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金手指)

好书推荐:

苏念珠跟陆棠桦疾奔在湿漉黏滑的大街上。

迎面吹来的风是热的, 它们夹杂着挥之不去的细碎木料灰烬,扑在脸上令人睁不开眼。

苏念珠憋着一口气,一直跑, 一直跑, 直到真的跑不动了,才脱力的往前倒去。一直被她牵着的男人伸手抓住她,苏念珠软绵绵地靠到他身上。

两人肌肤相亲,彼此都是滚烫的, 像刚刚从汗蒸笼里出来,可这分明是寒冬。

陆棠桦垂眸俯视着怀中青丝汗湿, 满脸脏污的小娘子, 声音嘶哑道:“不用跑的,现在陆从嘉奈何不了我们。”

苏念珠:……你他妈不早说。

苏念珠跑的太急,整个人都没了力气, 她像软面条似得搭在陆棠桦的臂弯上, 被他扶到一旁石阶上歇息。

这里距离那条被烧毁的街不远, 大概只有一百米的距离, 苏念珠顿时一阵心灰意冷。

她以为自己起码跑了一千米, 回头一看才一百米, 这简直就是耻辱啊!

苏念珠瘫软在石阶上, 头挨着陆棠桦的肩膀, 大口喘气,每吸进一口空气,胸膛就撕裂般的疼,喉咙也是干涸的厉害, 像被糊了一层黏腻的东西,直觉心脏要从肚子里蹦出来。

太难了, 这具身体好弱。

苏念珠缓了一会儿,偏头看向陆棠桦。

相比起苏念珠的废柴体质,男人似乎连气息都没乱。苏念珠开始怀疑她刚才的亡命狂奔对于陆棠桦而言就是闲庭散步。

男人坐得笔直,似乎是为了方便小娘子倚靠。其实他是真的身体僵硬了,当苏念珠靠上来的时候,她半湿的黑发沾到他的臂膀上,隔着衣料渐渐濡湿进来,伴着小娘子身上自带的体香,无孔不入的似乎在侵占他的心。

那么霸道,不讲道理。

陆棠桦深吸一口气,努力忽略身边的人,“我听郝鹭说,你突然跟她说要散财?”

“噗咳咳咳……”苏念珠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

“啊……这个呀……”苏念珠迅速转动脑子,“这不是元宵佳节,普天同庆,一起散财热闹一下嘛。”说完,苏念珠用力咽了咽口水,努力保持冷静。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发现自从陆棠桦身体好了以后越来越不好忽悠了,这二哈还能升级?

陆棠桦低头看她,正欲说话,一旁走过一对老妇人,正在嚼舌根。

“哎,你听说了吗?”其中一妇人道:“这次天降火石,是因为天怒暴君!”

“什么?这次天降火石是因为那暴君?”另外一妇人做出愤懑之态,“我早就知道那暴君是要遭天谴的!只是这火石怎么没砸死他,反而砸着咱们老百姓了?”

“急什么,下次就该轮到他了。”

两个妇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苏念珠和陆棠桦近前,看到两人,赶紧劝道:“小娘子,郎君,赶快走吧,别待在这了,说不准这条街也要被炸了!都是那暴君造的孽啊。”

陆棠桦的手下意识攥紧,他面色紧绷地坐在石阶上,双眸阴沉地盯着两妇人。

这两个妇人哪里看到过这样凶悍气十足的男人,立刻瑟缩着往后退一步,嘀咕着走远,说自己好心当成驴肝肺。

男人真气得不起,苏念珠立刻安稳,“应该是陆从嘉做的,他反应真快……”苏念珠一边说话,一边观察陆棠桦的反应。

果然,听到此话的陆棠桦也反应了过来。他敛起一脸怒色,平阔秀长的眉毛皱起,疑惑道:“陆从嘉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大街上?”

苏念珠继续诱导,“难道是碰巧吗?”

陆棠桦摇头,“不像,可……天降火石这种事难道还是他让天老爷落下来的?”说到这里,陆棠桦似乎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他嘲讽着嗤笑一声。

苏念珠左右看看,四周行人匆匆,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其实我听说有些能人能夜观星象,占卜出未来之事。”

“你是说陆从嘉那边有能人能占卜出未来的事情?”

苏念珠本来只是随意说说,却不想陆棠桦的表情竟然格外的认真。她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这是古代,虽然说是小说世界,但好歹也加了一个古代框架,古代最喜鬼怪乱神之说,像她刚才那样的说辞其实是很容易被人接受的。

“这只是我的猜测。”苏念珠小心翼翼地瞥一眼陆棠桦。

陆棠桦沉默下来,陷入沉思,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你这样一说,好像确实有些蹊跷。”

从前的陆棠桦不在意,根本就不会细想,现在被苏念珠一提醒,疑惑接踵而来。

“我们现在要去一个地方。”陆棠桦突然起身。

“一个地方?哪里?”

.

苏念珠没想到郝府居然还有一个这样的地方。

这是郝府的地下,它被挖空了,像一个巨大而空旷的地窖。四面是砖,头顶挂着灯,墙壁上还有正在燃烧着的油灯。中间是一排又一排的格子书柜,上面都上着小银锁,每个柜子上还有编号。

这里有很多身穿黑衣,遮着面的人。那是一色系,像浓墨一般泼开的黑衣,毫无装饰的衣料,只有胸前绣了一点东西。

苏念珠仔细分辨,像是大写的“壹”。然后她又看另外一个人,是大写的“伍”。果然,这些人也是按照编号排列顺序的吗?

苏念珠探头探脑的动作实在是太明显了,陆棠桦解释道:“这是暗骑卫的地下情报网。”

暗骑卫?这就是暗骑卫?

苏念珠和陆棠桦出现的时候,已经有人走了过来,就是刚才苏念珠看到的壹号。

陆棠桦道:“我要知道最近跟陆从嘉接触的人。”

男人认真起来的模样让苏念珠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虽然他脸上的脏污还没完全擦干净,甚至已经连结在面颊之上,但依旧能看出其俊美无暇的容貌。

像这样一张脸,仿佛生来就写着不尽人意。可因为那英挺的鼻尖上的一点灰色,所以意外的更显出几分亲人可近。

暗骑卫拱手,进入那诸多格子书架前开始寻找。

半柱香后,壹号列出一个长纸条,连陆从嘉从宫里出来,半路碰到个小太监姓甚名谁都能报出来。

这样逆天的情报网,这只暴君怎么之前不用?

“没有什么可疑的人。”陆棠桦一边说着,一边朝苏念珠看去,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摸过纸张边缘,然后那指腹便悄无声息地移到了一个名字上:苏嫣初。

男人有心为之,女人似乎真的上当并在意了,盯着“苏嫣初”这个名字陷入沉默。

“陆从嘉与你妹妹似乎关系不错。”陆棠桦抖了抖手里的纸张,假装不在意的说话,脸上表情不变,却一直在注意观察苏念珠。

苏念珠没有意识到男人的小心思,蹙眉秀眉点了点头,敷衍道:“嗯。”

小娘子皱着好看的眉,一副苦恼的小模样。再加上刚才剧烈运动,现在面色依旧有些白,如此一看,更显出几分愁容来。

陆棠桦下意识攥紧手里的纸,面容紧绷。

她还是在意的,她在意苏嫣初就说明她在意陆从嘉。

“啊,对了,这个‘道长’是什么意思?”苏念珠指向纸上一列的“道长”。

壹号暗骑卫解释道:“曾听陆从嘉提到过此‘道长’,说能占卜算卦,知晓未来之事,却一直未能见其真人。”说到这里,壹号本来跟木头板子一样的脸上难得露出难堪之色,他猛然下跪,朝陆棠桦道:“暗骑卫办事不利,还请陛下责罚。”

陆棠桦随意一摆手,表示无碍。

苏念珠猜测,这个能占卜算卦,知晓未来之事的“道长”说不定就是苏嫣初本人。

这么大的金手指,怪不得苏嫣初一个小小庶女能将这么多男人玩转于手掌心内,最后成为大周皇后。

只是若她真能知晓今日天降火石一事,为何能提前告知陆从嘉让他散布谣言,就不能提前将人群疏散?

难道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真的能如此丧失人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