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小白兔儿呀~...)

好书推荐:

楚瑜骁毕竟是个硬汉子, 受了那么重的伤,仅昏迷一天一夜就醒了。

他是认得孙天琊的,上来就是一顿好缘分, 没曾想一眼看到跟在孙天琊身后的郝鹭, 那张原本还笑盈盈的脸立刻就耷拉了下来。

楚国与大周交战数年,边境一直不和平。前几年,郝鹭是随郝老将军一道上战场的,楚瑜骁亦是时常混迹于战场之上, 跟郝鹭还交过几次手。

大楚乃蛮悍之地,女子强, 男子更强。他们素来觉得大周女子柔弱, 故此初见这郝鹭身穿战袍出现在战场上时,看她细胳膊细腿,一脸稚嫩, 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不想这郝鹭虽为女子, 但武艺却不差。她力气没男子大, 便专挑那些轻便又诡谲的武器。马上作战亦以清灵如燕的身姿而将看不起她的楚国大将一击击败。

如此, 一战成名之后, 郝鹭在大楚就有了一个绰号, 名为:燕将军。

“你这只燕子怎么在这?”楚瑜骁欲抬手拨开自己额前碎发, 没想到一动之下才发现自己身上竟被绑上了绳索, 捆得粽子一般。

郝鹭双手环胸站在门口,腰间挂着利剑,正一瞬不瞬盯着楚瑜骁看,只要他有任何异动, 她手里的剑就会毫不犹豫的朝他刺过去。

楚瑜骁发现自己被绑后,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之色。他懒洋洋的往后一靠, 本想搭起腿,却不想那绳索从上到下连他的脚丫子都没放过。楚瑜骁没办法,只能直挺挺的懒在那里。

“我听说你回来成亲了,怎么还是这副男人婆的样子,你相公能看上你?”

这句话戳到了郝鹭的软肋,只见在迅疾之间,郝鹭腰间的剑已出鞘,“刺啦”一声划破空气抵到楚瑜骁的脖子上。

孙天琊赶紧劝道:“我还没治好呢,等我治好再杀。”

“是啊,是啊,不急,治好再杀嘛。”楚瑜骁偏了偏头,躲开郝鹭的剑,“大家都是老相识了,何必这么见外呢。”

郝鹭红着眼,收回剑,一声不吭的又回到门口。

她站在那里,抬头往外看去。

今日天色不错,难得的大晴天,只是那阳光落在自己身上却凉的像雪,浸入骨髓之中,顺着经脉流淌,几乎要淹没她整个身心。

楚瑜骁歪头舔了舔唇,朝身边的孙天琊小小声道:“她不会是被男人甩了吧?”

孙天琊没说话。

楚瑜骁继续道:“像她这样的女人被甩是正常的,凶悍的很,咱们大楚女子都没她那股旱劲。怎么样,那个男人死了没?还是生不如死?”

孙天琊终于正眼看向楚瑜骁,吐出四个字,“你话太多。”然后拿出一块臭抹布,塞住了楚瑜骁的嘴。

楚瑜骁:……还不准他有点娱乐活动了。

.

“楚瑜骁不肯说。”小屋内,众人又聚在一处,为楚瑜骁救治了三日的孙天琊皱眉道:“他一点都不肯透露他这次来大周的目的,也不肯说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隔壁屋子就是关押楚瑜骁的地方,苏念珠单手托腮,听完孙天琊的话后,视线往屋内一转,突然发现了郝鹭的异样。

自从上次郝鹭说要亲自对付江昊天后,这几日却都没有什么动静,这不禁让苏念珠疑心上次孙天琊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京师昭狱有十大酷刑,咱们大周军营内的刑法也不少。郝鹭,你看着来吧。”陆棠桦坐在首位,端着茶盏,语气平静。

郝鹭下意识抬眸看向他,抿了抿唇,似有话要话,但最终却是没说出来,只拱手道:“是。”

郝鹭转身出去,走到隔壁房间。

孙天琊突然站起来,“我去隔壁看看。”

两人一前一后走,苏念珠觉得这两个人确是有点猫腻呀。

正想着,陆棠桦突然也站了起来,闷不吭声往外走去。

屋内只剩下周玳和苏念珠两人,她伸了个懒腰,觉得今日天气不错,不如……去偷听吧?

.

隔壁屋内,楚瑜骁依旧被绑在那里,嘴里塞着抹布。

孙天琊正在给他看伤,郝鹭垂着头站在那里,身前是陆棠桦。

屋内昏暗,男人背对着郝鹭,双手负于后,半张脸隐在黑暗之中,更添几分压抑之感,他声音沉哑道:“说吧。”

郝鹭身体一僵,握着剑的手霍然收紧,她的脸上露出纠结的痛苦之色,她知道若是她将这件事说出来,那一切就真的没有回转余地了。

“郝鹭。”陆棠桦转头,一双漆黑暗眸沉沉落到她脸上。他的表情是阴沉而晦暗的,看向郝鹭的目光却是平静而内敛的。

郝鹭终于绷不住了,她“扑通”一声跪下来,声音中带着一股颓丧的哭腔,“楚瑜骁身上的伤口是江昊天的刀砍出来的。”

江昊天喜好用刀,他最常佩一柄腰刀,长约三尺,刀身狭,柄短。郝鹭与其相处数载,自然能认出他砍出来的刀伤。

先前她与以陆棠桦说过江昊天的狼子野心,如今这江昊天与楚瑜骁的关系再次被挑开,陆棠桦半年前于战场上被埋伏一事,便真的与其脱不了干系了。

陆棠桦踩着脚上的皂靴走到郝鹭面前,他道:“你若早说,也不必如此费事。江昊天,朕会找人去杀。”

“不,陛下。”郝鹭一把攥住陆棠桦的袍摆,“让我来,求求您了,让我来。”

“那你准备让他再活几日?”陆棠桦蹲下来,表情未变,只看着郝鹭那双通红的眼叹息道:“女人果然不够狠心。”

.

苏念珠蹲在院子里,面前是一个小炉子,里头正煮着美味的香辣小火锅。那一层红色的油漂浮在汤面上,点缀一点弯月似得小辣椒,热气争先恐后而出,一捧一捧的往屋内送。

躺在床上的楚瑜骁暗自咽了咽口水。

他已经三日没用膳了,如今一闻到这味道,就忍不住直吸溜口水,可惜,他的嘴被堵住了,连口水都吸溜不了。

楚瑜骁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腥甜香辣的味道,然后只听到“咔嚓”一声,他的肩膀下移,显出古怪弧度,身上紧捆的绳索就那么松了开去。

楚瑜骁又往床头墙上撞了撞,将卸掉的肩膀复位。

他拿掉嘴里的臭抹布,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抬手撩开垂落在眼前的碎发。

不防那头发多日未洗,又有血污粘连,不仅没梳起来,反而差点沾着手抓下来一把,疼得这位楚国太子一阵龇牙咧嘴。

啧。

楚瑜骁嫌弃地抓了抓头发,然后小心翼翼推开门。

只见小院之内只有一女子,身段纤细窈窕,纤纤素手拿着一半旧蒲扇,撑着窄细下颚,慢吞吞扇着小炉子。

楚瑜骁饿的肚子“咕咕”叫,他走上前去,身形轻巧,如猫一般站到苏念珠身后,然后猛地一把捂住她的嘴,抵着她的耳朵道:“别动,打劫。”

打劫小火锅。

苏念珠在楚瑜骁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一个白眼,脸上却是一副惊恐之态,美眸之中甚至还滚出了两颗泪珠子。

怀中女子娇柔美好,软的像面团似得,身上还带着沁人的馨香。

虽然楚瑜骁看不起大周女子吧,但他却又是喜欢大周女子的。香,软,白,跟兔儿似得,让人瞧见就忍不住想逗逗,逗得泪眼汪汪,抽泣连连才过瘾。

那滚烫的泪珠滑过楚瑜骁的手,男人直觉一阵心神荡漾。

他抽回手,舔了舔指尖,侧身往苏念珠面前一蹲,原本还笑盈盈的面孔一沉,“是你?”

苏念珠红着眼,一副无辜之态,半响后惊讶捂嘴,“你是欠我金箔的那个人。”

楚瑜骁:……

楚瑜骁没想到女人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她先不救他的,若非那医士,他早就冻死在雪地里了。

“他们说,你是楚国太子,那你是不是……能还我金箔了?”女人睁着那双漂亮的眸子,轻轻朝他伸出手。

那手又白又细,漂亮的跟嫩葱似得。

“你不怕我?”楚瑜骁眼中盛着疑惑。

苏念珠左顾右盼,一副瑟瑟模样,嘴里却说,“我不怕的。”

楚瑜骁立刻就被逗笑了,真可爱。

他看得出来,女子不会武,周围也确实是没有人。那些人一定以为自己身受重伤,捆得又结实,根本就逃不掉,所以才让这么一个小姑娘守在这里。

楚瑜骁咽了咽口水,“你在煮什么?”

苏念珠歪头道:“火锅。”

“哦。”楚瑜骁没吃过,“我吃完再还你。”

苏念珠:……

.

两人坐在院子里,苏念珠看着楚瑜骁将她的自制辛辣小火锅大快朵颐之后露出一脸酣畅淋漓的表情。

“你的手艺真不错。”楚瑜骁盯着她,就跟盯住了一头鲜嫩肥美的猪一样。

苏念珠下意识麻了麻头皮,脸上笑意却更甜。她小心翼翼问,“我的金箔呢?”

楚瑜骁咧嘴一笑,身上全部都是小火锅的味道,“你带我出去,我就给你。”

楚瑜骁虽长了一张漂亮的脸,但他身型却十分壮实,且两相结合,一点都不违和。

苏念珠疑惑地看他,“真的吗?”

楚瑜骁脸上笑容扩大,“当然,我是楚国太子,说话算数。”

这大周女子不仅生得弱,连脑子都这么简单,真是好骗呀。

.

如果再给楚瑜骁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相信那个女人。

小火锅里放了东西,若是平时他还能尝出来,可那火锅味道辛辣,那**散他真是一点都没尝出来。

楚瑜骁全身瘫软地躺在床上,身体被清洗过,身上穿着恶俗的粉白纱衣,露出大片胸膛。

那个女人正坐在他旁边数钱,“哇,你居然能卖一百两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