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风太大)

好书推荐:

苏念珠没回房, 依旧待在院子里,她在等伍号回来。

晚间的风很凉,吹得苏念珠头疼, 她的鼻子也被堵住了, 眼眶中的泪被风吹出来,“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苏念珠嘟囔一声,“风真大。”

然后继续迎着风流泪。

不知道站了多久,腿麻了, 身体僵了,流的泪干巴在脸上, 紧绷的疼。苏念珠吸进一口气, 那口阴冷的气息呛进喉咙里,引得她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伍号来去无踪,在苏念珠咳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又突然出现。

“咳咳咳……”苏念珠被吓到, 咳得更厉害了。

上次惊吓过度后, 她又在陆棠桦的屋子外坐了许久, 一不小心就得了风寒, 灌了一日苦药, 现在还觉得脑瓜子疼, 就跟炸开了似得, 现在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能是要支气管炎了。

“娘娘说要的小衣裳。”伍号把手里攥着的东西递给苏念珠。

苏念珠盯着伍号手里那件藕荷色的肚兜,陷入了沉思,“你觉得这是小衣裳吗?”

听到此话,伍号那张平板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疑惑之色, 仿佛在跟苏念珠说:难道不是吗?

苏念珠蹙眉,“你, 你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

伍号诚实地摇头。

苏念珠低头去看她的胸……好平,这果然是个男人吧?

“娘娘?”伍号歪头。

苏念珠看着她这张清秀俊雅的脸,没忍住,“你真的是女人?”

伍号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始在大庭广众下解裤腰带。

苏念珠:!!!

“你,你要干什么?”

“证明给娘娘看。”

“不,不用了!”苏念珠被伍号的举动震惊了,她一边咳嗽,一边欲抬手捂脸,冷不丁突然看到伍号身后有个黑影在慢慢靠近。

院内没有挂灯,只房廊上几盏大红灯笼随风摇曳。孙天琊手里拿着银针,缓慢靠近伍号。

苏念珠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孙天琊就被突然转身的伍号一脚踹翻。

“唔……咳咳咳……”孙天琊倒地不起,还在坚强除恶,“抓流氓……”

苏念珠抬手扶额,“不是的,她是陆棠桦的暗骑卫。”

.

苏念珠把自己的打算跟孙天琊说了,不过她并没有说出苏嫣初,只说想自己试一试能不能治好陆棠桦的病。

孙天琊没有阻止她,只给了劝告,“从医书上来看,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苏念珠道:“我知道。”

“……那我希望你是第一个。”

孙天琊捂着胸口走了,苏念珠拿着手里伍号从苏嫣初那里给她拿回来的东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这个东西,到底要不要给陆棠桦呢?

这种是女儿家最私密的东西,陆棠桦一个男人会被当成变态的。可是这东西跟苏嫣初最是亲密,肯定也沾着她身上最亲密的味道,效果会更好,肯定能更好的抑制陆棠桦的疯病。

苏念珠单手挑着小衣裳的带子,苦恼地皱眉。

好吧,她不愿意,这个东西太私密了,她本来只是想让伍号随便拿件外衫,最多也就是亵衣什么的,可没想到伍号居然随手给她顺回来这么个东西。

“伍号。”苏念珠又把伍号叫过来。

正是深夜,伍号出去了一趟,刚刚回来,身上还沾着水雾。

苏念珠将那肚兜往旁边的竹篓子里一扔,然后跟她说,“这样,你再替我去一次。这次不要拿这种,这种东西了。”苏念珠抬手指了指那竹篓子里头的东西。

伍号点头,问,“拿什么?”

苏念珠想了想,指尖拂过自己的发丝,眼前一亮,“拿些头发吧!”

头发那么多,稍微拿一点肯定不会很明显。

苏念珠是这样想的,可惜,她太低估伍号了。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一盏油灯轻微闪烁,苏念珠颤抖着手把手里那一大捧头发举起来,抖着唇瓣问伍号,“你觉得,这是一些头发?”

伍号依旧是一副疑惑的表情,甚至稍稍皱起了眉,“我只知道一颗人头,两只胳膊,两条腿,一颗心……”

“好了好了。”苏念珠赶紧打断伍号的话。

她觉得以后跟伍号说话不能说的模糊,一定要非常细致,细致到比如,“请你去替我从苏嫣初脑袋上拔一百根头发。”

这样,伍号才不会把这么大一捧头发给她带回来,不过另外一方面来说……苏嫣初不会秃顶了吧?

.

昨夜,苏嫣初睡得很好,她梦到了一件好事。

在陆从嘉登基那天,她也被册封成为了皇后。她戴着凤冠,穿着凤袍,坐在龙床之上,等着男人的宠幸。

身边的宫娥们伏跪在地,不敢直视她。

身穿龙袍的男人朝她走来,脸上是难得的温柔,他与她说,“你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是大周的皇后,是我陆从嘉唯一的妻,我将与你共享这天下。”

苏嫣初羞涩的笑,她看着面前的陆从嘉,看到男人伸出手,替她将头上的凤冠摘下。

那一瞬间,苏嫣初觉得头上有些凉,不过她并没有在意,华美的凤冠落下,露出她娇怜的面容。

她沉浸于这场美梦之中,想着自己终于将苏念珠杀了,并且成为了这个大周的皇后,得到了陆从嘉。

苏嫣初面带笑意地躺在床铺之上,迎接着男人温柔的缱绻一吻,突然,一道惊叫声在耳畔炸开。

苏嫣初猛地惊醒过来,面颊上红晕未消,一睁眼就看到了丫鬟惊恐的脸。

“小,小姐,你……”丫鬟手里捧着的水盆“砰”的一声落到地上,砸出一大朵水花。

苏嫣初第一反应是自己做的梦被人发现了,可当她看清小丫鬟脸上惊惧的表情时才明白,不是梦。

那是什么呢?

听到动静的苏易鸣从外面疾奔进来,一眼看到坐在床上的苏嫣初,也是神色大变。

苏嫣初一脸懵懂,转头的时候不小心瞥见梳妆台上的那面鸟兽纹花棱铜镜。

镜中模糊印出一个女人的脸,青丝长发半披,垂到腰际,可额前光刺刺的像是一颗刚刚剥了壳的鸡蛋。

苏嫣初大口喘气,她颤抖着手指向镜子,面色惨白。

苏易鸣立刻上前一把抱住她,“没事的,没事的,初初。”

苏嫣初使出吃奶的劲,一把推开苏易鸣,然后赤着脚狂奔到梳妆台前,一把按住那铜镜,仔细盯着瞧。

刚才离的远,她还以为是幻觉,现在离得近了,那额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苏嫣初张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发出明显的“嗬嗬”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得。

苏嫣初哆嗦着手往自己额前摸,指尖轻轻一触,像是触到了某个开光,“啪嗒”一声,幻想破碎,这光秃秃的前额竟真的是自己的。

“啊啊啊啊!”苏嫣初终于叫出来,跟疯了一把举起那铜镜就往地上砸去。

半人高大的铜镜,居然就这样被她举了起来摔个稀碎。

丫鬟被吓到了,直接瘫软在地。

苏易鸣立刻随手取过一件斗篷遮在苏嫣初头上,然后紧紧抱着她,将她抱回床上。

地上都是镜子碎片,苏易鸣行走时难免踩到一些,扎到皮肉,他也不觉得疼,只是气得嘴唇发抖。

到底是谁,竟然如此折辱他的珍宝。

“哥,哥哥……”苏嫣初隔着斗篷抓住苏易鸣的胳膊,声音含含糊糊的从里面传出来,“把她杀了,她看到我的样子了,把她杀了……”

苏嫣初的声音很轻,只有苏易鸣听到了。

苏易鸣转头看向那丫鬟,丫鬟还坐在地上,正对上苏易鸣的视线,赶紧爬起来去收拾镜子碎片。

苏易鸣松开苏嫣初,站起来,随手挑了一块锋利的镜子碎片,然后扬手,从丫鬟后颈处狠狠刺入。

温热的血飞溅,苏易鸣的眼底印出血色。

为了初初,他什么都会在做。