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绕指柔)

好书推荐:

楚瑜骁想骂娘, 可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等旁边的女人从一数到一百,他终于能张口道:“你娘……”

“哟,你醒了。”苏念珠笑眯眯地走到楚瑜骁身边, 双手托腮, 一脸的纯洁无辜道:“想要我救你吗?”

楚瑜骁咬了一会儿牙,直到腮帮子发紧,才慢吞吞道:“你就不怕他们黑吃黑?”

苏念珠摆手,“哎呀, 这是南风馆,他们不要女人的。”

楚瑜骁:……南!风!馆!

他堂堂楚国太子, 居然被卖进了南风馆!

男人被气得不轻, “我知道,你是陆棠桦的人。”

“啧啧啧……”苏念珠摆手,“你猜错了, 我是自己人。”

“自己人?”楚瑜骁觉得这女人简直就是把他当傻子耍。“如果是自己人, 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楚瑜骁全身无力, 连手都握不起来。

“你误会了, 我的意思是, 我是我自己的人, 不是谁的人。”苏念珠细心的给他解释。

楚瑜骁深吸一口气, “既然如此, 那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跟你做个小小的交易。”

“什么交易?”

“你先答应。”

“你都没说,让我怎么答应?”

女人原本笑眯眯的脸陡然暗沉下来,她道:“我觉得你并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说着,女人纤细白嫩的手从楚瑜骁面颊上滑过, “太子殿下可能不知道南风馆里头有多少折磨人的手段。”

“就算是再硬的汉子,都能变成绕指柔。”

好吧, 其实她也不知道南风馆里有什么手段,不过威胁人嘛,套路都是一样的。

果然,楚瑜骁不知道脑补了什么,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好,我答应你,先给我解药。”楚瑜骁咬牙答应了。

苏念珠道:“你吃的是迷药,过一会儿就有力气了。”

“你就不怕过一会儿我杀了你?”

苏念珠脸上没有半分惧色,“忘了告诉你,”她抬手拨了拨自己垂落在侧的长发,“我是大周皇后。”

“皇后?你?”楚瑜骁一脸吃惊,嘴巴张得像是被硬塞了一个鸭蛋。

“怎么,不像?”苏念珠面露愤色。

楚瑜骁摇头,翻着白眼道:“像,像极了。”

苏念珠:……

翻完了白眼,楚瑜骁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他道:“其实,我还有一个法子。”

“嗯?”苏念珠偏头看他。

“我可以抓你做人质啊。”原本躺在床上的男人猛地起身,一脸得逞的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

苏念珠于马车的颠簸中惊醒,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楚瑜骁。

楚瑜骁换了一身衣裳,长发披肩,遮住一只眼,更显得眼深鼻高,身形宽壮。

“醒了?”楚瑜骁朝苏念珠一挑眉。

苏念珠下意识低头审视自己,见胳膊腿都还在,便转头朝马车窗子看。

有风起,将马车窗子吹起一角,苏念珠清楚看到不远处大大的“江府”二字。

江府?江昊天的府邸?

“你不是被江昊天追杀?怎么还来他这儿?”苏念珠脱口而出。

“自然是因为,”楚瑜骁突然近身,粗糙的手在苏念珠的下颚上一刮,满脸轻挑,“有了筹码。”

说着话,马车夫正将马车停至江府门口。

苏念珠用力搓了搓自己被摸过的下颚,看着楚瑜骁朝马车夫扔出一锭银子,说这马车他要了。

苏念珠盯着那银子问,“那是你的卖身钱吗?”

楚瑜骁:……是。

看到楚瑜骁的表情,苏念珠知道她暂时不应该跟他讨论这件事。

两人在马车里等了一会儿,江府门口的看门奴才过来询问,“你们是谁?怎么将马车停在这里?知道这里是哪儿吗?江府!江大将军的府邸!”

楚瑜骁撩开马车帘子,露出半张脸,不客气道:“告诉江大将军,他要找的人来了。”

.

楚瑜骁领着苏念珠进江府。

苏念珠跟在他身后道:“你就不怕江昊天把我们两个都抓起来?”

“不怕。”楚瑜骁摇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给你下了蛊,如果他还想利用你的话,就不会对我做什么。”

苏念珠面色一僵,用力扯起嘴角,“假的吧?”

楚瑜骁勾唇,眉眼带笑,“真的哦。”

苏念珠:……你娘。

如果苏念珠没记错的话,这个什么蛊是楚瑜骁下给苏嫣初的。具体功效她已经记不清了,下蛊的引子就是楚瑜骁自己的血。

反正就……挺想骂娘的。

.

苏念珠之前并未见过这位所谓的江大将军,在她的印象里,这就是一个渣男。不过毕竟是男三,长相确实不错。虽然不如陆从嘉儒雅,不如苏易鸣俊朗,但自有一股渣男气质。

江昊天身穿褐色圆领常服站在那里,剑眉星目,身上带着湿意,像是刚刚出门回来。他盯着楚瑜骁看,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自己送上门。

楚瑜骁一点都不紧张,直接将苏念珠往江昊天面前一抓,“我是来给你送礼的。”

“苏念珠?”江昊天明显是认得她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苏念珠跟苏嫣初素有恩怨,所以江昊天这位苏嫣初的第三迷弟自然十分看不惯她。

礼物苏念珠道:“我也想知道。”

“对了,她身上被我下了蛊,只要我想让她死,她立刻就会死。”楚瑜骁单手搭住苏念珠的肩膀,故作亲昵,“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坏动作。”

“呵,”江昊天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在乎她的命吗?”说着,江昊天神色一凛,厉声喝道,“来人!”

楚瑜骁面色一沉,“怎么,你不相信我下了蛊?”

随着楚瑜骁的语气渐阴沉下来,苏念珠突然感觉自己的腹部开始绞痛,像是有人把她的肠子抽了出来,然后甩在地上跳大绳。

女子面色惨白,冷汗淋漓,蜷缩着身子躺倒在地上,伸出的手紧紧拽住楚瑜骁的脚脖子。

对面,江昊天连半分眼神都没给她,只道:“她对我根本就没有利用价值。”

疼得眼冒白光的苏念珠艰难道:“我可以帮你将陆棠桦骗出来。”

虽然苏念珠没有价值,但陆棠桦有价值啊。

江昊天要当皇帝,可他没有正经理由。如果能抓住陆棠桦,让他写个退位诏书,那他不就名正言顺了?

江昊天觉得此计非常可行,可又十分担忧苏念珠在陆棠桦心中的地位。

他问苏念珠,“我凭什么信你?”

苏念珠腹中绞痛慢慢消退,她躺在那里,青丝汗湿,半遮住脸,语气很轻,“你试一试又没有损失。”

.

苏念珠回到郝府的时候众人正急得焦头烂额。

“娘娘?娘娘!”周玳一眼看到苏念珠,赶紧疾奔过来,小脸都急白了,“娘娘,您去哪了?”

苏念珠歪头,“我不就一直在吗?你们在找什么?”

周玳道:“那楚国太子不见了。”

“哦。”苏念珠点头,目光穿过周玳落到正堂里。

陆棠桦正坐在那里,目光阴沉沉地盯着她。

苏念珠轻咳一声,“那什么,我帮你们一起找吧,说不定是逃出去了。”

“依照你们现在的身份不能出郝府。”郝鹭上前,打量苏念珠一眼,看到她满头满脸的冷汗,问,“你怎么了?”

苏念珠伸手摸了摸脸,“哦,太热了。”说完,她想起陆棠桦从宫里出来时用的人.皮.面具,眼前一亮,“咱们可以戴人.皮.面具出去啊。”

孙天琊那里的人.皮.面具多了去了,郝鹭虽有顾虑,但也知道这楚瑜骁必须抓回来,不然他若是将陆棠桦在郝府的事情泄露出去就麻烦了。

“陛下,您与娘娘不必出去寻人,只戴着人.皮.面具去往京师郊外,那里有一座郝家的田庄,你们先去那里避避。”

郝鹭想的更周到。

如此,苏念珠便装扮成了一位普通妇人模样,她朝身边的陆棠桦看一眼,“陛下,您跟我一道?”

陆棠桦的情绪似乎不怎么好,他垂眸看她,整张脸黝黑黝黑的。

苏念珠猜测他扮的应该是个挖煤的。

.

临近宵禁,京师内的人越发少了,只零星几个。

苏念珠跟陆棠桦一起走在小巷里,两人的身影被街边隐约射入的灯色照得微亮。

巷子里有郝鹭安排好的马车,只要陆棠桦和苏念珠坐上马车,行出京师,到达田庄,他们就暂时安全了。

两人踩着雪,各自沉默着往前走,远远能看到马车浅薄的影子,还有细微的马鸣声。

“苏念珠。”陆棠桦突然叫她。

苏念珠转头看向陆棠桦。

男人很高,巷子的墙却更高,阴影落下,她只能模糊看到他半张脸。

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她,“梅花糕。”顿了顿,陆棠桦又加上一句,语气之中似有羞赧,“没进过茅厕。”

苏念珠盯着面前的梅花糕,突然停住脚步,她抬眸看向陆棠桦,“抱歉,陛下。”

苏念珠后退一步,周围响起一阵脚步声,带着铠甲和刀柄的震动声,一行人从巷子前后包抄过来,将苏念珠和陆棠桦团团围住。

陆棠桦的脸隐在暗色中,看不到表情,只能听到他明显粗实了一些的喘气声。

“陛下,臣来接您回宫了。”江昊天身穿铠甲,腰佩短刀,身后随着三人。

因着是秘密行动,所以江昊天没有带很多人,他甚至认为一个陆棠桦而已,就算是只有他一个人也能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江昊天脸上带笑,他似乎觉得自己的狼子野心藏的很好。

却不想陆棠桦径直面向他,沉默半刻后神色阴鸷道:“江昊天通敌楚国,作叛贼处理。”

江昊天皱眉,觉得好笑,“我的陛下,您在说什么呢?”

周围突然火光大亮,有铁骑从四面围拢过来,领头之人赫然就是郝鹭。

她的声音穿透黑夜,刺破明晓。

“郝家军前来剿灭叛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