念珠这个女人为了爱他真是付出太多了。虽然他不爱她,但勉强还可以继续给她一个皇后的名分,只要她乖乖的。

想到这里,陆棠桦看向苏念珠的眼神不禁更放低了几分架子。她这样爱他,他总归是要对她好一些的,省得她伤心。

当然,他也不是怕她伤心,只是随手之劳而已。

“这是怎么了,脚又疼了?”孙天琊的声音突然插进来,他的视线落到苏念珠脚上。

苏念珠下意识伸手推开身边的陆棠桦,朝孙天琊道:“下台阶的时候有点。”

孙天琊蹙眉,“或许是伤到了筋骨,昨日瞧的不仔细,我再替娘娘看看吧。”

如此熟稔的语气,如此尊卑不分的态度,让陆棠桦不自禁眯起了眼。

相比于陆棠桦这位封建制度君王,苏念珠对这种方式反而更舒服一些。她随意道:“那就麻烦沈太医了。”

“是。”孙天琊拱手,朝两人身后的屋内走去。

苏念珠也跟着走回去,陆棠桦眯眼,眼睁睁看着孙天琊在苏念珠腿边蹲下,指尖刚刚触到她的裙裾,就被一只手给握住了。

“沈太医。”陆棠桦的声音阴测测的。

“陛下?”孙天琊抬头看他。

陆棠桦道:“朕腿疼,你替朕看看。”

孙天琊本着先来后到的原则,“容臣先替娘娘……”

“朕说,朕腿疼。”男人阴沉着脸,握着孙天琊腕子的手霍然收紧,就连周身的气场都发生了改变。

苏念珠眨了眨眼,脑中突然闪现出四个字:无理取闹。

莫名有点可爱。

这样一想,连陆棠桦这张阴沉扭曲的脸都变成了正在闹别扭,争宠爱的小盆友。

等一下,争宠爱?

苏念珠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网络热评。

网友评论:作者说暴君不喜欢女主,也没有女人,那他会不会喜欢男人?

楼下回复:真相了,我觉得帝王傲娇受可。

楼下继续回复:刺激,激萌,小黑屋囚禁梗什么的我最爱。

楼下大佬回复:他为了得到他,这个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不惜用计让他瘫痪在床,囚禁于此,每日折磨,妄想折断他的傲骨,让他成为他的人。

楼下:给大佬递笔。

楼下:大佬请继续。

苏念珠:真是有一点刺激,尤其本人还在她面前。

虽然苏念珠对这一方面不感兴趣,但她也不歧视。按照她看陆棠桦对待万人迷苏嫣初的态度,说不定陆棠桦真的喜欢男人也说不定啊?

人家古代帝王什么断袖啊,分桃啊,多了去了。身为帝位,有点小怪癖她也是能理解的。

想到这里,苏念珠一低头,看到还在握着孙天琊腕子的陆棠桦。

嗯……她是可以理解的。

“我突然觉得我脚好了,你们继续。”说完,苏念珠蹦q着出去了。

.

陆棠桦觉得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

明明是苏念珠那个女人喜欢他,怎么近日里却连看都不来看他一眼,难道是在欲擒故纵?

陆棠桦眼前一亮,觉得十分正确。

只是这纵的也太久了,这都三日没看到人了。

陆棠桦坐在桌旁,轻轻叩了叩桌面,视线一转,看到周玳。

男人起身,走到周玳身边,“刚才去哪了?”

周玳正在替陆棠桦收拾衣物,冷不丁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他立刻转头,就见陆棠桦站在他后面,脸上拢着一层阴霾。

周玳立刻下跪,“陛下。”

陆棠桦微微倾身,鼻翼轻轻扇动。他闻到一股味道,一股很熟悉的味道,是苏念珠身上的香气。

“去哪了?”陆棠桦眉头一拧,又重复问了一遍,情绪明显更差,脸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似的。

周玳战战兢兢道:“给娘娘送午膳去了。”

郝府人口单薄,除了郝鹭,整个府中就没有其他女子了。如今苏念珠住进来,自然不能让郝鹭来服侍她,如此,这份责任便又由周玳扛了起来。

周玳还记得陆棠桦曾经让他离皇后娘娘远点的事,故此一被发现,整个人立刻吓得惶惶。

陆棠桦沉默了一会儿,问,“她用午膳了吗?”

“娘娘只用了一点点,怕是不合胃口。”周玳小心翼翼回答。

苏念珠是标准的南方胃,郝府的厨子是标准的北方人,吃食方面的差异不是一般的大。

陆棠桦拧紧了眉,“你去外头买些梅花糕回来。”

“啊?”周玳呆呆抬头。

陆棠桦恼羞成怒,“朕不是在关心她,只是朕自己想吃!”

周玳:……

.

京师晚间有宵禁,在宵禁前,孙天琊和周玳一道回来了,两人中间还架着一个人。

“这是谁?”正在主屋内等待的陆棠桦一眼看到这乞丐一般的人,一脸嫌弃。

周玳道:“回陛下,是沈太医捡到的。”

“钱伯,外头都是巡防营的人,快关门。”孙天琊朝守门的钱伯道。

钱伯听不懂孙天琊的话,却看懂了他的手势,赶紧关上了门。

“巡防营?江昊天的人?他在找什么?”陆棠桦只凭孙天琊的一句话就猜出了这么多。

“陛下,我先去将人安置了。”

“乞丐”身形高壮,即使是周玳和孙天琊两个人都有点扶不住他。

陆棠桦皱眉看着两人,“嗯”一声后停顿了一会儿便跟了上去。一旁正准备出来用晚膳的苏念珠听到动静,也好奇地凑上来。

陆棠桦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苏念珠,忍不住挺直了背脊,并顺手捋了捋头发。

.

一行人去到孙天琊的屋子,看着孙天琊和周玳将人往卧床上放。

男人身上都是血,黑发微卷,蓬乱地垂落,露出一只紧闭的眸子。

陆棠桦突然倾身上前,用手剥开男人脸上的乱发,露出那张脏污面容来。

脸虽脏,但依旧能看清脸。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国太子,楚瑜骁。

苏念珠下意识看向孙天琊,真是绝了,又捡到了这玩意,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逃脱不了的剧情线?不对呀,那也应该是主角的剧情线才对呀,他们这群炮灰加反派怎么尽往人家主角的剧情线上凑呢?

“楚瑜骁。”陆棠桦原本还算平静的脸上骤然掀起一股狂风骤雨。

男人转身,阴沉着脸去了,半刻后提着血锋回来。男人面无表情地抬手,血锋就抵到了楚瑜骁的脖子上。

孙天琊赶紧制止,“陛下,等我将人治好了您再杀。”

苏念珠:……您是有强迫症吗?是不是最好还要一刀杀个干净,不然还得劳累您再救一次,然后再劳累陆棠桦再杀一次,最后劳累楚瑜骁再死一次。

“他是楚国太子。”陆棠桦一阵咬牙切齿,似乎是与其有深仇大恨。

“敌国太子?怎么会出现在大周?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孙天琊一脸震惊。

“陛下,您半年前在战场上中埋伏一事,不觉得有些蹊跷吗?这楚瑜骁怎么会知道您会一人领着一队兵往水路去偷袭?”郝鹭从外面进来,她身上披着斗篷,沾着雪水,像是刚刚回家。

“我猜测,是有人泄露了风声,将您围堵在了那条水路上。”

陆棠桦想起那天的事。

那日,若非他水性了得,于水中憋气,逃避追捕,后被闻讯赶来的郝老将军所救,怕是连这瘫痪的毛病都捞不到,径直就去见阎王了。

所以,按照郝鹭的意思,他那日里的埋伏另有隐情?这楚瑜骁竟还一时杀不得。

陆棠桦抵在楚瑜骁脖子上的血锋终于收了回去。

苏念珠恍惚间看到楚瑜骁原本紧绷的胸脯缓慢瘪了下去,像是深深吐出了一口气。

嗯?

“我刚才抓了一个巡防营的士兵问出来了,他们正是在找一个左眸为碧色眼睛的人。”说着话,郝鹭上前,掀开了楚瑜骁的眼睛。

楚瑜骁还昏迷着,眼球没看到,被郝鹭强硬掀了一个白眼。

苏念珠道:“他确是有一只碧色的眼睛,可是江昊天找这楚国太子干什么?”

“巡防营护卫京城安危,江昊天想抓这个敌国太子也没什么错。”孙天琊觉得此事就这么简单。

“不是。”郝鹭却轻轻摇头,她望着楚瑜骁,手掌用力攥紧。

“一个多月前,江昊天吃醉了酒,他跟我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听到此话,除了苏念珠和陆棠桦,其余的人皆变了脸。

这个江昊天,竟是要谋反不成。

.

屋内的气氛一时沉静下来,众人的视线都落到楚瑜骁身上。

孙天琊道:“即便如此,我也会救他。”

“呵。”陆棠桦冷哼一声,“随你。”话罢,他走出门去,站在门槛处朝周玳斜一眼,“过来。”

男人情绪十分不好,周玳吓得腿一软,磨蹭着过去。

陆棠桦压低声音道:“梅花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